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本文成於 2009.9.01

本次旅程其實是意外之旅。原本規劃和太座攜手前往,只環九州,踏徹痛快。在安排旅程上,甚至一度想拉小規模,只探景好之地,方便攝影。執是之故,覓得SL230和Majesty 400各一,冀能單搭雙飛,靈活行李之積載組合,快活慢走。不過,老婆雖有獨力環台島,但卻無在國外長騎之經驗。九州踏破,只想泡湯喝酒兼吃美食。這等苦漢之事,最後決定還是交由我來掌舵。況且小孩屆滿兩歲八個月,若夫婦離家十日,托育照顧,也是一筆額外支出。

然而這孽緣之旅,卻因兩事有變。其一為我所任職之公司,這就不方便透露。二者是出發前又遇到八八水災。八月中旬,幾乎每日早上五點才睡,八點各成員再去上各自的班。搞苦自己的是我平常協助的台灣數位文化協會。八月九日,十人網棍,成立緊急網站,協助網民,地方政府以及中央政府串流訊息。由於我等皆有網路業界服務之粗略經驗,知道有效的網站,可以如何與各公私單位相接相串。後來網站(據說)還差點被依照災害防救法徵召,一干人等進駐台南,屏東,高雄縣災害應變中心。連內政部位於北縣新店市的中央應變中心也走了好幾趟。詳情事故,不少媒體早有報導。但此非本文所繫,就不加贅述。

八月十九日正式回復平常作息後,隔兩天我即要單馬出國。好險兩個月前開始調整自己作息和飲食習慣,一為不喝含咖啡因的飲料,二為早睡早起。體重在這兩個月間,從83掉到81,腰線漂亮了些。精神體力,也調整到一定的狀況。雖然日本的道路環境簡單好騎,變數也多可預測。但把自己肉體整備良好,到時後真的會輕鬆很多。好比說我有十成功力,花在騎車上只有兩三分即可因應自如。剩下的七八分呢,可保存下來,體會風之爽朗,日之炎豔,海之湛藍,文化之陰默,以及摩托車旅遊之真諦。

日本南北直線距離,約莫兩千多公里。綜貫走破難度頗低,十八九歲拿到駕照則興沖沖完成者,不論男女,所在多有。這好似台灣環島的成年之旅,到了二十一世紀,距離是生活枷鎖突破的藉口。人們的空間感,則因所居,大相逕庭。騎車繞台,有點夢想,但卻實際,人人可行。日本約莫台灣十倍大,可走可玩之地,自然在距離上就遠了許多。我小時候就常會嗚呼哀嘆,一千就這麼快完走了,還有哪可去兒?島民島民,更該心大胸寬,要往大海大陸走去。或是,狠點學某英國島民,好漢拉車,走渡白令海峽,從阿拉斯加挺進俄羅斯遠東地區。上岸時俄羅斯邊防人員,歪掉大嘴,乾脆上報單位,直接扣押,稱為非法入境。這等不可思議步行跨海的舉措,想必比許多人的夢想更為夢幻。尋思,我只是一般人,還是算了。

日本這四五年來,去了十幾趟,但真正有機會在那騎上比較久的時間,算是去年。駕照問題早有政壇先輩關照,去日本騎車早不是夢,只是怎麼進行而已。規劃時我就在想,十天旅程,可以南北縱斷,從鹿兒島縣佐多岬,一路到北海道宗谷岬拿個,「最北端」的證書,然後南返小樽,坐船到京都北,再回大阪還車。主題則是所謂的,「百名道」。反正相關資訊,買本書來就有。日本這方面的資訊,跟德國的出版業比較,絲毫不遑多讓。我一切都不擔心,只擔心自己跑得這一趟,要的是什麼。我不是一輩子只賭這一趟,而是年年至少出去一趟。於是主題的選擇,就成了某種…「永續經營」的課題。

參考前文:二輪縱斷九州四國3000公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