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選舉後談 ‪#‎網路治理‬ (internet governance) 的重要性,應該會比選舉前能引起的共鳴更深。這就像是2010年時談到開放資料和開放政府,時至今日,或許能精確說出定義的人不多。但這東西搞的好的影響,想必大家也很難再置身事外。

網路治理又簡稱 IG,是個方興未艾的議題。大一點的網路公司都有專人負責,而大一點的網路機構,包含商業組織,也有相對應的政策作法。想想,如果你的商業機會因為網路治理政策的些微調整,而可能大幅影響到商業模式的運作,妳覺得妳需不需要多在本國和國際的場合,多多了解?

但網路治理在台灣,一直被有意無意的限縮在若干政府單位、學界和法人之間攪和,而且也有很明顯的世代斷層。

網路並不只是所謂的年輕人,第一代在國際闖蕩的,比較年輕的也55歲上下有了。如果你還認為網路治理與台灣前天過後的「突破」沒有關係,那肯定是眼睛蒙上了狗屎。有了網路也有了治理,那麼整體網路的力量,才能得以發揮,成為社會發展的極大助力。

治理機制健全所能帶來的效應,不只是中央,連地方政府也能有改頭換面,知道如何善用網路的力量。那不是一個剛性的治理,而是一個從下而上,多次實驗成功而且更有效率的方式。

明天早上出席一場難能可貴,由 ‪#‎NCC‬ 舉辦的網路治理論壇。同台另有 IBM, LINE 和法律教育的種子教官,話題是時下最夯但最難談的大數據和隱私。透過這場交流,或許我們可以辨識出更多亟需強化網路治理的基本了解之範疇為何。

簡單來說,在選舉過後,確保這次經驗延續的保險就是網路治理。我沒有講的很玄,但三年後就會像今天妳感受到開放政府的衝擊,是如此重要了。

還記得五年前說的,把「資料還給人民,讓國力直上雲端嗎」?想知道下一步是什麼嗎?就是網路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