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同臉書為菸草 那小朋友怎麼辦

昨日 (Oct 5, 2021) 美國參議院 Commerce Subcommittee on Consumer Protection, Product Safety, and Data Security 聽證會的主要論述之一。

事由:Protecting Kids Online: Testimony from a Facebook Whistleblower

很快地寫一篇。

這場萬眾矚目的聽證會剛好在舉辦的前一天發生 Facebook 整個服務群在網路上消失一事(分析)。加上幾波美國主要媒體報導,Facebook 的公眾形象一再重挫。不過這就像「菸草」一樣,很多人知道「吸煙有害健康」,買菸也會看到警語,但就是忍不住會像要吸煙。菸草業的發展歷史、利潤獲取能力和遊說的陣仗,過去在很多國家是有目共睹。Facebook 應當被視為菸草業來管制這個想法聽起來很驚悚,但不是我說的,也不是我主張的,是這次聽證會的主軸之一。

不過第一個將 Facebook 視為菸草業的「障礙」是,如同過去各國的國會系統針對類似 Facebook 這樣的 “Big Tech” 討論,也面臨了難以得知 Facebook 這般等級的網路公司到底是如何運作的。國會議員通常不是網路的原生使用者,網路運作的規範(技術、市場、資本等),一直很難被確實的掌握。不過以國會的角度來說,這幾年狀況有些很好轉,因為從 2016年《劍橋分析事件》之後,Facebook 的廣告機制運作,慢慢被專業的代議士和政治人物所熟悉。有些國家的國會團隊比較強大,能長時間投資鑽研此事。在歐洲,Facebook 遇到一連串極度專業來自政治圈、技術圈和學術圈的挑戰,就不是生處在台灣的朋友能想像的。

聽證會的詳細內容已經有很多美國媒體報導,我在此不多述。但整場我都聽完了,憑記憶寫下部分要點。

在 Ms Haugen 之前也不是沒有「吹哨者」,有些人談得更多,但她採取和主流媒體合作的態度,並且促成在美國參議院聽證會的舉行,這點是有戰略安排的。對於台灣來說,哪些是需要關注的呢?

第一個當然就是這次聽證會是特別針對「兒少」的安全和隱私保護。兒童和少年本來就是需要被社會保護的一群人,但 Facebook 在內部研究文件,自己也發現 Instagram 會促成小女孩的心理狀況波動,甚至直接導致厭食症。這問題的嚴重程度如何?是一百個人,還是五十萬個人?在哪些國家做過類似研究?這些受研究的對象是如何招募來的?這部分卻是外界看得「霧煞煞」。Facebook 對於國會系統也曾針對此事提出書面報告,但這和 Ms Haugen 所揭露的內部文件,卻是在很多層面有不少落差。

兒童、少年和女孩受到社交媒體的影響,我想台灣的社會也不可能自外於此事。不過這場聽證會比較「專業」的論述是,你不太可能在這種平台用「內容導向」的解決方案去想這問題,因為內容牽涉到語言、語意,還有 Facebook 能在多少語系支援其特化的安全解決方案。就以衣索比亞來說,官方語言有六種,但 Facebook 只能在兩種語言有比較好的支援。有些不是 “content-based” 的切入解決途徑,這些是需要大家一起合作的(不是臉書自己單獨奮鬥能達成)。

這裡說的支援不是「使用者介面」的在地化而已,而是在演算法、工程技術、內容,法務和營運團隊等,有能力處理這個語系。此外,在這種規模的公司分工裡面,繁體中文是否能得到如同簡體中文的內部資源挹注,或是被等同於簡體中文來策略的分配解決方案的資源,這部分是我們要有的敏感度,也是必須問的問題。這個問題有個比較清楚的解答,你才有辦法談 “content moderation” 最近在台灣的臉書使用者之間一直遇到的審查問題。

換句話說,就是透過聽證會來了解一個曾經是 Facebook 員工,說明這家公司是如何做決策的,是如何觀察一個「有問題的使用方式」 (problematic use) 的解釋。看問題和決策的思路,遠比直接知道問題的解答還來得重要。另外,Ms Haugen 和她的小組也曾經負責比較特殊的「安全業務」,這些業務在台灣的科技公司是不存在的,那就是大多數連科技工作者都難以接觸的「反情報」(counter intelligence)。她談的東西和其他職位出身的人,例如銷售、業務、工程、行銷、法務和資安等,有很大的不同。這部分是台灣目前的業界甚至是政治圈子都是極為陌生,也極為缺乏的意識。她在這方面大概談了幾分鐘,聽證會的主席是老鳥,隨即當場表示說,這牽涉到另外一個更廣更棘手的面向,可能需要召開另外一場來說明。(我先保留這部分的看法)

Facebook 內部執著的是 “engagement-based rankings”,大意就是說如何把使用者留在平台上做出更多的行為,以創造出更多的互動,促成商業目的和廣告利潤的成長。這個商業模式在拓展「兒少市場」的部分,如果真如 Ms Haugen 和媒體報導所述,Facebook 在給國會的報告並沒有說實話,甚至還有很多迂迴應付的成份在裡面。所以才會有人以菸草和兒少之間的關係來想這件事。菸草不是毒品,也不是「精神鴉片」,但菸草過量有害。五十年前這件事不成立,五十年後的今日,這件事普遍都能被社會所接受。

據我了解,目前台灣政府針對 Facebook 和其他 “big tech” 不太談上面這幾個部分,我推測的原因是… 先不好意思分享。目前第一優先議題是起草一個仿照澳洲的「新聞媒體議價法」,這有不少人在運作,沒有我們的事。第二個優先議題是不言而明,就是追逐「網路聲量」環境的「集體社造」。台灣是臉書在各國當中算起來極為優渥的利潤市場,但討論因為這個平台所衍生的社會議題,長期溫吞,暴虎馮河。政府和國會也沒有特別的「主意」。有主意的則對於跨國 “big tech” 的運作所知極少。但這些專業的知識,只要身旁有曾經在 “big tech” 圈子任職的朋友,多留意各國國會的資訊,基本上都不難取得。

希望這場聽證會的廣大餘波,能引起台灣各界針對兒少保護有更多不一樣的討論。至於反情報的部分,我們就再等等。


讀更多:

其他觀點:

圖片來源:https://www.pexels.com/photo/photo-of-people-engaged-on-their-phones-8088493/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