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預告 – SPORT RIDING TECHNIQUES

In this new book, Nick Ienatsch, former AMA racing champion, internationally known motojournalist, and lead instructor at Freddie Spencer’s High Performance Riding School, helps riders master the subtleties of riding well on the street and track. The book includes chapers on the various ways a rider can influence steering, master advanced throttle control techniques, learn the fine points of trail braking, and pick the right line in a turn.

Practice drills help build your skills with practical how-to tips, while Ienatsch’s bench-racing tales entertain and inform. Full-color stop-action photos throughout show you just how the experts do it.

The Age(Melbourne) 對於摩托車友善的報導

在前天(03/27)墨爾本的 The Age 報上,剛好有一篇報導呼應我短文中最後一部分的看法

Future rider – Pollution, traffic congestion and limited parking – things are looking good for motorcycles, predicts David Morley.

In a world of diminishing resources, increasing population and finite space, the humble motorcycle might just be the thing that maintains our treasured personal mobility for the future….

報導的最後一段指出:

While the enthusiast market will always put up with the weather, a small, efficient, safe two-wheeler could be just what the world needs, even wants.

Cycling: the way ahead for towns and cities

Resize of P3280027.JPG Cycling: the way ahead for towns and cities — 歐盟出版的一本冊子。乾淨,簡單,訴求明確,and a pleasure to read.

我一直相當佩服歐盟的 documentation centre 對於各類型文獻在多語化的努力。舉這本宣傳使用自行車的冊子為例,我們除了可以在相關寄存處索取之外,網站上也提供了七種語文的 pdf 檔,以供使用者下載。這個兼顧實體流通,還有因應數位文獻的作法,在我實際把整本冊子翻閱過後,更是令人起敬。

自行車在不同的運輸位階上,頗能創造『友善』或是『脆弱』的印象,也因此,使用自行車來作為交通工具,或是長途旅遊的載具,都能吸引到不少的同情。畢竟,台灣都市用路狀況如此惡劣,要在台北市騎著車哼著歌還能通行無阻,這是值得尊敬的一件事。若將旅途的距離拉長,動機延伸到旅遊,那也很容易在旅途過程當中,得到其他用路車輛或是行人的友善回應(注目禮)。

這本冊子便是以幾個訴求面來撰寫:New Attitudes, Safety, Space and Means, and Responsibility. 這些都是很正面的,而且沒有什麼太大爭議的論題。

這下子我就想到了我近兩三年來一直在接觸的各國摩托文獻。摩托車,又被稱為機車(in Taiwan),無論是在電子主流傳媒、平面傳媒、還是美式的影視節目當中, motorcycle 絕對沒有類似 bicycle 有如此友善的 images. 相反的,壞事總會怪到機車的頭上。

摩托文獻的 documentation 工作,更是不用說了。歐盟的 Sustainable City Project 針對這個 project 的自行車部分所作的 research, report, 和 documentation 之工作,都遠遠不是我們本地重車權益促進團體所能企及的。當然,你可能會 argue, 那是一個歐盟官方的 project, 而我們只是業者、遊說團體,外加自願車主所組成的三方勢力請願集團,怎麼來跟歐盟底下的一個 project 來進行比較?

不,我的 focus 是,針對重車權益的議題,我們可以從太多太多不同的角度來動作,而不是將立法院舉辦公聽會視為是前仆後繼的第一戰線而已。廣義的文獻努力,可以是一個好的出發點,這包含雜誌編寫、電子論壇、甚至是國內幾乎不存在的摩托圖書市場,都是大有可為之處。

當英國政府開始認真考慮獎勵 scooter 騎乘以取代倫敦地區過多車輛之際、當義大利自 97 年後 scooter 的銷售數量就遠遠超過 motorcycle 時、當歐盟 Euro2 排放廢氣法規逼得多數大廠商不得不認真思考 scooter 的低耗油特性,並且研發大型速克達以取代低中量級 motorcycles, 並且積極參與規劃歐洲新運輸風貌之時,我們身為 scooter 的大國(以數量來說),難道沒有開始想到,其實我們可以把 scooter 對於道路衝擊和行政上的規劃經驗,移轉給歐盟各國嗎?

台灣島不大,所以 scooter 大大限制了一般民眾對於 motorcycle 的觀感。這沒辦法,我有時候也相當懊惱。但在此時,國內的主要廠商除了以低價搶攻歐盟南區市場外,還有沒有想到在這個關鍵點,我們摩托工業的主體性,可以從歐盟開始下手?

Scooter 在歐洲多數國家的 image, 遠比台灣這邊來的友善。

道路的流暢

先從田徑跑道講起。當然,田徑跑道也有 accessibility 方面的 concern. 不過在這裡,accessibility 翻成是『可及性』還是『親和力』,都不能算是非常貼切。

跑道的 accessibility 指的是:內道讓快,外道走慢。

傍晚在田徑場作例行練習時,三兩個學生在直線跑道上竟然玩起了對角短傳(壘球)的遊戲。這其實是相當危險的。一來是學生這方面的技能,我實在不敢信任,隨時會有失手高拋,或是挖地瓜的暴力投球:二者,跑道上仍有慢跑之校內外民眾,一不小心進入短傳領域,若遭致意外,誰來負責?

這是第一個沒有考慮到特殊情境下公眾 accessbility 的例子。第二個是上完體育課漫步在跑道的學生。我真的認為,體育課應該多讓學生討論一下 “sports ethics” 的問題。

漫步,就是慢步,理應讓道,讓慢跑或快跑的場地使用群眾,有著通行無暢的跑道。沒法子留下四道淨空,至少應讓出內線兩道,以因應可能發生的狀態。但不知是大家慢車走慣了高速公路的內道還是怎樣的,黑壓壓的一群學生,肆無忌憚就在跑道上排起陣仗,編隊慢行。在幾分鐘之內完全阻礙了所有跑道上經過這一段區域之使用者的流暢『動作』。

Accessibility 不只是無障礙而已,還包含了流暢性,至少,在田徑跑道上是如此的。在一般的公道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