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TH Schee

Online to offline since 2002

Month

March 2004

昨天blog掛點的原因

昨天 Schee.info 網域下所有網站掛點的原因,dreamshot 官方公告信如下… —- start —-

New Announcement:

Dear Everyone,

Our apologies for the repeated outages today. It turned out our router problems _were_ caused by a DDOS (distributed denial of service) attack aimed at a site we hosted (note past tense). It was a pretty massive attack, more than doubling the amount of inbound traffic we normally receive.

As a result, our routers were overwhelmed. Due to the nature of the attack and the circumstances surrounding it, we were not able to immediately trace down the cause of the problems. We have now blocked the target’s IP address and are keeping a close eye on our inbound traffic so that we can act quickly to prevent this from impacting customers any further.

We are also in the process of adding new routers and upgrading our existing routers to provide more capacity so that in the future such attacks will be easier to withstand – so that we are better able to react to similar attacks and take action before wide-scale problems develop. Due to the unprecedented scale of this particular attack, we were caught unprepared and for that we apologiz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or concerns,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us at
support (at) dreamhost.com or via the web panel. Due to the large amount of correspondence we have received from customers we are experiencing heavy support loads, but we will try to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we possibly can.

Sincerely,

The DreamHost Distributed-Denial-of-Sleep-Team

—- end —-

Che Guevara

http://www.upsaid.com/irischou/index.php?action=viewcom&id=66

夢想之驅動

Panasonic Tough Book CF-29

http://panasonic.biz/pc/prod/note/29/index.html

懷念 走快紛飛的日子

週末,一樣沒有機會去跑步。太懷念過去奔馳累了後,躺在紅色的跑道上喘息,但卻無比滿足的日子。陰晴,媒體歇斯底里的轟炸,只好蹲踞在克漏字文案前,爬格尋求一點慰藉:五公里路跑比不上排隊更讓人有戰鬥力

運動真好,讓我們來為2004年的雅典奧運,熱身一下吧。:)

moblog.uva.ne.jp 新功能

以下為即時更新的 moblogging album。所有送信到 moblog.uva.ne.jp 的影像,都會在此欄出現。我觀察一下,再看一下要規劃丟在首頁的那一個區塊好了。

資料來源:http://uva.jp/dh/mt/archives/003753.html

Taiwan 2004 Presidential Election and Aftermath

Taiwan 2004 Presidential Election and Aftermath
Report and Commentary

Source: Central Election Commission

This document was prepared by Maysing Yang of the Taiwan Foundation for Democracy

大選 – 媒體過度入侵症

原著:www.rivercomic.com
出自:comics.sina.com.tw
建議延伸:twmedia.org

後局博奕 – 連宋中外記者會

我把 BBS 流傳的版本重新編過,讓 layout 比較容易閱讀。也順便把整篇文章「blog 化」,關鍵字以內嵌 URL 的型態表示。 —- start —-

連宋的中外記者會(文字版)


口譯:何勁松

外國記者A女士:

「我想問連主席、宋主席,根據台灣的法律,如果在經過合法的過程
之後,重新計算票數之後,仍然是陳水扁先生贏得大選的話,你們有
沒有什麼樣的打算?」

連戰:

「我想,法院是這個事件的最後仲裁者,我們已經要求法院,進行一
個透明的、立刻的重新驗票,我們希望立刻進行驗票,我們現在還不
知道,到底法院會不會進行驗票,但是這一次的選舉結果(票數差距
)是這麼樣的一個接近,差距只有百分之零點二,所以我想我們有權
,要求一個迅速的、公開的驗票。如果我的記性沒錯的話,上次美國
總統大選
的時候,在佛羅里達州,也產生類似的情況,而上次在佛州
,兩個候選人的得票率只有差零點五個百分點,當時就自動的進行重
新驗票的動作,而我們這次差距則只有百分之零點二,所以我們覺得
我們更有權利要求一個驗票的動作。同時當然我們相信,我們會尊重
這樣重新驗票的結果。」

宋楚瑜:

「我希望我對連主席剛剛的發表,再增加一點意見。事實上,根據我
們的憲法,雖然我們只是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不管是dpp(民進黨)
KMT(國民黨),都同意人民可以對選舉的結果提出疑問。這也是為
什麼我們希望跟總統直接見面、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同時要求一個立刻
的驗票。」

外國記者B先生:

「很抱歉,這裡座位不夠大……我是紐約時報。請問在過去這三天
,你們是不是有跟國防部長接觸,建議他辭職或者對他施加壓力,因
為他跟你們是同一政黨,希望他能遵照你們的指示做出一些行為?」

連戰:

