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三級運動日誌 – Day 5

先說本日(5月19日)的社會和環境條件:

  • 全國三級警戒宣布
  • 下午暴雨又時晴

思量再三,還是以跑步為主,但距離拉長到16公里。無人的夜,外面格外的黑,我則是格外的慢。跑步的路徑上所看到稀疏的人們,展現出疫情下患難的真情。(是不是我想太多了)

黑夜無人,燈火通明

跑著跑著跑在這一岸連續八公里沒有看到其他跑步的愛好者。但在暗處卻看到了跳華爾滋的兩人(驚訝),在跳繩的女子,在籃球場做波比跳的佳偶,也有幾位滑長板的年輕族群。大台北河濱的特點,普遍就是環境跟都市無甚兩樣,所以你能遇到的男男女女,會有剛下班步行回家的,也會有全身裝備,看似要去比賽場地的自行車騎士。

河濱和城市之間通常隔著堤防,有時是一條快速道路切開了居住的區域和寬廣的河濱高灘地區。阻卻人們走到河濱的最大障礙,也通常是這種以公路和傳統防洪設施為主的「不連續帶」。不連續帶以前有部落,有專門賣「凱汰品」的車廠,這和我在有些國家所看到的不太一樣。

2018在瑞士 Thunersee

此等都市發展的歷史遺愛,到現在還影響了河濱體驗的樂趣,也帶來了某種號稱親水但卻不容易碰到水的奇特文化。但別忘了,現在是全國三級疫情密切警戒當中。河濱日的半夜比末日街頭的晚上還空。高灘地上的兒童遊憩區,也用封鎖線封了遊憩設施。偶有夜間全家出動散步的光景,想必是家裡熱到真的氣悶,難得相聚,不如出門信步,徜徉在新鮮空氣的環境。

水泥地是很討厭的,但為了好整理,不出事,河濱的主要路徑,和一般巷弄的鋪裝在路感體驗上,並無二致。

白日遠方眺望水岸段第一排

16公里在25度C的夜裡,我的步頻和心跳相對來說都有點低。這張圖是意思意思,但讓有些不熟悉運動科技的朋友們,有機會了解在一次的運動,可以用消費性的電子產品產生出什麼樣關於身體表現的數據。

步頻 (run cadence) / 心律 (heart rate)

我本來想說是不是要做點比較少做的,例如穿鉛衣跑。這距離短是可以,但拉長到16公里,只是把自己身體搞傷搞壞。眼下看來這個三級防疫運動日誌系列文章,至少要寫三十天跑不掉。不受傷,讓每天的疲勞累積能恢復排除,才是不能「外傳」的重點秘方。

16公里的GPS軌跡路徑

於是今天就這麼結束了。整個時間大約是兩小時(熱身、運動、收操)。明天要換個不一樣的,我觀察恢復的狀況再來稟告。

編按:回到第一天美麗錯誤開始

1 thought on “防疫三級運動日誌 – Day 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