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GF 2014 徵求工作坊提案

話說 #APrIGF 亞太網路治理論壇的2014年年會,開始徵求工作坊提案。在我比較認真重回網路後,也連續去發表了兩次,今年是第三年。台灣的朋友請不要害羞,至少可以方便的透過網路,了解在國際上「網路」還有什麼更為開拓的面向。這些面向都是值得在台灣長期努力的。

- 網路治理的原則與進程
- 深化協作和多利益相關者模式
#ICANN 與 #IANA 的全球化
- 網路治理的區域差異和觀點
- 亞太地區的跨域議題
- 自我管理和網路犯罪
- 島嶼國度網路發展的問題
- 多語支援體系
- 網路近用:行動和最後一哩
- 偏鄉的網路近用:第一哩
- 網路在災難救援和管理的角色
- 全球局度網路服務的消費者保護
- 法務觀點:和解和最佳案例的分享
- 亞太地區的網路商務
- 虛擬貨物和虛擬貨幣
- 支撐 IPv6 發展的政策
- 網路和社會經濟發展

等妳喔。

網路透過社會運動改變亞太的想像(太陽花)

所謂佔領國會(或是太陽花)的網路世代運動,對於亞太各國的影響是?一些思考:

  • 香港的軟體開發者基數相對不足,中國因素已經深入社會,缺乏讓網路發酵的網路溫床。對香港的影響很多朋友談過,但對香港網路動員的影響是什麼,或許可以再多一點研究。
  • 泰國的網路普及率不若台灣高,社會動員的形態跟台灣差異頗大。實質壓力點的產生,不在(也不是)透過網路,但網路動員的運用也很普及,但若要說到協作型態的動員,還有一大段距離。
  • 日本有強大的地域建構和發展脈絡,可以好好吸收類神經式的決策和動員模型的能量。直白來說就是有很多地方 (local regions) 可以去。台灣在地域脈絡的層面上,幾乎完全沒有涵水層。網路大潮一來,就直衝直接漫到中央政府。
  • 柬埔寨、印尼、緬甸等都有國際的外援系統,可以支援被擠出去的尖端網路世代。到處都找得到還算不錯的監督政府的工作(你沒聽錯,是工作),媒體(各種形態)和非營利組織(透明、人權、環境等)都有。台灣這些比較完整的外援體系,早都撤的差不多了,還在的跟網路的勾連也比較有限。網路的訊息濃度和動員頻率高了,自然就會長出很異質的生態,例如社交媒體的優養化(Facebook 和 LINE 使用者佔人口比例)對決上傳統媒體的優養化(有幾台24小時的新聞台),衝突點就從「面」,擴展的整個世代(媒體和決策模式)之爭。這個兩個優養生態都不好移植,甚至不太可能移植到其他地方。但什麼是可以移植的,可以好好開始運作。有些外援體系渴望在東南亞國家培養類似台灣這樣的優養生態,因為這種生態是可以培養出有利於他們勢力介入的種子,但由於這些外援體系和台灣離的太遠,摸不到脈絡,也找不到人。
  • 台灣有些比較有經驗的,把本地的網路動員力量找了個出口發出去,比如說,鄉民測試就被擠到矽谷的新創公司的服務(如 hackpad, meteor),新創垂直型媒體擠到臉書(臉書是境外勢力,無誤),還有什麼是擠出去的,也可以多觀察。擠的出去,就是台灣網路發展的新疆界,都會帶有台灣的味道,哪一天還變成整個台灣網路治理 (internet governance) 的新疆界,成就新型態的網路發展(或商業發展),很有機會,但要趕快。
  • 台灣這種獨一無二的發展現況,如救災般的網路動員,是一種孤立情勢下的美(這是 ICANN CEO 下意識在這個專訪想講的) 。其他亞洲國家很難長得出來,當然有人會有綺麗的想像,例如日本記者福島香織的報導,不過我建議訂閱她的 twitter @kaori0516kaori 比較一手。我覺得能具體造成改變的部分,目前要從詮釋下手。根據我在莫拉克的經驗(後來因為這個案例,我花了時間飛到歐美自行發表,也受邀到某個計畫擔任顧問)。當然你找台灣無論是什麼單位,大概拿不到什麼補助就是了,所以請有志學界的人,趕快多寫一些小論文,儘快把這些經驗切一個分段,落下篇幅。我大概知道哪些地方可以投而且被刊登的機率很高,是不是學界承認的期刊不是重點,重點是提供觀點,而且在網路發展的過程中,能夠如何實質影響亞洲社會發展的點。有興趣的朋友請跟我聯絡。我當時在跟 EJC (European Journalism Center) 分享一些經驗時,他們說為什麼這些台灣的經驗沒有好好發表。我那時的前後幾年都太忙,沒時間寫,但有時間講。寫還是要有專人來處理。甚至 “Ten parallels between the telegraph and the Internet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這種角度也會很棒,台灣算是這個區域第一個透過網路在動員和政治意義層次上,有如此高度的例子。
  • 直接在政治上位的區域整合和網絡,台灣有些早已加入,但沒有扮演什麼重要的角色,所以這些位子後面的整掛資源鏈,有沒有網路的角色,根本就不重要(我們有幾位朋友在推動亞洲各地的開放資料發展,很有這種感受)。透過世銀、亞洲開發銀行和部分長期在亞洲經營的援助發展 (aid and development) 體系,台灣的民間有些影響力,但網路沒扮演什麼角色,所以也不用想太多。至於網路能扮演比較積極角色影響亞洲社會的,有相對久遠的 ICANN,以及最近美國 NTIA 和 IANA 的事情。這是一個好的時間點,我可能會去今年在印度的 APrIGF 分享(自我揭露:我在 MSG 委員會,有時間就可以加入)。至於網創或電商部分,相對有點遠,跟本次運動比較無關,也沒什麼著力點。
  • 至於民主和自由體制的維護等,談的聞人太多,我沒有什麼新看法。
  • 雙邊貿易談判的部份要如何揭露,可能可以從台灣這一次在網路上所揭露的作法,各國的民間可以學到不少。畢竟在這些國家談 TPP 或是其他多邊協議,也是家常便飯。

