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AO 社群媒體帳號封鎖智庫和記者一案的思考

主要是三天前的這件事被揭露(關鍵字:武漢肺炎、國際民航組織、台灣、推特)。我可能離聯合國稍微近一點,野人獻曝和先說結論:

  1. 這件事的討論是好事
  2. 台灣缺乏國際能見度,或許透過 “track 2” 的數位參與,有機會大幅提高過去的捉襟見肘
  3. 能幫你公開講話,願意留下紀錄的人越來越多,但有些話要自己講自己來
  4. 但台灣在區域和全球各重要議題的重要性要如何自證且他證,一般積極民眾的參與,是遠遠不足的
  5. 以台灣的社會經濟實力,在各國際政府組織 (IGO) 和國際非政府組織 (INGO) 要能確保能順利運作的常駐人力缺口,我猜有三千到五千人之譜。目前完全沒有人才培養和晉升的管道,而且斷層有如大峽谷般的無法銜接。你辦事還是避不開人的,你自己若沒有人,可能怨不得人

事情的開端來自於本推:

ICAO 是國際民航組織,國際民航組織有推特認證的帳號,也有專門的管理人員。封鎖 Jessica 的這件事,當然不是 ICAO 封鎖在推特上其他人的社群媒體帳號首例。不過這次的時機較為特別,尤其是「武漢肺炎」導致人心惶惶。台灣航空識別區域在東亞航運上非常關鍵,但這不證自明在區域航運的重要性,一直不足以讓台灣獲得聯合國相關國際政府組織 (IGO) 的認可,甚至是排斥有意義的參與行為。

由於「武漢肺炎」的嚴重性不在話下,相關的智庫人員和記者,也接連在推特上表示意見。AEI 智庫的訪問學人 Michael Mazza 立即表示:

接下來如一連串滾雪球般的注意來臨。我就沒什麼好多介紹的。一開始關心的多為智庫成員和記者,但隔了一天,在推特上不少能熟讀英文的用戶,也開始表達意見。這些當然不限於台灣籍人士。當然,ICAO 是國際政府組織,所以有聯絡官和公關管道。直接去信問一下,了解事情梗概來由,是很直覺的下一步。

由於第一時間不少記者也在被封鎖的行列。聯合國的相關機關對這些記者而言,並沒有像是台灣記者會遇到「大門深鎖」的問題。幾次包含透過私人關係或是官方管道的回覆,讓此議題的關注度更加提高。智庫之所以稱之為智庫,就是跟政府關係良好的研究人員。例如說,我們常看到什麼美方智庫又能直接參訪總統府,一般國民,大概這輩子一次拜訪機會都很難。所以智庫的研究人員在社群媒體上談論什麼,如果密集談多了,通常事情會比較「大條」。

時間來到了第二天,幾位推特聞人和媒體的加入,讓幾則推成為「炎上」的開端。不過,光是挑戰 ICAO 的社群媒體帳號和社群媒體使用規範是不夠的,每個組織的每個環節都是有負責人的,有時候直接「對人」的資訊揭露,或許能幫助了解事情的脈絡。

可能很多台灣的朋友不知道,聯合國是一個龐大的組織,光在瑞士日內瓦就有上萬名直接相關的雇員。聯合國每年所出版的人事報告統計有很清楚的比例。中國的影響力不可同日而語。在這些國際政府組織的中國雇員,也是為數龐大的一群。

聯合國的正式組織和結構相當龐大,中國政府比較說得上話的領域,基本上有很多的中國籍政府官員、外交人員、學研、記者和共產黨黨員。這點是「不方便的事實」,是台灣在美中貿易戰以及武漢肺炎所必須更精確認清的事實。

不過,針對 ICAO 極度不合理且用官方帳號公開揶揄其他使用者回覆的部分,這點沒什麼好說的,相當不可取。

事情進行到第四天,ICAO 帳號所收到針對台灣利益、區域安全和公衛防護的「殷切關注」,想必是前所未料。我個人希望在此事稍微落幕之後,還是能回到一開始所談的幾點,尤其是最後一點:

以台灣的社會經濟實力,在各國際政府組織 (IGO) 和國際非政府組織 (INGO) 要能確保能順利運作的常駐人力缺口,我猜有三千到五千人之譜。目前完全沒有人才培養和晉升的管道,而且斷層有如大峽谷般的無法銜接。你辦事還是避不開人的,你自己若沒有人,可能怨不得人

 

訂閱 Telegram 頻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