「我……跟湯耀明湯部長在過去三年幾乎都沒有聊過,關於湯部長
的辭職,剛剛我們也提到,剛剛在陳總統遭到所謂的槍擊之後,引發
了一個國家安全的危機,啟動國安機制也造成很多軍人跟警察都沒有
辦法去投票。我們想知道這個選舉前不到二十四小時啟動國安機制的
決定,到底是誰決定的,但是我們確實希望請總統提出一個解釋,為
什麼這些軍警人員被剝奪了投票的權利,是因為這個所謂的啟動國安
機制?我也想問中央選委會,是誰做了這個決定,讓總統大選繼續進
行,這是非常弔詭的,矛盾的。如果一邊是對的,那一邊就有問題,
所以這是驗票之外的一個疑問,另外一個問題。」

宋楚瑜:

「我也想表示我並沒有跟湯部長有任何的接觸。過去幾年,我完全沒
有機會跟部長有接觸,因為這是非常敏感的。因為他過去是國民黨的
黨員,這是非常敏感,所以我跟他沒有會面的機會。但是我想,我還
是想知道,這個啟動國家安全機制還有這個國安危機,我想知道,到
底是誰指定的?湯部長曾經說過,海峽對岸並沒有任何不尋常的軍事
活動,他曾經過說這樣的話,對岸並沒有不尋常的軍事行為,所以並
沒有所謂軍事上的理由或國家防衛上的理由,讓我們進入所謂的國家
安全緊戒狀態。可是仍然有數萬名的軍人因此在這次選舉中被剝奪了
投票的權利。」

連戰:

「你剛提到湯部長也讓我想起了,不知道多久之前,他曾經在公開的
場合說過,他希望推動一個軍人的不在籍投票制度。」

蘇起:

「我想提一下,這一次沒有辦法投票的軍警人員,大概有20萬人。因
為國安警戒、國家安全狀態而沒辦法投票。」

外國記者C女士:

「你們剛剛同時要求的除了重新驗票,還有選舉無效的這兩個要求,
那我們想知道的是,如果再重新驗票,發現你們贏了,那你們是不是
還要提出選舉無效的訴訟呢?」

連戰:

「我想這要由司法系統決定。」

宋楚瑜:

「我想先回答,就是,這整個選舉的過程,是非常不公平的。但是在
某種情況下,我們認為,集合了這麼多不公平的因素我們仍然能夠贏
,因為有這麼多的民眾,我們對於政府的貪污,無能,在陳總統的領
導下,這個國家政府的無能讓人民十分的XX(沒翻)。我們認為首
先第一步,第一步應該先進行重新驗票。如果我們把那些無效票裡面
有問題的部份挑出來,我們認為我們是可以獲勝的。」

外國記者D女士:

「我是美聯社的。我想問,你們想跟陳總統有一個見面,那我想知道
,如果你們見面的話想跟陳總統提什麼?」

連戰:

「我想說的是,這次選舉造成了一個前所未見的憲政危機。除了從一
般法律的層面,也在憲政上造成了一些問題。政府的行政還有立法機
構都遭到質疑,我覺得這是陳總統的責任。站出來面對整個國家,解
決這樣的問題。這是我想對陳總統提出的。第二點,我也想提的就是
,就是我們剛剛有提到的,我們要求一個立刻的、公開的、透明的重
新驗票..對所有的票匭。這並不是第一次,我們以前也曾經進行過類
似的動作。特別是因為,本次選舉的差距是如此如使地接近,我們希
望能夠立刻進行。我們希望法院能夠立刻要求重新驗票,但是陳總統
說,這不是我的權力(POWER),這我不能決定,這是法院才能決定的
,第二我們希望他能夠接受一個調查,而且由一些國外的專家,不管
是國內或國外的專家,調查槍擊事件的所有真相。這個事件實在有太
多的疑點,有這麼多可疑的問題在其中。這是我們所希望要求的,所
以我們希望國際的專家能夠來調查、做一個立即的調查。還有就是對
於國家安全緊戒要提出一個疑問,為什麼在那個時候提出了這樣的一
個國家安全緊戒,讓這麼多的軍警人員沒有辦法投票,可是另一方面
卻又說選舉可以繼續進行,這都是我們想要問陳總統的問題。最基本
的是,人民對國家有一個信心危機,我們很多人民不相信我們的國家
,對國家信任有疑惑,他們(指行政院)說,如果有疑問,你們應該
去問刑事局,但是事實上,人民卻對於這整個系統都產生了疑問。這
是我們想問陳總統的。」

宋楚瑜:

「為什麼我們這麼期待盡快跟陳總統進行一個緊急的會面,第一點,
因為這個憲政的爭議,沒有辦法在五月二十號就職典禮前所解決,加
上現任總統的任期將在五月二十號的時候,他的任期就結束了,但如
果這個問題沒有辦法在五月二十號之前解決,那我們就會進入一個憲
政的危機。因為沒有一個確定被選上的總統可以出來行使總統的權力
,而你也知道所謂法律程序是曠日費時的,這些程序常常就不停的在
拖時間,浪費時間,就會造成憲政的危機。第二個,不斷有謠言在傳
出來,表示政府在不斷的調動警察人員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
,非常有可能引發新的暴動(還不是因為你們的暴民在總統府前集結
的關係嗎?),如果這樣子,造成警民間的衝突,後果會非常的恐怖
。大家也看到,同時在今天的股市也有非常..一片慘綠的表現,那這
些問題我們都希望在見到陳總統之後能得到解決。」

