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Developer Garage, Taipei

會後感想:

  • 不戰而屈,台灣是個好市場
  • Facebook 狂掃使用者市場,是好事,也是不得已的壞事。這矛盾的心理,或許有點像是1895年開城迎接日軍的感覺
  • 從本次的規格而論,台灣顯然是「要」不到相對應的資源,這跟幾年前的 Google 美國總部尚未將 Android 計畫正式開出的狀況類似
  • 除非本地有比較聰明的團隊,玩過區域市場的遊戲,而且知道怎麼接取資源。否則 Facebook 的亞太策略是什麼,應該會重複一般美國網路公司的切入路線。若是如此發展,台灣會失去很好的機會
  • 本地開發者社群以及相關軟體服務商,應更加善用穀歌、雅虎、微軟、Facebook 甚至活動全球贊助者 Intel 的矛盾,爭取到更多廣義的資源。最好是比鄰國的開發者社群更知道如何靈活操作。原因無他,因為台灣的國際政經地位,會影響到 Facebook 對於此市場的鑑價。生出來就輸一截,所以當然要更積極
  • 開發社群自我價值感和自信的建立,可能要先於許多其他的動作,因為台灣的軟體工程人員素質,是有價值的。這樣的默識沒有先建立,以後會很苦
  • Offerpal 顯然很有料。Nick Talarico 在口頭簡報所用的幾個用語,讓台下不少諸君面面相覷
  • 壯大開發者的本地資源,可從「異業」下手。或是說 Facebook 就是對本業和異業市場的談判籌碼

簡報 – 如何在10天內橋接政府災難防救、電子媒體以及網路社群

簡報:Disaster Relief 2.0: How we bridge the crowds, the media, and the government rescue endeavors with social media in 10 days

今年十一月初應 dotAsia 之邀,在香港 Blogfest.asia 聚會上代表台灣數位文化協會所講的這個主題,是「莫拉克災情網路中心」經驗的初步整理。做的頗為粗糙,也有大幅修正的空間。不過這場「戰役」實在是陰錯陽差的結果,即便是過了將近四個月後現在,我也仍在繼續思考,並且嘗試發覺我們選擇和政府以及電子媒體合作的模式,在於幾個「領域」的意義為何:

  1. 社會媒體之於防災之運用
  2. 經驗於 JAPAC 區域各國之移植
  3. 行動平台與雲端運算的應用

Tonyo Cruz 也分享了菲律賓在今年颱風季節的案例。選擇不和政府合作並發展出一套完全可以在急難時運作的模式,是我們知其然但又不知其所以然的部份。

莫拉克災情網路中心的經驗

編按:當時我在神達任職,所有事都是半夜熬夜犧牲睡眠做的。

對於台灣這塊土地,我有想說的話。但我想說的話,通常幽微的埋藏在我所做的事當中。我很懶得說,因為可說之事即是不可說之。於是乎,我所說的話,也大多來自於我所做過的事,這當然也包含了最近的「莫拉克網路災情中心」。

說是機緣,也是安排。機緣的是,十天內橫空在政府與民間架了一層訊息的安全瓣。它很模糊,抓不著全貌,不只難以掌握分際,連怎麼走到今天這個地步,也是個拼湊十人小組也不能得到答案的結果。這個在惻隱激勵下快速產生的急難網站,對於民間和政府,不多,也不少,剛好就是「有用」兩個字罷了。它有像網路,有點媒體。它匯集了人際,聚集了眼球。某種程度上,它順利協助地方政府,疏引少許救災資流,也恰好的撞擊中央政府,撼動不少組織惰性。

如此不喧不嘩不搶鏡頭的剛好有用,來自於乍看無用的一些點子,個人,團隊,網站,技術,以及藏在這些表象後面,默默支撐台灣繼續前進的年輕熱情。

急難時如何迅速地多次解離「有用」和「無用」資訊,直攻問題的核心,一直是頗大的挑戰。隨著時代的演化,可以產生所謂有用和無用的資訊工具以及網路服務,不只是取得的成本日漸降低,連工具的普及運用,也遠超過任何官僚體系的想像。當電子和紙本媒體成為民眾與政府勾勒災情的零時差探針時,原本行之有年的救災體系,早已顯得顢頇不支。很不幸的,再加上了看似無用的網路服務大行其道,民選的政府,遂成了資訊洪流的頭等受災戶。不只是上半身癱瘓,連下半身都一起失禁。

