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LINE, i-Voting, eTag.

我舉幾個例子。第一個是市府員工使用特定即時通訊軟體以進行公務,很多觀察我已經在這邊陳述過。簡化行政溝通成本、優化政府單位(或是商業機構)的溝通效率,本來就有非常多的方式可以達成,但絕對不是公開甚至是鼓勵局處首長和市府員工強行使用特定即時通訊軟體。

我會說「獵奇」的原因是因為目前解法使用非客製化的消費型商業即時通訊軟體,這本來就不在全球各市政府的主流解法之內。但因為首長在兩年前首度體會到所謂網路「即時」的威力,這股看似雷霆萬鈞的威力也把他送進了市府,於是就愛不釋手,轉性轉不過去。這就好比是某個小朋友第一次搭車離開生長的鄉村,以為能帶他離鄉背井來到大都市(或是到其他地方)的就只有這台車。首長和局處主管對於「網路世界」的認識,我認為不過也只有兩三年光景,而這兩三年光景又只接觸了偏聽之下的網路世界,於是越來越多令人稱奇的舉措就這麼的陸續展開。

第二個例子 “i-Voting” 我認為也是在這樣的獵奇脈絡下產生的。最近市府的傑作來自於市府局處拉政績投票,甚至是年後決定社子島發展的投票,都叫做 “i-Voting”。在我看來這根本是完全把「網路投票」的大眾胃口在一年之內摧毀殆盡,搞到什麼都不像,裡外不是人。

這 i-Voting 和愛沙尼亞有專法規範的電子投票機制(別懷疑,就叫做 i-Voting),差距不知是幾萬里之譜。愛沙尼亞早就有超過十年的實務經驗,根本不是什麼新穎的概念。就算是電子投票,瑞士各州 (Canton,如日內瓦) 也有非常豐富的歷史,連我都曾經在日內瓦聽過負責人的介紹,堂堂的市政府怎麼會沒有研究?但一年多前市長、一級主管(團隊尚未到齊)和研考主管對電子投票實務無所知悉的狀況下,在一年後還必須咬牙強調為了符合「開放政府,全民參與」的理念來推動 i-Voting,我只能說是偏聽之後獵奇不成,導致一意孤行,處處撞壁。研考會主委的離去是很嚴重的問題,而如此弱勢和低調存在的研考會,也成為了這種獵奇心態下的犧牲者。

第三個例子就是使用 eTag 來算流量的話題。先不論交通算流量有多少種作法,但以市長的高度卻強調用單一技術來解決城市交通治理的問題,這根本是自降規格,下指導棋下到秘書的層次。或是說,想要更進一步細緻化了解城市交通的現況,自行蒐集數據當然是一個切入的途徑,但 eTag 是不是在法規、成熟度、財務成本、採購規範、輔助決策效益和政治判斷上能達到市長的期待,這公開表述根本不該這樣講。

交通專業的人本來就會知道目前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採集數據,而沒有交通專業但對交通也能講上一兩句話的民眾,也會以本身的經驗和專業來「回饋」給市政府。這些意見都是可以透過各種方式取得的。台北市人才濟濟,在各種實設和虛設的委員會成員,才俊之秀不少,怎會不知道各種技術在於交通資料蒐集的權宜利弊?

問題明顯又是出在偏聽。

整個問法絕對不應該強調單一技術。技術是拿來解決問題的,但一種技術手段會有適用的情景 (scenario)。如果目的是要滿足某種需求,那採取什麼樣的技術或是更多考量之下所得出的手段。技術本身不是引以為發展的主要目的(例如 eTag)。更何況,技術是需要投資的,技術也是會快速過時的。雖然交通技術導入城市治理的節奏,相較於其他技術領域要慢上很多,但只要把需求定義清楚,技術如何搭配,那是專業幕僚的事。這些在媒體上看似鬥嘴鼓的討論根本是不必要的,只是累死所有人,有的人手累,有的人嘴巴累,有的人則是心累了。

覺得交通是一個很影響廣泛但專業很封閉的領域?這點不少人認同,只要看看各級政府歷年的道安會報是如何光景,就會知道這封閉性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如何解決城市發展的交通問題幾乎是全人類的挑戰,台北市雖然也算是還行的城市,但全世界有類似問題的城市可能不下上千個。藉由強力拉抬單一技術或載具(如自行車)來符合溫減、綠能、現代和友善的願景,提昇大眾運輸的運量,拉抬城市自行車系統 (aka YouBike) 的意象,懂。但請不要偏聽、獵奇,然後一意孤行。

想要提高公共參與?讚。
想要讓道安會報容納更多的專業?好。
想要開放政府直接民意決?談談。
覺得台北市沒有願景?說說看吧。

問題是,偏聽是病,獵奇是偶一為之但不可常自淫的心態,該好好研究的還是要好好研究。否則一意孤行的意志,讓鋼鐵幫的鐵鏽已經掉滿了一地。時間沒有這麼趕,趕了反而是會更晚到達目的地。

閱讀更多:零的願景(編按:如何有系統觀來看交通問題的示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