外國記者E先生:

「根據最高法院檢察總長盧仁發表示,子彈上的DNA顯示,確實這
個血液是屬於陳總統的,所以有解決你們對於這個槍擊事件的疑惑嗎
?對於他根本是不是沒有受傷的疑惑,得到解答了嗎?」

連戰:

「我並不是一個所謂的法醫專家,但是,我相信這個血可能是陳總統
的血,但我不是法醫專家,所以我沒有辦法判斷。我不知道他有沒有
真的受傷,但是血非常可能是他的。因為這個是不是他的血一定會被
發現的。」

外國記者F先生:

「很明顯的,現在國家面臨分裂、股市一片慘綠,你們會不會擔心,
有人現在認為你們是輸家,然後不肯認輸?」

宋楚瑜:

「我一開始就提過了,這確實是一個很沉痛的決定,但是我們仍決定
抗議這個選舉的結果並不單純,因為我們輸了,但是因為我們沒有辦
法對民主還有選舉的機制被人操弄,我們沒有辦法忍受這樣的結果。

外國記者G先生:

「我有一個很簡單的問題。目前現在外面(抗議民眾)有一個持續的
示威,那請問你們什麼時候要讓這個示威結束,或者怎麼決定繼續下
去。」

連戰:

「我希望我能夠回答這個問題,我希望我們能夠讓這些群眾冷靜下來
,我們希望能讓他們趕快回家。但是這似乎是不可能的(IMPOSSIBLE
)。這些群眾不是被我們操縱的群眾,有很多人都試過要叫他們回家
,但是都沒有成功。所以我真的不知道,這個示威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但是我相信政府可以做一些事情。」

外國記者G先生:

「我認為如果你請他們回家的話,他們會聽你的話(>_<b)。」

連戰:

「你這麼認為嗎?我認為政府才是能夠做決定、能夠影響他們的人。
是,的確,他們是我的支持者,但是我認為他們有合法的權利,提出
這樣的質疑:為什麼,為什麼沒有辦法重新驗票?而且為什麼沒有辦
法進行調查?除了我們警方的調查之外,是不是能夠請一些局外的公
正人士來做一個調查,我們只是要求一個真相而已。所以,這個問題
只能由政府來回答。」

外國記者G先生:

「呃,你好像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想知道的是什麼時候這個示威活
動才能夠結束?」

連戰:

「我想我並沒有能力結束這個遊行示威,這已經超出我所能控制的。

宋楚瑜:

「我有兩點想要提出。第一個就是,我們的支持者,他們覺得,他們
有憲法(所賦予)的權利,來選舉總統,但他們這個權利似乎被剝奪
了,因為這次選舉的不公,所以我們希望對於這些所謂的無效票,還
有一些可疑的資訊,以及一些確實的證據,我們的支持者提出很多很
多的證據,表示說,他們選出他們心目中所喜歡的總統的權利被剝奪
了,因為選舉中有很多不公的情事發生。」

連戰:

「我有跟這些支持者在晚上的時候說,已經很晚了,差不多是時候讓
大家回家了,但是他們的回應是,”你為什麼這麼軟弱呢?”,以及
”不用這麼軟弱!”,所以,他們認為我要強硬一點,站起來。」

宋楚瑜:

「(站起來)這是陳總統用來汙辱我們連主席的話。」

外國記者H女士:

「對我們這些局外的觀察者認為,你們會不會擔心被視為北京的這個
同路人(>_<b)?同時這個選舉被扭曲,同時你們也說有將近二十
萬的軍警人員沒有辦法去投票,這是一個很嚴重(SERIES)的指控,
因為事實上這個雙方的差距很少,如果你們這些質疑,包括軍警人員
不能投票的這些疑問,這都是一個很大的指控,如果成立的話,是很
嚴重的問題。」

連戰:

「(這裡我翻的,因為何先生跳過沒翻==)我知道,I mean seams
the 20萬,but I never said the 200,000, you said(有記者開始
笑起來)……190,000(hundred ninety thousand)?19,0000?19
萬?who said that?(其實她說的是一萬九,ninty thousand, 因
為這是根據國防部公佈的資料)」(=>何先生從這開始翻)「19萬
?是誰提出這個19萬的數字?我的政黨嗎?」

連戰:

