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發展部應該設在哪裡

這個議題還蠻重要的。本來不怎麼重要,但想想在設在台南沙崙可能不是最好解,至少缺乏公開討論就是一個敗筆。我也沒有好的答案,但想到很多人洽公要到風光明媚的台南然後發現沙崙不是這麼一回事,我想還是要分享心得。

台南沙崙2016年躍上檯面

數位發展部好不容易問世,要設在什麼地點就成立各家檯面下亟欲快速解決的題目。本來按照「現況」應該是設在北台灣,但在王定宇(後面所提的人名敬稱全部省略)和黃偉哲等的公開呼籲之下,台南似乎成為了熱門候選(投書:百億商機)。但台南不是只有舊台南市區,最近很夯的新興「沙崙」園區(2016年新聞),遂成了設立數位部資安署、數位部數產署總部的重要標的。

我們所看到的理由也算充裕,但總缺了那麼一點數位的味道:

高志明也有這樣的積極呼籲:

看來關鍵字的主要權重是:(一)南北平衡(二)園區。總部設在沙崙的主要考量應該就是這兩點。這兩點所延伸出去的言下之意,目前不在我們討論的範圍。

不過,數位部的兩個署真的要設立在沙崙「園區」嗎?把所有資源往「園區」倒,這是21世紀數位發展的做法嗎?一大堆人晚出早歸坐在新穎工業風的諾大辦公室,這是不是和台灣的社會反而更為脫節?

圖示:台南市政府

區位思考的本質是加工出口區3.0

我可以理解一部兩署要放沙崙園區的思考,比如說南北平衡,這當然很重要。資源先薈萃 “infuse” 到沙崙然後再加值 “diffuse” 順著供應鏈出去,這很「加工出口區」。創造數位領域的低階就業機會,讓年輕人可以留在沙崙,至少可以綁一陣子在這塊區域消費,這也是很容易想像。其他還有各種因為政策因素而必須在沙崙附近設立「分舵」的單位,這些單位都有「國家」「科研」的味道。全部放在這裡能互相支援,洽公跑辦公室也很快,反正會來這裡的不是本來就是南部北漂回來的,或是還年輕可以有移動奢侈的族群。這些人的生活條件都算好安排。

此外,從區域發展來看,台南歸仁和高雄路竹之間,缺乏一個連續生活寬帶的支撐,沙崙剛好在「山海」之間。

底圖:OpenStreetMap

另外還有海纜上陸等大型計畫(如:海纜及5G雲端聯網中心建置計畫)。這計畫有科技會報、通傳會和科技部等涉入規劃。我不知道這是否有隱藏「國家安全」考量的成分,所以必須把海纜上陸分散到除了淡水、頭城和枋山之外的點,不過計畫浩浩洋洋,台南當然是被納入為南部節點的首選。

這很像楠梓加工出口區 (1969),新竹科學園區 (1979) 崛起的途徑。搞不好很多人會認為台灣就是在1999年沒有依照「成功方程式」打造大型的「數位園區」,所以台灣的網路發展在2000年之後,才會面臨失落的20年。

選擇台南沙崙留下的疑問

對於籌備處的行政團隊而言,這當然是一個棘手的問題(或許也完全不是)。籌備處團隊的生活重心幾乎都在首都圈,而服務整體數位發展部的生態圈是否會因為如此安排,就被全部拉往台南紮實擴點?這也是一個極為誘人的課題。一個堪稱是近年來最被期待的新部會之一如果要放在台南沙崙,這代表的是什麼?是不是打破區位選擇和園區能聚人發大財的邏輯,才是21世紀整體社會數位轉型的第一步?

台南市是首選之一,不過沙崙是不是走了回頭路?


照片:https://www.pexels.com/photo/unrecognizable-factory-employees-in-uniforms-making-cigars-397506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