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分享一點關於這個計畫的看法,照片有三人為舊識,肯定要坦白為誠。某次和某董闢室密聊,他說聽過這計畫,是從美國聽來。我說當年有波音的人寫信來指名贊助計畫,你不會剛好從那邊聽來的吧。老董說這計畫的寓意不是像檯面上如此單純,肯定有些藏在單純之下的詭譎。我大吃半驚,想說終於有能人看出箇中奧祕,於說多講了一些。

這計畫後續可能因為經費緣故,被綑綁在特定的脈絡之下,失卻了成就更多技術、社會和數位創新的能量。但這也沒啥不好,只是2008年低點切入的時間雖然誤打誤撞,但後續沒有特別爆發,也多多少少浪費了一個平台。想想搞不好真正的 Uber 台版在胖卡2008年之後熬個幾年就會誕生,這點就失之扼腕了。

有一個具有品牌的行動載具和社會網絡,是很多 ICT 和大數據計畫夢寐以求的實驗平台,其他我多不說,就先到這邊吧。

日前也和文內所說的Ars Electronica 朋友找了咖啡店聊聊,說說過去這檔事。我說有些社會要搞數位創新一點都不難,但要成為文化意象,需要一點文化底子。這人事和物,要集成沒有那麼困難。

胖卡的成功經驗在我看來是諸多不怎麼成功所累積的突破出口,但還離成功有一段距離。類似永豐銀行等企業如將此計畫定位在傳統 CSR 等級,我會說很好,但晚了七年,應該積極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