「包括軍人跟警人…(記者H女士):全部加起來有20萬人,那你
們質疑有人讓這些20萬人左右沒有辦法回去投票,我想確定這麼大的
數據是怎麼估出來的)…我不記得我有曾經確認提過有20萬的軍警
被…被…剝奪或者沒有辦法去投票,不過確實是有一些人,我們可
以查出一些確切的數據。」

外國記者H女士:

「但是如果你提出了這麼大的數據,確實會造成一些疑問…」

蘇起:

「明天我們會提出一個確實的數據。」

宋楚瑜:

「我想提一點證據。很多次,這個民進黨的成員都說,軍警雙方大
概是,民進黨也認為軍警大部份的成員都是比較支持泛藍的,所以
有很多次的機會場合,他們都表示這些人是支持國民黨的,而這個
啟動國安機制的這個決定,是在大選的前一天決定的,因為他們說
國家面臨了一個危機,因為有所謂的這個國家安全危機,所以這些
民進黨也說他們是支持泛藍的人們,沒有辦法去投票,我們並沒有
一個確實的數字。」

外國記者H女士:

「這個數字(20萬)是不是全部沒有辦法去投票的軍警人員…?」
(何先生選擇性翻譯。後面還有一長串。)

宋楚瑜:

「妳現在所得到的數據,妳確定是正確的嗎?所以我們需要經過調
查,需要證實,需要確實瞭解是誰做了這樣的決定,去啟動國家安
全的機制,而到底有多少人因為這個決定而造成他們沒有辦法去投
票。我想這是一個合理的懷疑(何先生翻為合法的疑問)。」

外國記者H女士:

「所以你認為國防部提出來的數字並不正確嗎?」

蘇起:

「這次警方..警方..警方..(國際記者會與德國媒體報導
* 外國媒體透視連宋

掐喉的 HiNet

台日比較,以下為 HiNet promotion

以下為日本 xDSL 的目前狀況…

資料來源:acca.ne.jp

以下為日本 Point.ne.jp 目前促銷 SOHO 級專用 FTTH(光纖到府)之狀況:

那麼,一個月 FTTH 大概要多少錢呢

延伸閱讀:

* BizTech Special — FTTHの衝撃(遙遠的 2001 年中)
* FTTH導入記その2(工事、開通編)

交通大執法 年中來敲門

年中交通大執法準備上路,請使用公道的朋友們要多注意。基本上,我有相當多的意見。取締作為,與日地趨加嚴格,但最重要的養成和教育訓練,改革的動作實在少的可憐。沒有從源頭做預防和直接截斷問題之根源,已經是不明究理,此時卻又猛採取締策略,整個執法戰線,竟然拉長到整整的三年半。事後補救,防堵思維,長年下來,早就被證明了,Urhhh… 不是什麼高竿的作法。

取締分為三階段,由今年七月一日開始,一直到民國九十六年底。取締之項目和情境如下… 第一階段(今年七月一日起):

# 在快速或高架道路出入口跨越雙白線行駛
# 變化車道或轉彎前未依規定顯示方向燈
# 四輪以上的汽車未依規定行駛於慢車道
# 四輪以下汽車未依規定行駛於機車優先道
# 跨越方向限制線(雙黃線)行駛者
# 跨越禁止超車線超車
# 在設有禁止迴車標誌或劃有分向限制線、禁止超車線、禁止變換車道線之路段或禁止左轉路段迴車
# 行駛於非屬指定車種之專用道
# 機車行駛於禁行機車道
# 機車未依規定兩段式左轉。

第二階段(今年九月起):目標是路口淨空與路權,重點取締項目:

# 違反「停」、「讓」標誌、標線專用車道
# 直行車佔用(暫停或行駛)左、右轉彎專用車道
# 左、右轉彎車佔用直行車車道暫停,致妨礙直行車通行者
# 汽車左、右轉彎前不先駛入內(外)側車道或相關專用車道即行轉彎
# 行至有號誌的交叉路口,遇有前行或轉彎之車道交通壅塞而逕行駛入交叉口內,致號誌轉換後仍未能通過,妨礙其他車輛通行
# 不依標誌指示違規左轉

第三階段(今年十一月起),目標為行人安全與路權,重點取締項目:

# 行進行人穿越道不暫停,不讓行人先行通過者。
# 行人闖紅燈
# 行人未經由行人穿越道、人行天橋或地下道穿越道路
# 行人在設有快慢車道分隔、中央分向島或護欄之路段,任意穿越道路

新聞來源:七月起 交通大執法 鎖定廿項違規中時電子報

新書特報 – Smooth Riding 和 Motorcycling Excellence

早上收到白馬出版社自米國寄來的 catalog;兩本新書通報:

* Motorcycling Excellence, 2nd ed. (2004 夏 / 出版)
如果你知道 MSF 這個基金會,那麼你一定聽過這一本書:安全騎乘的經典之作,當然是推薦必讀。MSF 多年來各教習所的指導經驗,濃縮彙整,不容錯過。如果有人願意團購,那麼可以留個言,我再想辦法和你聯絡。不過偷偷講一下,更重要的是,這一本書的 cover design 已經不是第一版的那個蠢樣子了。:)
* Smooth Riding the Pridmore Way (2004.04 / 出版)