這是悲悽的慘境,但我們沒有悲觀的權利。在接下來短短十幾天,團隊成員扮演各自適合的角色。在前線,在總部。敲著筆電,對著報表。在台南,屏東,高雄,以及中央應變災害中心,輪番上陣。每日深夜,在依照不同任務編組的網路聊天室內,無時段的進行勤務訊息溝通,職務交接,內容來源確認,互相加油打氣,以及時勢強迫要回到未來的策略討論。

拜網路之賜,團隊所產出的結果,在幾天之後,成了媒體,並且迅速營造起社交媒體間的信任感。這是一種在急難時刻建立於許多看似無用之上的有用媒體。相形之下,部份建立於許多有用之上的媒體,反而捉襟見肘,不只不能用,還慢慢的變成了無用的無用,完全破壞維繫社會的信任基礎。

什麼叫做「剛好有用」,我只能說這單從網站本身是絕對看不出來的結論。有用在哪,無用在哪,就留待其他成員和曾經參與的志工來現身說法。如果硬要我擠出一些經驗,那麼我會指出幾點:

  • 精神體力:高強度的資訊工作非常非常需要體力,尤其當團隊要駐點在不熟的地區與情境。飲食和飲水尤其重要
  • 熱血主義:如果熱血就可以成事,那麼你我都早就是台灣總統了。熱血可成事,可鬧事,也可害事
  • 專業分工:不是只有將團隊投放到前線去救人,才是救災。救災的每一段都需要不同的專業
  • 一廂情願:不是說你要救人,你的捐贈人家就一定得接受。即使你有崇高的理由,這本質上仍然一廂情願
  • 志工義工:歡喜做,甘願受,沒有人有義務要對得起你的好心
  • 知所進退:知道如何承接上一棒的工作,並且將自己團隊的成果交接給下一棒,但要視情況快速調整交接棒的緩衝區,否則無法快速因應急難
  • 了解自己:做自己擅長的事,並且對自己的能耐誠實
  • 團隊合作:網路救災,要避免成為捧紅個人英雄主義的行為。那是媒體的才德,不是網路組織的發展主軸
  • 默識默契:即時反應,直接回饋,誠實透明,才能建立團隊互信的默契。所以有時自尊要退後一點點
  • 支援前線:不要在救災時要求公單位的前線更換原本的作業流程和方法,因為你沒有這麼的偉大,也不要在現場干擾第一線人員
  • 媒體訊息:任何只因為透過媒體資訊而激起你熱血沸騰或感人肺腑的延續作為,對網路救災的用處都很有限
  • 激勵士氣:不要吝於給予鼓勵,並且保持某種程度的幽默

更多參考資料:

台灣 Open Data 計畫芻議

一年只搞一個自任對國家社稷有所用的計畫,2010年選定的是「台灣 Open Data 計畫」。我由四個子議題來說明計畫的構面:

  • Open Content(開放內容)- 數位典藏與數位學習國家型科技計劃之內容開放,以及電子書等議題
  • Open Format(開放格式)- 國家政策、巨量施政統計之資料格式採用開放標準等議題
  • Open Help(開放救難) – 國家與地方災難防救資訊流通、災難時通訊以及公共溝通政策開放等議題
  • Open Map(開放地圖) – OSGeoOpenStreetMap 以及開放地理資訊系統等議題

我因工作關係,與這四個子議題在過去幾年多少有接觸。每個子議題也都花了至少一年的時間,實際進入相關產業、研究單位以及民間社團,對議題之背景進行了解。過去在這四個議題上曾努力的團體或是個人,不在少數。也因為這些經驗,我才能更深一層的去體認上述議題急需再度引起關注的迫切性。

在新的一年,我們總要試試利用新的架構,來處理這些議題。本計畫和組織決策,當然也希望能同步採納 Open 精神,在 Internet 的場域,用 Web 的工具來行動。計畫之推展、組織構成、營運方法、策略發展的參考模型是 DataPortability Project。至於計畫的命名,現在還沒想定,不過肯定會和當初我給 “Punch Party” 以及 “Puncar” 取的名字有異曲同工之妙。

事實上,我部落格差不多快三年沒寫了,也是因為這計畫才害得我要重新執筆。簡單來說,我需要我的政府把我當成顧客讓我可以獲得更多我想要的資料,所以有了這個計畫。

感謝張育章在 twitter 上的這一句話

讀更多關於 open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