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台北市智慧城市專案辦公室揭牌儀式

去參加揭牌儀式(按:台北智慧城市專案辦公室揭牌)也被請上台剪綵,不過事前不知道有這件事。如果堅持坐在台下可能四周環顧的眼光會承受不起,只好還是上台。

我的觀察:

(1) 都市更新 (urban renovation) 在營建經費之外抓 3~5% 的建置經費給 ICT,這比例我不知道是高或是低,但可能在台灣政府採購裡算是非常高的?一般建案(如新建大廈)抓給資通訊的比例可能介於數萬分之一到千分之一,大概整批氣密窗的價格都高於 ICT 系統?整案代銷額達到兩百億,撥給資通訊能有多少?資通訊頂多放在安控和保全,最後用管委會繳交月租回收和支撐營運成本?這些資通訊系統每個月會想要花多少錢?用坪效來算?能高於管理費?

(2) 不過實際看來不算是 urban renovation,至少範圍和意義上沒有這麼大。說是「社區智慧化」才是真實的狀況。智慧建築和智慧社區(幾個基地面積比較大的)更為貼切。示範建案嵌入資通訊系統應該還不是智慧城市。

(3) 所謂「零成本」具有智慧城市情懷的合作,必然是有特殊需求之下的產物(如:在原有體制外強調市民和參與角色)。零成本對於企業根本是不太可能考慮的作法,更遑論是大規模、大陣仗、超高調的宣傳。不過如果是真的搞「智慧城市」,跟不同地方政府打交道是不可避免的。台灣的資通訊企業在台灣或許還能「拉拔」地方政府引以為之,但出了境外可就不是這麼簡單。東亞城市的「智慧化的需求」99% 以上是地方政府與境內企業(包含銀行團)連手發動,而台資企業在其他國家的地方政府想要佔據發言高台,我相信絕大多數是不敢或是不熟悉如何為之。但是大規模的「智慧城市」計畫若往「園區」、「社區」和「小區」更新,台資企業就有了解決方案 (solutions) 落點的空間。因此在台灣各地所能看到冠名「智慧城市」發展的各種計畫,實質上可能都是脫離城市和社會發展脈絡,可獨立操作的基地 (construction base) 和領域範圍 (domain)。更上位者如涉及城市公共服務的電子化、城市發展和規劃本身的資通訊化、城市資源(如財務、電力輸送、行政決策)透明後的資源再分配,或是創造新的數位工作機會等,這些涉及和行政體系與市民機制耦合交關等複雜面向,在台灣是非常少看到有實質計畫落地的。甚至連討論都沒有。

4) 資通訊業者摸索智慧城市,可能缺乏的是對於城市 OS (operation system) 的了解。但世界上的城市好歹也有數十萬個,這些城市是沒有單一作業系統的。

(5)《智慧城市台北宣言》約莫是開機畫面 (boot screen) 可為類比。

結論… 暫時沒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