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和一位朋友聊,聊到「智慧城市」的奧祕要怎麼看。這主題是一個測試第一世界和第三世界的主要判準之一,所以以台灣各地的城市而言,我們就以目前「討論度」最高的台北市來講好了,談「智慧城市」絕非這三五年的事,但這三五年卻有比較公開的討論。我在聽了對方所知悉的脈絡,就娓娓道來基於公開資訊的個人推敲和觀察。以下就是這些初淺經驗的彙整。

  • 看誰出來講話,在哪講話
  • 看在哪講話的那個地方(例如場合)的背後治理結構,以及這個平台的「上位」和「下位」平台、計畫的治理結構
  • 這治理結構是怎麼形成的,是法規,還是說誰說了就算
  • 看誰到一定的時間點出來發包,看誰最後得標
  • 了解事件的時間順序
  • 有強烈的利益攸關者 (stakeholder) 概念

以上是了解一個治理結構(如政府機關、產業平台、國合平台、商業夥伴關係、上市櫃公司董事會… 等)的基本功夫。因為「智慧城市」議題涉及公共領域,當然也是公共事務的一環。基於一個愛好者的角度多加關心,也不致於踩到不該踩的界線。尤其是在數位領域對於城市治理和生活環境影響更為劇烈的現代,多知道一些也不是什麼壞事。

另外在所謂智慧城市「模式」的部份,這一段我感覺會比較複雜。除非是長期接觸,否則我習慣採用的這條途徑,可能不容易切入:

  • 先有本地都市的整體治理概念後,會有助於了解「智慧城市」發展現況。治理結構的環節如預算、機關位階和員額、行政程序、領域專業分工和、產業生態圈、公會、政府捐贈法人、會展、國際會議、特定雜誌期刊(尤其是公單位發行的)等,但這太難。所以鎖定幾個和所謂「智慧」有關的城市治理切面,例如交通、都發、地政、資訊、研考、民政、警政、衛生等… 會比較快
  • 了解本地都市所引用之境外都市的治理結構會很有幫助,例如聽到有人提出「智慧城市」的阿姆斯特丹「模式」時,就要想到北荷蘭省 (Noord-Holland)、大阿姆斯特丹都會區 (Groot-Amsterdam)、阿姆斯特丹市,阿姆斯特丹市議會 (gemeenteraad),市議員團 (college van burgemeester en wethouders),阿姆斯特丹都會區經濟發展委員會 (AEB),阿姆斯特丹智慧城市 (ASC) 等結構。換句話說,如果有人提到京都、深圳、芝加哥、巴塞隆納等,至少也要有對應的基本認識。這年頭網路很發達,花點時間檢索應該都能摸到敲門磚
  • 以阿姆斯特丹為例,了解 AEB 的歷史和被賦予解決的權力是什麼
  • 以阿姆斯特丹為例,了解 ASC 的成立背景、被賦予要處理的議題,以及合作的夥伴背景,產出計畫的週期和資金來源
  • 再來就是至少要對「資通訊技術 (ICT)」和網路有基本的理解。資通訊是資訊 (information) 和通訊 (communication),網路則是有 Internet 和 WWW,其他很 fancy 的潮詞,我感覺是不太需要去追求
  • 再加上前揭所提及的城市治理切面,好歹抓一個切口培養手感:例如交通、都發、地政、資訊、研考、民政、警政、衛生、觀傳等。有了這些垂直領域的知識儲備後,再行了解各地方政府在強推所謂的「智慧城市」,我相信就比較能容易看出實際上想要做什麼

如果是想搭「智慧城市」的風潮做些事,這個目的跟我上面所說的目的不同,但我相信只要有上面的基本理解架構,多半能很快在三分鐘內聽出台灣媒體所揭載各種關於智慧城市的訊息的背後目的。

如果是想在本地有所突破(例如加入地理設計、金融科技、投融業務等),或祇是想包套後搭國際會議風潮輸出、在國際平台整廠輸出解決方案,還是透過業務體系營銷轉鑰方案 (turnkey solution),那麼還需要更多洞悉智慧城市奧祕的關鍵。不過以上都是台北本位,如果把定錨想這事的城市替代為阿姆斯特丹、杜拜、上海、屏東、桃園、台東來推敲,整個架構我想會不太一樣。

作者: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