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防治訊息操弄與人權保障」座談會

主題:「防治訊息操弄與人權保障」座談會

場合:

  • Organizer: Legislator Zhong Jiabin Congress Office
  • Meeting time: April 10, 2020 (Friday) at 10 a.m.
  • Venue: Room 302, Red Building of the Legislative Yuan (No. 1, Zhongshan South Road, Zhongzheng District, Taipei City)

以下為列席發表意見所用的個人備註。

疫情期間政府收集了什麼資料?

  • 1922 專線通話數據和留存資料
  • 1988 專線通話數據和留存資料
  • 口罩實名 1.0-4.0 留存資料
  • 口罩實名網購的各介面(據說有18個介面)
  • 口罩寄海外親人(實名、海內外地址)
  • 電子圍籬(CECC、電信業者)
  • 檢疫和隔離(CECC、衛警民政)
  • 細胞簡訊(CECC、電信業者、災防中心)
  • 人流熱力圖(CECC、中華電信)
  • Contact tracing(疫調人員、電信業者)
  • 檢疫(防疫)資料庫 <-> 境管資料庫連結與勾稽
  • 檢疫(防疫)資料庫 <-> 警政資料庫連結與勾稽
  • 檢疫(防疫)資料庫 <-> 衛政資料庫連結與勾稽
  • 檢疫(防疫)資料庫 <-> 民政資料庫連結與勾稽
  • 地方所產生、經手、處理和保管處理者
  • 居家關懷(MOHW 推薦的 app)
  • 政府委託單位所產生而大規模搜集之輿情資料
  • 口罩販賣機所搜集之資料
  • 上該 metadata
  • 各級學校因應政府命令或臨時管制作為所蒐集之個人資料
  • 民間因應政府命令或臨時管制作為所蒐集之個人資料

以上並非完整清單,也可能跟事實和事實之認定與詮釋有所差異。僅供參考。

若我們用 GDPR 在資料流通過的各角色來看,以下需清楚:

  • data owner
  • data controller
  • data processor
  • data custodian

有幾個問題:

  • 這些資料(流)最少經過幾手?
  • 最多經過幾手?
  • 最容易有個人資訊外流的環節是?

簡單來講就是只談電子圍籬是相當不足的。以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