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部分監測業務外包中國公司這件事(中)

前情提要:LINE 部分監測業務外包中國公司這件事(上)

日本上週自從某新聞獨家揭露 LINE 部分業務外包中國公司之後,各界討論如「風林火山」一發不可收拾,我隨意搜尋和檢索各大日本媒體和社群網絡,公開的討論訊息不會低於百萬之譜。日本公家單位從內閣官房、厚生勞動省和地方政府,都有些明快的動作。甚至政治人物也在自己能主導的場域公開發言,表示「我有關心」「我覺得應該如何如何」等之情事。這些動作不盡然是直接禁止(或建議)公務人員使用 LINE 的服務,也有不少純「陰謀論」和「極右翼」況味濃厚的發言。但無論如何,各利益相關者都有基於本位的動作,表示此事有討論熱度、有談論必要,也有因應之難度。防衛省立即也表示自己內部並沒有使用 LINE 服務(禁止),但在對外公開的人才招聘和活動揭示等,則是有所採用。

對台灣社會來說,這件事很難談得清楚,但更直覺的是看了新聞就說我們在公務機關把 LINE 禁掉吧。日本有地方議會的議員表示台灣政府早在2014年對行政機關僅禁止在「公務環境」使用 LINE。我依稀記得有這件事,檢索之後發現是前朝政府「通令」行政機關不得在公務環境下載安裝 LINE 和使用。對於 IT 環境整備有經驗的人而言,這意思就是公務機不可以裝 LINE 的桌機版。如果公務人員有配發到公務手機,那這支手機的軟體環境也要受到一定的管理。

不過我們都多少體會過來自公務機關或是政務人員透過個人手機在群組發送奪命連環訊息,要求辦理特定事項的經驗。就連日前鳳梨風波在新聞報導中,我們也看到農委會陳吉仲主委自陳和大立光的管理階層是用 LINE 在溝通購買事宜,而不是透過大立光的官方管道。這件事還是在行政院資安處通令各行政機關不可在公務環境安裝中國軟體服務或是私人的運算單元(如手機)接入公務環境。一位農委會主委在通令後還明著說我用 LINE 跟某上市公司的企業負責人商討洽購鳳梨事宜,這說明了光了解 LINE 在台灣公務體系的使用狀況是何光景,就免不了創造出和自己頒布的各種資訊安全管理政策還要多做解釋留下灰色空間的巨大困窘。更何況去年「觀光國師500人的 LINE 群組」報導的記憶還歷歷在目,可說是某種「官民連攜」還經不起現代數位社會「公私份際」和「資訊安全」等通則辯證檢驗的現在進行式。

LINE 在日本和台灣兩國,對於公部門的吸引力當然非常之大,在地方自治體更是被用在不少情境。此狀況為何發展至如此「嚴峻」到了幾乎連檢討都難以啟齒的地步?這不能說是政府沒有心想「自己來」。但台日地方政府公部門的在資訊統合能力的薄弱,是兩國在21世紀網路普及之後皆有的沈痾。我們要期待政府「帶頭」做出一個國產的 LINE 取代品,不只理論上站不住主角,在實務上也辦不到,在法制的層面可能也是窒礙難行。那麼台灣政府和社會連低吟辯證的熱度都不見杳蹤,就直接導致了解這件事的最大障礙。(it’s a non-issue or we will just wait until the investigation from Japan further clears out)

不過在公務環境要如何確保自己的通訊管道暢通,各種核心變數能夠掌握而不受制於「他人」和跨國市場機制的致命性影響(LINE 台灣辦公室幾百人現在只是某控股公司的子公司的海外辦公室)?這個原則的充分實踐是必要的,但在實踐的路上,需要更大的智慧、紀律、方法和決心。

後記:對了,以後這會不會是傳說中的「數位發展部」所要傷腦筋的大事?

延伸閱讀:

1 thought on “LINE 部分監測業務外包中國公司這件事(中)”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