一杯花茶,先快寫這些。

週末快想 Civic Technology

以下為近日從社交媒體轉過來的雜絮。

 


 

下週一晚上和日本 #civictech [1] 友人開第一次的聯絡會議。感覺台灣跟日本最大的差異,就是有沒有「地方」的感受。Code for X 在日本有十幾個單位,很均勻的分佈在各地,人數也不多,但花了很多時間和地方的利益相關者溝通。在首都東京,#civictech 反而沒有什麼角色。回看台灣,卻是全部都集中在台北市。我們可以看這一個五分鐘的短片,看起來跟台灣很像,但其實差異很大 [2]。不是說誰好好壞,是說差異很大。台灣的年輕世代被擠到沒機會了,就只好全部往雲端走。整個地方都沒人。所以在雲端上就如大風一般,狂嘯捲起,大褪消逝。留下的很多,但也要花很多時間建立。

這次主要交流的大概有:

1. Code for Japan 社團法人,業界和地方熱心人士主導,關西為主
2. Code for Kanazawa 業界主導,地方政府支持,北陸為主

對方來邀,希望分享台灣的現況,所以我也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下班能做好事固然好已,能上班也做這事,我感覺才是最難的突破點。所以我還是會運用下班晚餐時間,跟他們多交流。

[1] http://cft.io/categories/civic-gov-technology
[2] http://sc-smn.jst.go.jp/playprg/index/7030

 


 

最近台權會有一系列的不錯文章,我不是每件事立場都跟台權會一樣,但覺得有他們還真的很重要。托福,文章內最後列出 Code for Tomorrow,篇幅差不多約一百字(沒細看)。我想說一字至少值新加坡幣一塊,所以就直接 PayPal 捐了新台幣2000元(結果發現 PayPal 機制沒串好…)。

很單純,想謝謝人家,就捐錢吧(雖然微不足道)。為勞工創造更好的工作環境,監督的力量也才能更為落實。

 


 

