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老年人口和假新聞防治的思考

我說明一下這個命題是怎麼來的。第一個是台灣,第二個是老年人口,第三個是假新聞,第四個是防治,第五個是思考。這篇短文的前因背景來自於日前六月份的一場小座談

「台灣」和「老年人口」可以合併為一個「台灣的老年人口」,所謂的「老年人口」我們先用通同定義,也就是65歲以上。特別冠上台灣有幾個原因,因為有些國家老年人口在討論「假新聞」時意義不大,因為這些國家的的平均壽命可能四五十歲而已,六十五歲以上的人口基本上是可以忽視的。另外一個是,由於台灣的老年人口的成長背景在「媒體」「閱聽」和「消費」習慣有比較高的一致性,更直接的來說,這個年齡層以上所生長的人口主要是處於「一元價值」強勢主導的時代,其共同的「生活經驗」對於從「網路流傳」之假新聞的「防治」思考來說,是一個重要且基礎的認識。而台灣即將步入老年化社會,有些鄉鎮的老年人口比例早已經超過人口的15%,這等比例眼下只會慢慢提高,因此受到「假新聞」潛在影響的絕對人數(特只老年人口),也是逐步攀升。

當然我們在這裡還不用把以上的定義切的太嚴謹,這或許是研究者的責任。我們不是研究者,但卻可以算是這個命題的直接「受害者」。我想絕大多數的各位都是有父母的,而父母可能在這十年間才開始使用手機,智慧型手機在台灣的普及也是這五六年的事,近四年來更是明顯。再加上電信費率的友善低廉(相較於不少已開發國家),隨手可得的智慧手機和通訊軟體,成了訊息流通的主要管道。

老年人口普遍又有幾個特性,讓假新聞的防治成了特殊的問題:第一個是中央和地方選舉的投票權,第二是家戶經濟的主宰權。我們也可以把老年人口再以職業別切分,例如軍公教、勞工、中小企業主等,但這議題又太大了,不是本篇想要探討的,我們暫時先不看職業別。

要探討「防治」之前,我們首先要知道假新聞在老年人口的傳播途徑是什麼。所以你知道嗎?有好好觀察過嗎?是什麼時候開始「感染」的?為什麼每一個人的「病徵」不太相同?是慢性還是急性的?慢性好比是,傳傳無關大雅的飲食小偏方,急性的例如金融機構倒閉造成大量擠兌等。對的,我們很快可以舉一反三,只要多觀察就知道了。這個環節的關鍵在於,有沒有好好「觀察」。觀察不一定是從旁看,有時候公親事主,只要打入「小圈子」,敏感一點就能嗅到「菌體」的味道。但這細菌也不一定是「有害」的,訊息可能也是有「益生菌」。

此外,我們有成熟到可以好好和「家長」「父母」討論假新聞的防治嗎?如果假新聞的防治不是屬於現代家庭功能的一環,那要誰來跟老人家「開導」?現代家庭?以前一家好幾口,三代在一起,現在一家有沒有三口都不知,那怎麼辦?

說了這麼多,那到底要怎麼做才能達到「防治」的效果?我想每個人應該都有些看法,要不我們來試試看,各自寫下十個防治的要點,最後再來討論討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