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g0v.tw 台灣零時政府 討論群組的回答,花幾分鐘打的。我覺得比較關鍵的就是,了解海盜黨可能需要多用立案「政黨」的角度去了解,而不是「社群」。這是我的經驗。

我想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上述所舉的海盜黨,畢竟是立案的政黨,所以政黨本身的決策機制在各國、各邦到各市都不太一樣。有些是透過公開網路來處理,而有更多不是在公開的網路上。

以為知道的瑞士為例,各地方黨部每週都有活動,因為是地方性質,所以很多討論都是在會議中進行。會前的資訊分享,就透過主要的網路平台 Redmine 彙整和追蹤,但要不要用,單看地方決定。有些系統服務一兩年後不好用就砍了。Redmine 這幾年來使用的狀況慢慢普及,當然有很多原因造成這樣的結果。

至於瑞士海盜黨的每年年會,或是各邦相關的議題,或是和選舉有關的聯合競選,就有一些決策機制是透過網路來達成的。但整理來說這些系統全部是用來服務黨員的,而不是對所有的「全國人民」。所以使用的人數不多,或是說訓練如何使用這些系統來達成所謂的討論、決策和投票的成本,相對來說也比較低。

至於在選舉的時候對於「大眾」的溝通平台,也就是對於非黨員所提供的資訊系統,基本上都是要跑現場的。印象中只有確切目標的 campaign site 才會出現,系統我好像沒看過。

海外黨員的管理不太一樣,不過瑞士本來就很會這一套,有機會再分享。

荷蘭、瑞士、比利時都比較小,所以很多都不是透過網路來進行。義大利稍微大一點,俄羅斯則是很沒有辦法的必須更深層的依賴網路。德國應該大家讀過不少的資料,所以就不贅述了。瑞典作法又不太一樣,但我沒有涉入實際運作,講不出清楚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