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賞現實

週末到了,心情好。

話說某日到標準四百米田徑場晃。
由於前一天才 (200+100)*12趟的間歇跑,
腿力復原不快,
然後鞋子帶的不對,
是一支四百多克的那種越野跑鞋,
上衣也是綿織 T-Shirt,
很熱,很吸水。
但不好意思為了涼爽,
裸誠示人。

四圈之後,
跑道旁出現一看就知道是中學田徑隊的,女孩子。
打量裝扮,應該是五千還是一萬的。
果不其然!
是專跑萬米的。

在下雖然不是中長距離選手,
但好歹在田徑場跑也不下數百次。
怎能萬米領先四圈起跑,
還被追上?

這幼稚的想法,
腦袋浮現,
心理開始攻防模擬。

頭很熱,
鞋子很礙事,
有點麻煩,
事情不妙了起來。

在下跑姿還算能看,
但兩女的跑姿就是中長距離練家子的,
很有效率的那種跑法,
而且黃種人大腿+小腿的比例比較短,
所以雖然姿勢沒有放的很開,
但跑起來很好看。

沒想到這年頭還有人喜歡田徑,
我還以為都去花花的路跑世界。

途中還有一個看起來是跳部的出現,
連低欄欄架都拿出來,
這又更稀有了,
我沒看過幾個好的女子跳部選手,
那個大腿小腿肌肉的比例,
應該不是吃藥吧。

二十四圈的時候被追上,
就是我跑二十四圈的時候,
她們也二十四圈了。

在下本日就是要來 recovery run,
所以樂得讓兩位呼嘯而去,
反正都是熱身。
我看兩位不錯的跑者,
也是熱身的程度在跑。
最後三圈才互相拉開距離約三十米。

收操時遠遠的欣賞人家,
心裡頭接受現實,
欣賞現實。

高標與低標

一間規模頗大的上市公司,數年前以回饋社會之名,推了難得一見的精采計畫。計畫在社會的期許之下,搭上了大浪的風潮。由於發起時規劃的相當紮實,計畫的執行也一版一眼,沒多久就從社會上得到不錯的聲譽,一切看起來都是相當美好。甚至一度還引領風采,被業界人士傳頌,怎麼想報名上個課,都像是考研究所一般的嚴格。

事情在慢慢步上正軌之際,核心和貢獻的成員也越來越多。由於計畫的特性,加之分散、分權的決策模式,已漸漸不敷來自外部要求成長的壓力。由計畫轉化為公司體的推進方向,是唯一的可行途徑。然則在計畫準備走向正規化之途,卻開始顯露了各種台灣企業決策者特有的陋習。這問題不是計畫是否能 scale 的管理問題,而是在公益計畫轉換為私營企業間的利益迴避拿捏衝突,讓我想到了高標還是低標的處理態度。

如果心裡頭存的是作為標竿,希望為台灣培育人才,那麼自然應該採取高標。尤其是計畫初期就以公益為號召,回饋社會為訴求,企業的角色,企業的目的,應該要透明明白。藉由計畫所收授的資源,也應該在白紙黑字的詮釋空間,採取高標的處分態度。利用各種迂迴的處理方式,推遲資源的結算和捐贈,實在很難令人相信,這是具有引領潮流的領導者們所應該展現的特質。

幾位涉其事者,幸也不幸,搭到了成名的特快車。在微小利益的糾結之下,也不見處置的決斷態度。在應捐贈之資源小到仍微不足道的狀態下,尚有此顢遲,可想來日繼受更多資源時,是否仍能秉持初衷,樹立高標,都成了問號?

高標與低標,一葉知秋。

我看新成立的 Big Data 聯盟

今天又有一個聯盟上場 [a],這次是 Big Data 聯盟。好幾位認識的友人在檯面上。一點公開的看法:

如果要解的問題不是供應鏈的某一環節,當然要跨(領)域, 這是常識。若要特別強調「跨域」,積極一點不會只是跨 “domain”,而是跨 “jurisdiction”。

我猜過去 台北市電腦公會 (TCA) 所扶植的聯盟,樣板居多,組成份子多樣性極低,都過於強調產業鏈的上下游合作關係。於是公會自己就切一段被安排好的價值鏈承辦,自然只能吸引嗷嗷待哺的資服業者殷殷期盼,由於本身相當缺乏異質合作的治理和管理能力,所以培養出來的即戰力,也多屬樣板水準。

通常看大問題找解法提高解法的價值(以產品、服務型態呈現),本來就不可能用產業鏈的思維來想,解問題自然要跨領域合作。目前大數據比較精采的課題是跨 jurisdiction,跨 domain 屬於 yesterday。但對於在台北市電腦公會麾下的資服業者而言,跨 domain 可能就是接下來三五年的應接不暇課題,若還要跨 jurisdiction,會有 TCA 自己本身治理能耐不足所造成的天花板。

從產業發展的角度來看,起跑點抓到後面去,一圈就四百,在接力區先落後了20米。

至於風險和安全是另外一個缺少討論的主戰場,這就像引進機車作為主力私人載具的當年一樣,總不可能都講車快車好。量大時,路上不知會有多少的生命犧牲,讓整個社會付出巨大的成本。這在 Bruce Schneier 的新書講的很清楚,我還沒看完,推薦多讀幾次。

[a]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417/494315.htm

龍套、劇本和臨演

網路這齣戲,是舶來品,不少人只聽過,沒真看的詳細。但由於西風東漸,大家舊的看膩了,喜歡嘗點新鮮的,覺得蠻好的,但總不是看的很懂。

戲班的團長想說,那我們找誰來寫一套新劇本,看能不能自己搞,監製一齣膾炙人口的好戲。不然誰要還要看青蛇白蛇?大羅神仙吹雲吐霧,念些網路口訣,肯定更受歡迎!