SH900i 的一天

IT Media 為 SH900i 推出的行銷專輯:女子大生・ユウコのSH900iな一日

大概過不久,台灣也會有這種 story-telling 調調的手機廣告。可以觀察一下遠傳的 Sharp GX31 會怎麼推吧。

SixApart 成立日本分公司

三月十八日的新聞

後局博奕 – DeanSpace 的出路

Corante.com/many: Deanspace goes *-space

Clay Shirky 在短文中說到:I can’t tell you how often I talk to people who have a sense that there is some set of collaborative tools on beyond email that could help their organization, but don’t know where to begin. Part of it is confusion — they think they want weblogs for conversation, BBSes for shared document creation, wikis for personal publishing, and so on — and part of it is standard-issue tech anxiety — can we install it? can we maintain it? how much will it cost? and so on.

以整個圍繞 Dean 的圈子和爭取提名落選後的 movement 為借鏡,那麼 iparty藍教頭,要何去何從呢?網路競選活動所累積的能量和經驗,應該要考慮移植的可能性,才能有回收資源之效。

延伸閱讀:Howard Dean 的相關資訊

大選 – Implications of the March 20 Vote

原文出處:SocialForce.org

—- start —-

轉載自:
http://www.aei.org/events/eventID.778,filter.all/event_detail.asp

此次座談的主持人科克派屈克女士(Jeane J. Kirkpatrick)則是美國智庫企業研究外交與國防研究中心的主任 (director of foreign policy and defense studies at AEI),也是前任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四年前曾親自到台灣看過上一次的總統大選的科克派屈克女士說,這次的大選有很多令人感興趣的地方,其中一點就是雙方的票數差距非常接近。

*******************************************************
但是,她卻也明確地指出,「一個結果接近的選舉,並不代表它是一個無效的選舉,或是一個不正當的選舉,它僅僅代表這是一個非常接近的選舉」(A close election doesn’t mean that is an invalid election or a crooked one, it just mean that is a close election)。

這是一片有具名的文章
我們每天看的媒體和事實實在有很大的差距

各位在故鄉的親友們:

三月二十二日晚上九點,我們和幾位朋友在美國國家公共電視台(c-span2)電視頻道上看到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Research(AEI,美國智庫企業研究所)於美東時間三月二十二日下午五點在美國華府舉辦的「台灣總統選舉回顧的座談會」(Implications of Taiwanese Presidential Election Review),該座談會之目的在於提供美國華府政界、學界評估台灣大選結果對美台關係等國際局勢的影響。美國智庫企業研究所向來是美國政府現任或卸任官員的重要諮詢管道,其言論向來受到台灣和美國政府的高度重視,因此,現場有許多中外記者參加。參與座談的四位專家對台灣問題也頗有了解,尤其美國在台協會前任理事主席白樂崎才剛從台灣觀察此次總統大選回來,更清楚地向參與座談的大家簡述了此次的選舉過程和衍發爭議。

有趣的是,與會發言的這四位美國人士,不約而同都對台灣的民主體制和選舉結果挺有信心的,他們雖然都明白選舉的法律爭議尚未底定,但是他們的基本態度都是相信我們的制度可以讓爭議解決,況且此次選舉結果是陳水扁得票數較高,在沒有任何反證的情況下,他們目前還是認定他就是當選人。民間顧問公司長程策略計畫副總裁賴維奇女士(Samantha F? Ravich)也說,一旦中選會正式公佈當選人,美國就應該立即向當選人祝賀。白樂崎也說,至於美國華府還沒有指名向陳呂二人祝賀當選這件事,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用意。雖然他知道泛藍會希望美國此舉真的有什麼特別的用意,但是,事實上並沒有這種弦外之音,而只是正常的外交上作法。

此次座談的主持人科克派屈克女士(Jeane J. Kirkpatrick)則是美國智庫企業研究外交與國防研究中心的主任 (director of foreign policy and defense studies at AEI),也是前任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四年前曾親自到台灣看過上一次的總統大選的科克派屈克女士說,這次的大選有很多令人感興趣的地方,其中一點就是雙方的票數差距非常接近。但是,她卻也明確地指出,「一個結果接近的選舉,並不代表它是一個無效的選舉,或是一個不正當的選舉,它僅僅代表這是一個非常接近的選舉」(A close election doesn’t mean that is an invalid election or a crooked one, it just mean that is a close election)。還有,儘管藍營仍懷疑總統遭受槍擊事件的真實性,不過,她卻也用明確的字眼定位選舉前一天所發生的槍擊事件,本質上就是「陳水扁的暗殺未遂事件(assassination attempt)」,而且「雖然從其對手的觀點認為這是一個可疑的暗殺事件,但是其所有的依據卻僅在於選舉前反對黨一直認為他們在選情上屬於領先地位,而選舉結果卻不然。所以既然該暗殺結果有利於民進黨,該槍擊顯然可疑」,然而她卻認為這次的暗殺未遂事件,並不會因此原因而變得可疑,她表示,其實就她所看到和讀到的資訊,她相信陳水扁槍擊事件是一個「真正的暗殺」(authentic ssassination),而且目前也看不到任何證據能使人覺得這不是真正暗殺事件。

