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年後在加拿大慶祝立憲150年(一)

從2014年初之後,基本上我就不在台灣碰「開放資料」這個主題了,連當初和一群朋友所共同成立的網路社群,也早就進行轉型。崮中原因很多,但我想過去就過去,不需要公開說明。不過在準備這次加拿大全國的開放資料高峰會 (Canadian Open Data Summit 2017) 之前,又勾起不少回憶。我們不妨用時序的方式,慢慢來回顧這次在會議結尾倒數第二個 keynote 演講的準備理絡。如此讀來,可讀性和趣味性大概會高些。這裡不會有正事,正事私下再談。

因緣生:2015年在渥太華的全球開放資料會議 (IODC)

那一場會議的經驗我曾在當時寫了短文回顧。總體來說,台灣派出的「代表隊」想要將自己所關注的「議題」用「亞洲想像」的角度,獲得大會的青睞。但稍微「不幸」的是,台灣「代表隊」所關注的議題,一來本來就缺乏國際能見度,二來這團隊所做的「貢獻」或是「經驗談」,也比較缺乏已然內化為「普世的價值」的功力。我所謂普世價值意思是,當時在國際上(尤其以歐美所主導的平台)所談的價值,是有一些《宣言》和「框架」在支撐的,這都有其歷史的脈絡。若要「強硬」或單方面的「輸出」觀點,在我看來不只是難度極高,更多時候得到的反應會是:「這和我們會議要談的有何關係」。

於是原始的「台灣代表團」投件沒有獲得大會的青睞,但代表團還是成行,這也算美事一件。我則是另外和美國、德國、阿根廷等友朋團體進行聯合提案,得到了投件成功的回覆。事實上,我們根本也不是自己要投的(笑),實情是大會來邀。不過我們一干人等分別在不同國家有各自的「事業」和經歷,時間也不好協調。在數度討論之後,由五個當時還算有「普世性」的代表上場,「孤不離三衷」的我就是其中的一位。

由於會議辦在加拿大行政首都渥太華,當時美國的歐巴馬政府在「開放資料」的議題上仍有相當的主導權,不少加拿大政府體系的人員,也參與了這場在首都舉辦的盛會。於是乎,我就認識了早在2010年就引領加拿大地方政府「開放風氣」之先的 Edmonton 市政府人員。

不過在這邊要特別提醒的是,「開放資料」的討論並不是這幾年才有的,比較認真的回顧還有幾條途徑,幾乎都可以追溯到1960年代之前或是更早(端看是從哪個領域切過來看),例如《南極條約》就是個相當好但罕為人知的例子。有些前人「奮鬥」的歷史不該忽略,而開放資料的發展歷史,更不能簡單化約為2009年歐巴馬在白宮的宣誓之後才得以薪柴燃燒的運動。

因緣具:2015年到2017年新政府對於開放資料的態度,舉措,還有綿延不絕的梗

這邊提到的「新政府」是指2015年柯的「台北市政府」和2016年後的「蔡」政府。為什麼會說因緣具?因為這主題所牽涉到的各種議題構面,雖已獲得足夠的關注,好事很多,但蠢事也等比級數的增加了更多,而且在《前瞻建設》核定本問世之後,我們快速取得更多拍案驚奇談不完的寶貝話題。這兩個不同層級的「政府」都算是話題的「溫床」「淵藪」,而且我推估也是加拿大在2017年6月的當下會有若干利益相關者也想殷切關心的標的。有時候事情急不得,就像酒陳需要久釀,在什麼都要求快速反應的數位時代,兩年之後因緣具足,我們才得以有幸有緣有囧囧的話題可談。

因緣成:2017年在 Edmonton 的加拿大開放資料高峰會

約莫是今年舊曆春節前後收到市政府的邀請,希望我能到 Edmonton 市給一場 keynote speech。我幾乎毫不考慮,心理就直接應允。

這有幾個原因。第一是,加拿大在這些議題發展的極早,遠早於台灣認真看待這些議題的歷史,而且許多作為是赫赫有名(例如 Ocean Networks Canada),能認識真正的 “practioners”,機會實屬難得。第二是,美國聯邦政府在新總統的帶領之下,「開放」簡直就是川普總統 (President Donald Trump) 心理的公敵。過去八年之間透過行政命令所執行的各種計畫,差不多是面臨樹倒猢猻散的危機。加拿大在這個時間點,顯然可能是這些「資源」的避風港。第三是,亞伯達省省會 Edmonton 市以一個北美緯度最高,人口達到一百萬的城市規模,竟然能持續從2010年起,在歷任不同市長風格之下,「推動」至今,我猜想市政府內一定有不同的 “dynamics” 讓此事至少在檯面上成真。這件事情還蠻重要的,至少對我而言,是很值得細細探究並且走一趟的旅程。

於是乎,孤不離四衷,就在加拿大航空 (Air Canada) 台北飛溫哥華航線復航之際,來到了 Edmonton 市。

因緣會:用什麼跟人家交會?

