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線上網聚

八月中旬前,我會再利用三個週六的下午時段,進行線上分享的「網聚(webinar)」。網聚有主持人,有發言的聽眾,也有單純的旁觀者。主持人透過聲音和視訊來分享某個議題。而聽眾若是願意,也可以透過主持人的授權,直接取得播音之權利,對所有聽眾發言。對於台灣和美國地區的聽眾來說,也可透過市話播入一組預先提供的號碼,直接用話機來收聽。當「會議」結束後,我會考慮將當日網聚的 screencast 以及聊天室的文字紀錄,匯出成可線上瀏覽和下載的檔案。

目前規劃的時程和主題分別為:

以上皆為台北時間(GMT+8),線上會議的網址將隨後公佈。另,八月中後,此網聚將視情況轉為常態性。詳細資料,待隨後公佈。

此三場網聚,將以 Hopendata.org 的名義贊助與承辦。

拯救 Nokia

書名:Uusi Nokia – kirjan arvosteluja ja linkkejä

作者:Juhani Risku

訪問原文:Rescuing Nokia? A former exec has a radical plan

前諾基亞高級管理階層出書回顧諾基亞企業文化以及現所面臨之挑戰,並大膽進言改革方向。我摘錄此份訪問內諾基亞退失市場之數個關鍵要點如下:

  • Nokia 併購 Navteq 是災難,因為後續的產品開發用了太多設計師,而不是工程師
  • 諾基亞若因為這樣就照美國人的方式來做事,會更慘
  • 目前 Olli 和其他的內部最高管理階層擁有繼承光榮過去的能力,但嶄新的思維是需要的
  • 我(作者)覺得,諾基亞目前問題最大的原因在於無能的高階管理、授權以及指導階層
  • 諾基亞擁有地表上最強大的 approval process (針對研發中心而言)
  • 無能的管理者管理產品鍊。他們擁有決策的權力但卻沒有勇氣。即時將產品帶到了市面上,我們也是一直在開發 1.0 到 1.2,而不是 3.0 到 4.0
  • Ovi 的開發外包給倫敦兩家數位行銷和設計公司
  • 「使用者即設計者」的思維是災難(編按:這段話有 context,我沒摘)
  • 將品牌管理從經濟學家的手中拿回來,並給予真正來自產業或是「情境」設計的工作者
  • 產品線疊床架屋且細膩的定位區隔讓消費者無法感知,ASP 撐不起來
  • 策略擬定後,接續的產品延宕實現時程,然後再延宕,再延後,最後策略就已經不符合市場
  • 2006年之後,諾基亞總部負責品牌之高層來自可口可樂、麥當勞、迪斯耐以及耐吉 – 這些公司在科技產品、功能性產品、「硬」科技的部份,沒有能力、實力、願景以及消費者端的細膩了解
  • E71 裡面有一個特定的彈出訊息視窗偏移了 5mm,但我(作者)要求工程單位修正時,他們說,裡面有兩千萬行的程式碼,我們找不到在哪裡調整
  • Nokia 進入美國的企業市場也是一個災難,因為 Mary McDowell 實在是太糟了
  • Nokia 目前的願景長(Visionary)是 Tero Ojanperä,他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人,但他的專業是無線通訊,這跟音樂和視覺領域完全無關。2008年之後也沒有為公司帶來任何和 N-Series 以及 Ovi 有關的產品、計畫以及合約
  • Marko Ahtisaari(Chief Design Director) 是前芬蘭總理的兒子,一整個完蛋
  • Ovi 的掌舵者之一 Niklas Savander 不了解 mobile web 和 web 的差異,這對公司的設計師來說簡直是巨型災難

其他比較敏感的我就不寫了,因為文中所提到的幾個 stakeholder 以前有接觸過。請有興趣的人可逕自上 TheRegister 專訪閱讀。

總統府(政府)網站的真正問題 不在網站

近來關於總統府網站「改版」需要花上七百萬的討論,已經凸顯許多顯而易見的問題,無論是在網站建置費用、網站需求分析手機版網頁設計,還是網站本身對於民眾是否真的「有用」的層面上,都有不少人觸及。然我來看,這些問題僅是凸顯另外兩個不彰的事實,那就是(一)問題在資料,不在網站;(二)掌握資源的世代和網路世代間,幾乎是互相無所交集的現況。前者我之前已經畫過一張簡單的圖表說明,不再贅述。我今天想要談的是後者。

「問題在資料」示意圖

在台灣各級政府單位,存在著不等的決策階層。掌管網站建置案者,與平日透過網路獲取各種媒體和社經資源的民眾們,不只脫鉤,而且互相存在著不信任或是「無所謂」感。廟堂諸公視網路為政宣、為畏途,為服務機關內部的刊報;視「網民」為無所事事,無關緊要的二十幾歲年輕人。因為這樣的心態,造成幾乎所有台灣的政府網站,本質上都是以對民眾完全無用的狀態存在著。

真實的情況是,透過網路而發掘或發跡的人和議題,在政府單位的眼中,幾乎都是不相干(irrelevance)的外圍陪襯。整體的社會資源和資源的挹注途徑,有著傳統上升的路徑,但那一條路不言之路,和網路是平行,是不相干,也是不會交集的。

10~20歲的民眾,這輩子還沒上過政府網站。20~30歲對「政府」和「政治」擁有強烈的疏離感,非情得以,才在報稅要查公司登記資料時,趕緊上 .gov.tw 的網站找資料。30~40歲做標案的資深IT人員,看著七百萬的新聞暗自竊笑不懂標案玩法的鄉民。40~50歲中生代IT主管,也沒真的把這新聞當一回事,或許晚上會打個電話給大同的苦主,慰問一番。

這是世代和世代間的問題。

總統府網站建置案所凸顯的問題,並不會官方舉辦一兩場使用者經驗座談即可解決。這是整個世代爭取合理資源和注意力的窘境,也是每隔幾百年因為資訊科技大幅躍進而造成的斷層。

世代和世代間互相無所交集的後果,就是掌其資源者,因為無知,依法辦理,可為所欲為,浪費龐大的資源在每年無頭蒼蠅式的網站建置案。網路和系統業者,也因為政府單位對於網路「不相干」的本位心態,始終無法培養出健全的利潤生態,三不五時還會被幾千塊的高中生挑戰(沒有歧視高中生,因為我也只有高中畢業)。

總統府網站的真正問題,不在網站,在於有沒有把網路當一回事,有沒有把在網路上生活的你我當成一回事。當你我都不是一回事的時候,政治,就變成了不是眾人的事。

當網路被當成是一回事時,所有的可能性,就這麼被打開了。怎麼樣才能被當成一回事?或許要自己來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