在開放媒體詢問之後,有記者問她覺得這次選舉是否是個公平的選舉?她明確回答說,她認為這是一個公平的選舉 (fair election)。接著又有記者問她,對台灣的泛紫聯盟提議一個月後重新選舉一事有何看法。她指出,既然這是一個公平的選舉,顯然就沒有重新選舉的必要。

白樂崎在簡述台灣政治發展與現有爭議時,曾提到陳水扁得到過半選票並不令人意外,他指出依據台灣政治大學從一九九二年起連續十年的民調顯示,十年前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的台灣人民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但是,十年來台灣人民對自己身份的認同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越來越高,根據去年的調查已經有高達百之四十以上的人單純認同自己是台灣人,完全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相形之下,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卻越來越少,已經低於百分之十。他也說甚至國民黨都已經順應著這樣的轉變,不再堅持統一,而認為他們接受台灣獨立也是一個將來台灣前途的選項之一。

在描述開票當晚的情況時,白樂崎也提到他已經認識連戰很多年,連戰本來應該不是個情緒化的人,當天大家本來期待連戰上台發表落選聲明,豈料,連戰一上台講話之後,情緒就開始激動了起來,反而更進一步於是做出了煽動群眾情緒的 「不幸 (unfortunate)之舉」,因為經濟是台灣的生存命脈,把群眾帶上街頭是極危險的。至於他認為連宋為什麼會甘冒搞垮台灣經濟的危險,而發動這樣的群眾運動?起先他用「暴動」(riot)這個字眼來形容此次連宋陣營的抗議行動,後來又緩和語氣換成「激烈的示威」(rough demonstration)一詞,他的看法是,連宋他們二人現在所要求的無非是政權,首要之務是先把政權保住,以後再來處理因為這次群眾運動而衍生的經濟問題。但是他認為,連宋二人現在這樣採取這樣的手段,恐怕不僅會傷了連宋自己,也傷了台灣的人民。

美國智庫企業研究所研究員唐納力先生(Thomas Donnelly,resident fellow at AEI and author of AEI’s National Security Outlook)發言時首先就說,從美國的角度來看,台灣這次總統選舉讓他們得到的訊息是,「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可能已經不合時宜了(moribund)。」

這個座談會的與談內容非常值得一看,全程大概一個小時,影音檔已經掛在AEI的網上了,負責人員說,全文紀錄在星期五以前會放到網上,有興趣的人可到以下連結取得資料:

http://www.aei.org/events/eventID.778,filter.all/event_detail.asp

要特別提出來的是,TVBS的電子報有報導這個座談會,標題竟然是「白樂崎:台灣選戰爭議恐持續到520」。我們與其他全程看完這場座談會轉播的朋友對此標題都很訝異,因為這顯然與我們所聽到白樂崎及其他與會發言者所主要提到的論點差距甚大,尤其這個標題根本無法全面反映整場座談會的焦點,TVBS選擇性地報導與會四位專家的發言內容,卻對於非常支持台灣民主進展,並在會中對槍擊事件及選舉公正性表示明確立場的座談會主持人科克派屈克女士的發言內容,完全略過,這樣的做法實在非常容易引導讀者誤解美方智庫的態度。另外,也許是誤會,或是記者英譯上的差池,有一段報導在我們認為恐怕是斷章取義,顯然是去頭去尾地引用白樂崎的話,而曲解了白樂崎的原意。

TVBS所翻譯的文字如下:

「但是選後台灣股市大跌,如果台灣沒有好好處理這次的群眾運動,白樂崎警告說,台灣將會傷了自己。美在台協會前主席白樂崎:「第一個考量當然是先求勝選,他們(藍綠陣營)也以這個為主要考量,但長期來講他們(台灣人)將會因此傷了自己。」

括弧中的 「藍綠陣營」 及 「台灣人」是TVBS的譯者或編者加的,可是實際上白樂崎的原意卻應如我們前面所陳述,當時他談到的是,連宋二人冒著把台灣經濟搞垮的危險而硬要製造這樣的動亂,是因為連宋二人認為他們的首要考量是先求勝選,經濟受影響沒關係,把政權拿回來以後再來處理等等,白樂崎認為這樣的行為將來可能傷害到連宋自身,也會傷害到台灣人。

所以TVBS報導中以括弧擅自加註的 「藍綠陣營”」 及 「台灣人」 等字眼,依其英文原語意顯然都應該只是指「連宋及其政黨」,TVBS此舉嚴重扭曲了白樂崎的原意,這是媒體歡迎有興趣的人到網上查看座談會全文與影音資料.

