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54

全球作文比賽

不是在談年初的那件事,也不是在說蔡英文的政策(蘋果的報導)。前面那件事壓縮到四五個月一氣呵成,看似有所突破,實際上是否有突破點,突破點在哪,夏天到了顯得無聲聞問。但畢竟是第一次聯合作文比賽,姑且不論現在除了政院幾個單位還被迫在注意之外,外部大概是興趣缺缺。即便是捧紅了不少聞人,但落實下去,仍舊是回歸原來的機制。

這讓我想到前幾天剛出爐的 SDG 主文,聯合國 UNDESA 的副秘書長也在 Twitter 上公布這訊息

什麼是《永續發展目標SDG?我們看看 UNEP 的中文介紹

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簡稱 SDGs)誕生於2012年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大會(里約+20峰會)。這一概念背後的目的是製定一套普遍適用於所有國家而又考慮到各國不同的國情、能力和發展水平,同時尊重國家政策和優先目標以平衡可持續發展的三大支柱:環境保護、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

SDG 的起草從2012年開始,主文部分於今年底塵埃落定,差不多是整整三年的時間讓會員國好好作文。不過因為聯合國的體系本來就精細且龐大,三年間怎麼準備這個作文比賽,怎麼收斂議題,如何讓議題獲得討論,以及議題最後如何落實在《千禧年發展目標》到期後 (2005~2015) 的新指標 SDG。這件事鐵定不能馬虎,不只快不了,快了也不容易有用

如果有機會參與國際組織(公共、商業聯盟)的事物,你應該就會發現絕大部分的時間真的是在聯合作文。

全球聯合作文之後呢?

我在受邀參與 UN GGIM 的一年當中就有這個感受。回台灣之後,在幾位朋友的介紹之下,跑了幾趟台灣地理資訊中心、經建會、科技會報以及政委的辦公室等。但台灣在地理空間領域本來就有各家傳統「勢力」,而我在 UN GGIM 也只是為期一年的任務分組,負責的就是開始作文比賽前的「大綱」,時間是2011年底到2012年底為止。這樣的輕量參與對於回歸到台灣科技政策的作文比賽,實質上是完全沒有用的。雖然這年頭訊息相對開放,但聽不聽的到,聽不聽的進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關鍵總是不在作文,關鍵在於政策機制的開放性。這「開放」不是為了開放源碼或是開放資料而開放,而是這是解決一些傳統機制前驢技窮後所必須考量的模式。

同時間,新加坡從 #SmartNation 談到 #SmartPort,而我們也看到在談這些事情的人,不只有新加坡人,也包含了形形色色的利益相關者。這兩個詞都很好記,外行人看了透過網路或是在會議進行間幅散出來的訊息,在接下來幾年之間也會持續的不斷湧出。你可以說這是訊息是新加坡嘗試在 SDG 之外領軍主導的區域作文比賽。就兩個詞,非常好記,也非常好溝通。

作文要溝通的是什麼?

回到台灣就以《財訊》邀請四都市長,遑談智慧城市的場合,還是《今周刊》的國際港灣城市研討會為例,在議題設定上缺乏明顯的區域性或普世性,或是議題的設定,要不就是晚於其他區域議題好幾年,要不就是即使鎖定了議題,但談的脈絡卻沒有跟區域和國際的議題接洽、接軌。

我們看看《財訊》的智慧城市和《今周刊》的港灣城市,透過兩場會議,溝通的是什麼?可持續溝通的是什麼?稍具規模一點的媒體有議題研究員功能編制,但對於智慧城市和港灣城市,他們的作文範本是什麼?

在智慧城市的部份,台灣這幾年來各地政府一直把 ICF 捧在手裡。各種會議也會看到 ICF 的關鍵字但捧在手裡,要溝通的到底是什麼?

那麼政院的《智慧台灣》呢?國發會《ide@ Taiwan 2020 創意台灣政策白皮書》呢(編按:這是什麼不倫不類的名稱)?蔡英文的網路、數位和科技政策呢?

看看 SDG,看看 #SmartNation #SmartPort。那個溝通節奏是持續的,那個溝通訊息是簡潔的,那個溝通媒介是開放的

當你的作文要跟國際團隊對接的時候

苦於定位無從、轉型無方、修法反覆(這是正常的),勇於著實突破做為旗手的,也所在多有。GeoThings 持續透過 OGC 和其他機制,進入 UN GGIM 的常會,參加各種討論。這是一個例子。有這樣的角色和切入角度,對於是否能在系統內落實到至少了解人家在做什麼,而不是坐在家裡空喊空想,長期來看是非常有用的。短期的效益鐵定很差,想想看飛日內瓦、紐約一趟,正式發言的時間如果只有九十秒,你要如何評估飛一趟的效益?跟國際聯合作文比賽對接,有什麼好處?

作文潮詞的時代意義

所以我們回頭看看,政策作文產物之下的「開放資料」、「群眾智慧」、「公民參與」,這些關鍵字和 SDG 有什麼可以互相比擬的?公民參與是新的事情嗎?為什麼突然變成新鮮事了?群眾智慧為什麼「群眾」會有「智慧」?智慧是對誰的智慧?這智慧的體現是在什麼層面?開放資料為什麼要開放?會展產業如何善用開放、群眾和參與,擺脫 Computex 的淒涼COSCUP 會議如果是一種新興的展現,那麼和 SDG 的關係是什麼?是否到 SDG 結束之後,才會驚覺原來當初應該要提早幾年,介入 SDG(SDG 只是其中一例)?COSCUP 真的就是獨一無二嗎?若是,它的獨一無二性在作文比賽裡要怎麼寫?若不是,那怎麼作文把它寫的獨一無二?

作文不能只是關鍵字的買賣清單

能提筆的很多,提筆能被看見的也不少。提筆能在蘋果社論上帶風向的,稍微少了一點,而提筆能提到四方響應,那就更少了。四方響應的原因, 通常不必然是提筆者(複數)天縱英明文采過人,而是國際本來就有輿論、有平台、有比較好的作文樣板。搭上了巨人的肩膀,總是比較輕鬆愉快。SDG 花很多時間在談指標,你可以說指標都是沒有用的,成果和產出還比較有意義。但左右開發中國家大型發展的上層架構,SDG 將會比 MDG 扮演更為吃重的角色。而支撐開發中國家大型發展的,多半是已開發國家。這能夠左右的社會資源,可不是隨隨便便的新台幣幾兆而已。如果作文潮詞是要抄的,那到底要怎麼抄才好?

我目前仍然只有看到基於「抄襲」層面的無趣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