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TWIGF 2020

幾點心得:

  • 今年能在疫情期間,能舉辦到這樣已是高標。秘書長、秘書處的貢獻,可說是成功的關鍵因素。
  • 通常這種規模的會議不可能吸引外商聯手贊助,但在科技冷戰氛圍之下,反倒促成 AIT、陳耀祥、劉世芳、羅秉成和謝繼茂等蒞臨致詞。科技冷戰是外在助力,但會議本身籌備,顯然在跨過不穩定的承辦結構之後,浮現新的隱憂。明年是否有「科技冷戰」此風可乘,目前不得而知。
  • 在東亞社會,「治理」一向是有權力者才能奢談的古典潮詞。絕大多數僅是各言爾志的治理研討大會,或是年輕學子模擬開會的場域。對已在水深火熱的利益攸關者而言,若非秉持心裡有愛,大概甚難長期持續參與。台灣網路治理論壇有其發展的依賴路徑,在 (a)「開放」的部分有所堅持,但在 (b) 實然政策流程影響的部分,不見進展。而在 (c) 跨域專業交流部分,起了極佳的示範,但在 (d) 會議本身的靈活和吸引度,則是越來越不樂觀。
  • 「數位發展部」顯然是本次關切重點,但可惜的是,承襲良好的「傳統」,雖然現場講者和觀眾都是老手和一流之選,但對於提出影響政策規劃之人,卻是不敢公開「點明」。我們當然可以依法不依人談公共行政、組織改造、監理業務和諸多過去難以解決之事,但此事本就有人有政務官、事務官負責。在台灣談政策發展,尤其不能脫離「政策依據」和「人」等兩回事,否則就是鬼打牆。我在第二天「短講」時刻,根據所談的議題維度,提出幾位應該對此事(案:數位發展部籌備)公開有所說明的人名,包含科技政委郭耀煌(任務為數位發展部規劃)、談判代表鄧振中(如數發部職能控幅牽扯到 RCEP 相關章節)和國發會主委龔明鑫(綜規)等。台下學生不敢不知提人名,情有可緣。但現場諸多網路耆老,有身份,有經驗,有話語權。(否則如何借到中華電信總部大樓頂樓超高級會議室?)諸君應撇除心魔,要多多精準的針對人事物提出建議。你們不提,難道要手無寸鐵的書生提?
  • 應注重世代傳承,台灣傳產早已面臨二代不接手無以為繼的現象級困境。網路一日三變,三年一大變,應注重傳承,該放就放。否則壓抑幼苗成長,最後輸的是台灣網路環境和本就應該有的自己的舞台。耆老應有自我認識,不要成為「永遠領袖」,在歷史洪流享受備受保護的溫存。今年議程內容極度精彩,但來客特別短少。明年若不改,將會落入殭屍之淵。「領導」的結構若是經歷太單一,整個結構就很 vulnerable。這不是網路組織該有的現象。三十年一直都在前線,就是時代的悲劇。有傳有承,互有輝映,榮榮向生,生生不息。

以上,今年僅以路人身份,貢獻一場主持和一場短講以及兩個整天,也邀請了美國智庫的朋友(應該是現場唯一的外國人)還有不在網路此行的某董事朋友。貢獻度當然還不若其他勞苦功高的 MSG 成員,因此由衷感謝秘書處的付出。超高興利用這機會見到很多老友,謝謝。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