此文編譯者:

四個在美國耶魯大學的留學生

吳蕙如、楊淑元、楊碧瑛、黃元冠

本文歡迎轉寄及轉貼
公信力的問題,在此必須要嚴肅地提出指正。

—- end —-

大型重型機車交通安全宣導座談會延期

原定明日舉行之座談會,因雨取消。以下為官方公告

—- start —-
根據【奇摩氣象預報】,北部地區這一週都是陰有雨的天氣。因此,原訂於三月二十八日舉行的【大型重型機車交通安全宣導座談會】,順延至四月十一日(仍為星期天;因隔週日為四月四日清明節,故順延兩週),其餘時間、地點及相關細節均不變。特此公告!
—- end —-

奮起


Photographer: H. Pueker


Photographer: H. Pueker


Photographer: G. Saldano

Election 分類目開張

新開了一個 Election 的分類目,以蒐集大選後網友轉寄之信件為主。

後局博奕 – 法律篇

這是一位正在上行政法課程的專員寫的,供各位參考。 淑芳

Subject: Fw: 選舉結果之淺見

> 藍營 綠營 中間選民的公務伙伴們
>
> 我在想大家心目中對選舉結果及今天的場面
> 可能想都沒想到
>
> 小專我這幾天在上行政法的課
> 於是各個老師都多少談到一些
> 各位可以心有所屬
> 而且可以沒有具體理由
> 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
> 但是我們要有法律常識
> 小專在此搬門弄斧試著說明一下
>
> 1.選舉無效之訴:依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 102條
> 選舉罷免機關辦理選舉、罷免違法,足以影響選舉或罷免結果,檢察官、候選人、被罷
> 免人或罷免案提議人,得自當選人名單或罷免投票結果公告之日起十五日內,以各該選
> 舉罷免機關為被告,向管轄法院提起選舉或罷免無效之訴。
>
> 所以要到法院去告才算數
>
> 2.同法104條
> 當選人有下列情事之一者,選舉罷免機關、檢察官或候選人得以當選人為被告,自公告
> 當選之日起三十日內,向管轄法院提起當選無效之訴:
> 一 當選票數不實,足認有影響選舉結果之虞者。
> 二> 對於候選人、有投票權人或選務人員,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之方法,妨害他人競
> 選、自由行使投票權或執行職務者。
> 三> 有第八十四條、第八十七條第一項第一款、第八十九條第一項或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
> 一項之行為者。
> 四> 有第八十六條第一項之行為,足認有影響選舉結果之虞者。
> 前項各款情事,經判決當選無效確定者,不因同一事由經刑事判決無罪而受影響。
>
> 所以選舉無效與當選無效的法律要件不同,訴訟標的也不同哦
>
> 3.誰來受理:同法110條
>
> 選舉、罷免訴訟,專屬中央政府所在地之高等法院管轄。
>
> 所以將出現本國史上最倒楣的法官要處理本案,而不是行政院.法務部或司法院等機關
> 換言之,藍營提出的所有要求,行政院是不能回應的,也無從回應起,因為它不是受理
> 機關,甚至不能有指導原則,否則就干預法官辦案了
>
> 4.計票程序
> 54條:投票所、開票所置主任管理員一人,管理員若干人,由直轄市、縣
> (市)選舉委員會派充,辦理投票、開票工作。
> 前項主任管理員、管理員,得洽請各級政府機關及公立學校推薦後遴派之;受遴派之政
> 府機關職員及學校教職員,不得拒絕。
> 投票所、開票所置警衛人員,由直轄市、縣 (市)
> 選舉委員會洽請當地警察機關調派之。
>
> 第 55 條
> 投票所、開票所置主任監察員一人,監察員若干人,監察投票、開票工作。
> 前項監察員,由各組候選人就所需人數平均推薦,送由直轄市、縣
> (市)選舉委員會審核派充之,經政黨推薦之候選人,其監察員之推薦,由其推薦之政黨
> 為之,二個以上政黨共同推薦一組候選人者,以一政黨計,並由政黨推薦書所填順序首
> 位之政黨負責處理推薦事宜。同一組候選人或其推薦之政黨得就其所推薦之監察員,指
> 定投票所、開票所,執行投票、開票監察工作,同一投票所、開票所,以指定一人為
> 限。如指定之監察員超過該投票所、開票所規定名額時,以抽籤定之。
> 主任監察員及推薦不足額之監察員,由直轄市、縣 (市)
> 選舉委員會就下列人員遴派之:
> 一 地方公正人士。
> 二 各機關 (構) 、團體、學校人員。
> 三 大專校院成年學生。
> 監察員資格、推薦程序及服務規則,由中央選舉委員會定之
>
> 60條
> 選舉票有下列情事之一者,無效:
> 一 不用選舉委員會製發之選舉票者。
> 二 未依前條第一項規定圈選一組者。
> 三 所圈位置全部於圈選欄外或不能辨別為何組者。
> 四 圈後加以塗改者。
> 五 簽名、蓋章、按指印、加入任何文字或符號者。
> 六 將選舉票撕破致不完整者。
> 七 將選舉票污染致不能辨別所圈選為何組者。
> 八 不用選舉委員會製備之圈選工具者。
> 前項無效票,應由開票所主任管理員會同主任監察員認定;認定有爭議時
> ,由全體監察員表決之。表決結果正反意見同數者,該選舉票應為有效。
>
> 如果確有依法執行,照理說投開票所均有二個陣營的代表,可以合法的監票,不是一般
> 的站在門外看票的人哦,除非二黨一開始放棄了這個權利,計入廢票的結果等於要大家
> 共同同意,如果當下有人不同意,就有爭議要先處理,要表決