可是戲班裡的生旦淨丑,花招練老,沒人想接新戲碼。新時代來了,老班主人急了,問問戲班的管事。管事說,不妨探探鄉里口風,問問有沒可以擔任臨演的大角。反正「人生的不圓滿,總要在戲裡求」。新時代人生不圓滿的人,城垛望去,比比皆是。只要有戲,肯定能找到願意演的。

不過要演什麼戲,沒劇本也是不行的。那好,管事見多識廣,提議說我們在縣城貼個公告,鼓勵鄉梓發揮。鄰里街坊,促擁而至,不出兩個月,劇本就成了。團長尋思,好歹我們也曾是赫赫有名的「興正班」,這齣新時代的大戲,怎麼樣也要在端午上檔。不過班裡的老角,說不吃味是騙人的。我等終身奉獻給戲班子,竟然要眼睜睜看著臨演擔任主角,還被劇本要求跳貝殼開扇?!

於是快搭的戲臺,群包的劇本,臨時的演員,滿天的龍套,準備在端午上檔了。

現在問題來了:

1) 如果戲不賣座,是誰的問題?是新時代的問題?

2) 臨演為什麼無法擔任大角?明明都有不錯的潛力。

另,龍套之解,詳見維基百科:龍套演員是由四個人組成一個單位(稱為堂),一般舞台上多用一堂或兩堂,扮演劇中的侍從或兵卒,負責助威吶喊或烘托聲勢,用以表示人馬眾多,是一種以少見多的表演形式。

編按:今天收到一個會議的邀請函,腦袋浮現上面的故事。

施振榮看錯亞投行

報載 [a] 施振榮對於亞投行和台灣未能加入成為創始國會員之一的看法,在明眼人看來實在是錯的離譜:

他重申,「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韓國是大家的敵人,大陸是大家的機會,日本是大家的教訓」。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是韓籍人士,就連世界銀行的行長也是韓裔的金墉。兩位在各自崗位也不是一兩年的事,幾乎各種場合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在國際上早就為南韓帶來不知多少實質的朋友。南韓(不是韓國)怎麼會是大家的敵人?

年輕一點的有韓裔的 Todd Park,是美國開國以來第二任的聯邦 CTO。

以施振榮的高度來說,或是明白一點說好了,如何從失敗的 ADOC [b] 學到一點教訓,如果要讓台灣在亞投行這件事對人類貢獻更多,或許要好好想想:

  • 倡議成立亞投行的 oversight 機制
  • 提倡開放治理與開放資料
  • 善用本地相對自由的言論環境,成就亞投行 oversight mechanism 的建立
  • 讓 IoT 成為基建的一環(好吧這點有爭議)

所謂的 oversight mechanism 可以是:

  • 學者是否真有維運國際化組織和佈署 oversight mechanism 能耐的試金石
  • 政府是否真有意願扮演國際化 oversight 機制重要環節的試金石
  • 讓台灣各種開放治理 (open governance) 和開放資料 (open data) 有個長期的國際試金石

世行在2009年開始提倡開放資料為的就是自身改革,而這股風潮也在2013年陸續吹到了台灣也是會員的亞洲開發銀行 (ADB)。如果施振榮覺得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那在高齡早該交棒之際,除了號召 EXA Summit [c] 和 Wangdao Alliance [d] 之外,應該不要錯過歷史給您的好機會。

脫離狹隘的產業,交手給能人吧。把哲學貢獻在更有意義的價值。

[a] 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41&art_id=834385
[b] http://www.apecdoc.org/site/
[c] http://www.exa-summit.com
[d]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wangdao-alliance

Hacking the “Guanxi” of dot Gov

This is my workshop proposal for http://opendatacon.org in Ottawa, Canada.

Hacking the “Guanxi” of dot Gov – How to link invisible stakeholders, build sustained momentum, lift whole new generation of interested parties, and other tales from the denizens.

Summary

Taiwan is unofficially recognized as one of Asia’s hotbeds of open government data. Since 2009, Taiwan’s open government scene has ebbed and flowed as various parties made vital contributions to its growth and development. In 2014, the accumulated efforts of Taiwan’s open government advocates broke into the mainstream, playing a valuable role in protest movements, and took Taiwan’s democratic process by surprise when it became a critical part of last year’s elections.

The future of open data for Taiwan is huge, but not without conflict. Despite a newfound interest in open data from all sectors, and a dedicated community of open-government advocates that are able to create recognizable social and political impact, the economic and business potential for open data in Taiwan has not come to fruition.

This session will be the first walkthrough on how Taiwan has created its vibrant open data scene. Taiwan’s open data scene has been cultivated through a formidable social network of government agencies (colloquially known as “guanxi” in Taiwan), which has simultaneously set the tone and agenda of open data development from the inside-out. In addition, a genuine interest has blossomed among the public through hacking of open data portals, which has pushed massive community engagement, leading to Taiwan’s fast-evolving open data ecosystem.

We will share critical contributions and lessons learned from Taiwan’s open-data/open-government advocacy/entrepreneurial groups, including YSTaiwan, Open Data Taiwan, OK Taiwan, Code for Tomorrow, and most recently, g0v.

We are calling for a fundamental shift. A new mechanism to exchange information between regional stakeholders is needed in order to tackle civic issues that emerge from East Asia’s fast-urbanizing cities, and also engages with a new generation of young people that feels lost to an archaic model of governance, and are now devising their own government initiatives through open 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