我昨天經過 #vc2016 @velocitytaipei 並沒有看到多少人騎自行車去會場。但想起過去參加三種形態的盛會,卻是看到很多以「外國人」之姿願意選擇適合的交通載具前往會場。

上述各展和會議規模約為台北市 Velo City Global 2016 的數倍到數十倍之譜。我當然也是入境隨俗,毫無違和感。

以極限之姿、城市強力指定而成就的所謂自行車城市,只是脫離一般生活脈絡和強勢交通建設本位的幻想,只不過開發者小時候以為是汽車、後來以為是自行車罷了。自己想嘗試開開眼界還可以,但硬要來人都往這一套就弱了。外強中乾、外鮮亮麗,但仍是第三世界國家的城市水平。外強總會隨強人的衰落而風化殘破,但城市的生活移動,人仍然是會選擇最為合適的。

另外,展覽票價針對所謂本國和外國人 price discrimination 也是個很好的研究對象。

記得上一個強人在歷史上的今天,曾經帶來什麼災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