>
> 綜上所提的法律文字,各位知識青年應詳讀,才能在亂世中找到依循的信念
>
> 電視評論中,胡忠信先生說,兩黨領袖應快坐下來談,看這件事如何處理
> 然而法的層面可以談嗎,恐怕沒有空間,應尊重法的體制
>
> 政治的層面倒是可以談,如重新驗票的程序,如何公開,時程等等,取得最大共識
>
> 你所支持的人正在受苦,還是正在偷笑,並不重要
> 而是社會應該找到一個互信的基礎再才能走下去
> 如果提起訴訟了,又不信賴法官,重新驗票了,又不信任結果
> 一直要拿自己估的票數來驗證實際的投票結果
> 我如果是中間選民,可能投藍,但也投公投為何不可
> 我在馬扁市長之爭時鍾情馬英九,但我不喜歡宋楚瑜,可不可以呢
> 我支持綠,但覺公投有點無聊,可以嗎
> 一直要拿自己估的票數來驗證實際的投票結果不實
> 要用民調來證明自己應該會大勝
> 會不會太自大了一點,你真的是神嗎
> 選民動向真的那麼容易估計嗎
>
> 那麼大家沒有互信基礎,重新驗票後信者仍恆信,不信者伋恆不信
> 社會為何要用這麼大的成本,來堅定你們的信或不信
>
>
> 選務人員都是基層公務員及教師,幾年辦一次選舉,選前才來用個訓,執行上不精準,恐怕
> 是必然,你必須接受這種行政安排
> 否則只好像養兵一樣,弄一個選務機關,養一批熟練的選務人員,才可能執行的精細
> 如果大家都願意納稅養這個機關亦無不可
>
>
> 對了,重新驗所有的票,就等於辦選務一樣,要錢
> 選舉訴訟準用民法規定,告訢人要繳訴訟費
> 立即/馬上重新驗票,如果過程太粗略,不是另起爭端嗎
> 在哪裏,誰來驗,全程如何轉播,花多久時間驗完
> 難道不需要好好思考嗎
>
>
> 我才發現我然竟然已經有點像中間選民了
>
> 我在想,如果你還算認同上面的想法
> 也許可以多多傳播出去
> 大家都有個共信基礎或回到法理上談
> 社會消耗的成本也會小一點
>
>
> 這是小專一點小小心得
> 不成熟,請多多指教
>
> 小專0322

大選 – 星期一不想去上班

經本人(persephone)同意,轉載至此:大選後「星期一不想去上班」篇。 —- start —-

因為星期一大家一定會圍繞著選舉主題打轉,討論,光是19號下午大家就議論紛紛發表自己的意見,而從對這件槍擊事件就可看出我同事是偏藍還是偏綠,雖然大家一直不表態,而是在那個時候立刻紛紛跳出來表態:p

我不想跟大家討論選舉不是我對政治冷感,我也有我的立場和看法,只是不喜歡大家把自己意見強加在別人身上,如果我跟某個同事看法一樣,那還好,如果意見不同,又會引起紛爭,我不喜歡跟人爭辯,一方面是我不認為我的專業知識夠(即我的觀念也許是受到媒體或別人影響,而本身沒有充足的知識加以佐證,供以辯解說服對方相信),另一方面,我覺得對方有其堅持自己想法和立場的自由,就算我讓他無法反駁,那又如何?因此每次同事找我聊政治,我都笑笑著聽,還好他們沒逼我表態:p

只是想到明天又要陷入一波又一波的討論,學生也會一直追問我的看法和意見,我
便覺得很煩、很累。我的意見跟他們相同又如何?不同又如何?

—- end —-

Blog at WordPress.com. | The Baskerville Theme.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