加拿大好歹也是進步國家,人家也不是笨蛋,搞這事比你久很大。怎麼講得對加拿大才有意義,有角度,有觀點,而且還不是東摘一把西抓一把移植來的觀點,或是堆砌「亞洲想像」博得因為疏離所創造出來的好感,這真的要花心力,要準備,更是挑戰。不過最近公務繁忙,一直到了會議前的五月中旬,才開始構思簡報的架構。

#台灣第一

第一個當然是要強調「台灣第一」,這「第一」是一種沒有自信的第一,或是說搞不清楚自己定位而追逐的一種「排名病」。趁著此次會議好好凸顯診斷這條病理的「路徑」,腦袋很快就浮現了幾個台灣第一:

  • 號稱開放資料評比世界第一
  • 涉及跨國詐騙導致海外國人遭致「遣返」至第三國的新聞,數量堪稱世界第一
  • 主權境內人口超越一千萬以上,其總人口數量扣掉可居住地面積,密度世界第一
  • LGBT 釋憲案,亞洲跑第一
  • 生猛、活躍,轉型中的「公民」科技社群 (Civic Tech),知名度亞洲第一

列舉這些「第一」的目的,主要是提供敘事的背景。因為加拿大面積廣大,從什麼角度而言,都無法和台灣等觀其量。但在切入主題之前,快速提供一些「第一」的背景想像,這會有助於理解接下來要談的事情。

#牽拖知名人士

然後我想到了在台灣最知名的加拿大籍人士是誰呢?我選擇了馬偕 (George Leslie Mackay),而不是帥總理 Justin Trudeau(演講現場引起一陣大笑)。適逢加拿大立憲150週年各地都在慶祝,國家公園整年免費入園。我很委婉但又不想得罪人的想利用這個時間點,「暗示」有些事情台灣真的走得「比較快」一點。我當然不是說我是馬偕,但台灣在地緣上永遠屬於亞洲的一份子,亞洲在這些議題的發展路徑,絕對值得加拿大各界多多瞭解。加拿大各城市亞裔人口相當之多,所謂止己知彼,百戰不殆。「馬偕」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是來自加拿大,而他當時為什麼選擇「愛台灣」,肯定有不能言說的道理。或許那也和我愛上加拿大的原因是一樣的,不過反正我是在牽拖,大家也別太認真。

#台加差很大

由於加拿大國土面積是世界第二,僅次橫跨歐亞的無敵俄羅斯。我又想運用這個距離上的「尺度」來凸顯我所欲表述觀點的異質性和同質性,於是我選擇了2006年的《台島萬里行》和2008年的《胖卡》來作為很有「個人特色」所出發的實務。其實在高峰會的第一天,Johns Hopkins 的 GovEx (Center for Government Excellence) 執行總監 Beth Blauer 也提到她過去在美國 Baltimore 負責兒少矯正體系的不愉快和無力經驗,我想若沒有在個人生命經驗有深刻體悟,搞「開放資料」這事,頂多是曇花一現,追風逐流。在這種峰會上侃侃而談,只會淪落為眾家專家的笑柄。

很巧的是,2014年在加拿大有件值得書寫,而且只要有推動「開放資料的」各級政府都知道的一件事,就是 Richard Pietro 君那一趟驚天動地橫跨加拿大的 “Open Government Tour”。聰明的妳可能會問說,這是什麼鬼?但根據現場諸多人士的私下反映,Richard 的這趟「開放政府」摩托車之旅,當時著實啟發了不少各級政府體系的公務員。在三年後的今日,這件事仍廣為流傳。很巧的是,剛好我又是騎車的,2001年因為想寫些騎車的故事才開始認真「上網」,註冊了 motomosa.com 這個網域,到現在電子郵件的地址還是沒有改變。跨國騎車經驗大概比 Richard 豐富一些,但我當然沒有這麼偉大(也不想),為了開放政府還去騎車傳「福音」?這傢伙腦袋肯定有些問題。

但這個類似的經驗,至少在表面上看起來是的,避開了硬梆梆「比較」。既然不能比較,那有什麼一扇互通窗戶,讓我們能夠互相「觀視」的?

答案是「數位包容」,也就是蔡政府林全內閣的《前瞻》計畫在行政院新聞稿想要強調的關鍵字之一。「數位落差」的議題也是實實在在的存在加拿大,數位落差的問題也凸顯在資料治理 (data governance) 和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各種巨大爭議性。這點容後有機會再分享,但數位落差對社會所帶來的衝擊,也包含了國民的工作機會。

#亞洲真的不一樣

這個我從幾個數據來提出,這些數據我在多個公開場合都曾提到,可以說是老生常提的常識。週六的台灣網路治理論壇 (TWIGF) 也會再提一次。

亞洲,更精確地來說,南亞,東南亞,亞太地區就是和美加地區不一樣,這尤其反應在(一)近幾年來高速成長的上網人口,(二)人口的絕對數量和密度,(三)上網載具的偏好,(四)新聞自由度,還有(五)政府對於開放資料,公開資訊,或是資訊自由法等的態度,以及其延伸的治理問題 (e.g. internet governance, data governance) 等。這些和開放資料的發展不只息息相關,我們也不可能假裝沒有這些限制條件的存在而單純的,裝可愛的去談。

有了這層面的雙方認知理解後,我和 Edmonton 市府的承辦單位溝通,覺得益感重要,必須在簡報裡認真凸顯。加拿大畢竟地廣人稀,城市治理(或是真的區域治理)所面對的問題,絕對和亞洲都會所面臨的問題截然不同。例如對日本、台灣和菲律賓來說,天災是生活的一部份,因此災防體系的建立,災防意識出發的跨境資料交換網絡,在整個加拿大,或許只有西岸的卑詩省 (British Columbia) 有些搞頭。而加拿大漁業和海洋資源浩瀚的先天優勢,但又不至於淪落如東南亞國家被迫思想起的南海爭議問題。這些更多是要上到類似 ARF 這種談區域安全、國防和主權的爭議範疇,「干擾」真的有夠多。北大荒的加拿大,早在歷史的進程當中獲得比較好的解決,這也讓 Ocean Networks Canada 得以有發展的堅實地緣基礎,成為本次大會的主講之一。

Photo credit: Sean Boo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