路邊等人,在車上想了一下,看看跟透過大資料來採集分析跟我的直覺差了多少。穿透了幾層,有幾層還沒有,從篇幅、報導角度、撰稿人背景等可以看出一些脈絡。

  • 台島媒體

↑↑↑↑↑↑↑↑↑↑↑↑↑↑↑↑↑↑↑↑↑↑↑↑↑↑↑↑↑
==== 媒體訊息的天險分隔線 ====
↓↓↓↓↓↓↓↓↓↓↓↓↓↓↓↓↓↓↓↓↓↓↓↓↓↓↓↓↓

  • 港媒(網路)- day 2 (March 19)
  • 全球一般新聞紙,派駐東亞的記者,個人 twitter – day 3 (March 20)
  • 全球一般新聞紙,東(北、南)亞分社 – day 4 (March 21)
  • 日媒(網路、紙本、電視) – day 4 (March 21)
  • 歐媒(網路、電子)- day 5 (March 22)
  • 亞洲政治人物,個人 twitter(日本居多) – day 7 (March 24)
  • 全球電子媒體,亞洲頻道新聞節目 – day 7 (March 24)
  • 全球一般新聞紙,本社(電子) – day 9 (March 26)
  • 全球電子媒體,一般新聞節目 – day 10 (March 27)
  • 全球特殊新聞媒體,外交評論 – day 11 (March 28)

 


 

我剛才看了一下,發現 Code for Tomorrow 的 capacity 其實蠻夠的。有聚焦,有主題,光在農曆過年之後的週末就有:

  • 2/22 (Sat) Open Data Day 2014 (40 ppl) 型態 hackathon
  • 3/08 (Sat) 資料科學計畫團訓班2 (40 ppl) 型態 training program
  • 3/15 (Sat) 資料科學計畫團訓班2 (40 ppl) 型態 training program
  • 3/22 (Sat) PIXNET Hackathon (80 ppl) 型態 hackathon
  • 3/29 (Sat) 資料科學計畫團訓班2 (50 ppl) 型態 training program

 



http://codefortomorrow.org/city

敏捷型組織的力量(相對於傳統非營利組織來說),值得一起繼續培育。這股溫潤的力量,相當重要。:)

世銀累積了幾十個國家的經驗,推了五年之後,終於走到這一步。我們也算貢獻了一部分吧。很多關鍵的問題,想認真把這事當成是工作的朋友們,建議看看。

“Nobody cares about open data. And they shouldn’t. What people care about are jobs, clean air, safety and security, education, health, and the like. And for open data to be relevant and meaningful, it must contribute to what people care about and need.”

https://blogs.worldbank.org/opendata/time-right-open-data-fund

或是台灣各界在搞開放資料時,最不願意正面談論的部份,其實就是 close 掉整個 loop 的那一段。雖然異常艱難,但在如今困頓的時機,更是重要。

“In some ways, commercial success is one of the most tangible ways of measuring the impact of open data initiatives; commercial success can also help create the right sort of feedback loop that encourages governments to further open data and improve the associated policy environment. “

當政府看不起穿 T-Shirt 的人們

一口涼茶談:

http://radar.oreilly.com/2014/03/code-red_-they-have-no-use-for-someone-who-looks-and-dresses-like-me.html

*1. Digital leaders need a voice in policy.*

前提是要有閒有力有錢,需要的是持續的機制和組織化的作為。若能創造工作,更好。之前的經驗:大部分所謂的社群不是碰「政策」的,政策有許多單位在處理,要能碰的到政策的上中下遊,除非你有閒有名,認識到對的人,才有機會。我在 http://blog.schee.info 針對開放資料的部份,寫了不知道有多少篇的文章,大多跟政策有關。這些政策的思考沒辦法直接發揮用處,要接軌。怎麼接很麻煩的,等著要剝削你的單位很多的。

*2. User-centric design is essential.*

不言自明,所以才有 SmartGov Conference 的想法。

https://c4t.hackpad.com/SmartGov-Conference-0dTOBobeOCh

*3. Hiring technical, design, and project management talent into government is too difficult.*

張善政沒有團隊。

*4. Government must learn how to appoint a person to lead an effort, and give that person the actual authority he or she needs to get the job done.*

再更上位的沒有接觸經驗,就不談了。張善政沒有團隊,目前在科技部和怎麼和行政院科技會報分工,應該也是問題不少。有無實權,也不知道。

*5. Government must stop using “waterfall” methodologies of project management, which assume that planners can anticipate everything in advance, and replace them with the agile style of development that has taken over in the cloud era.*

#opencontracting 才是關鍵,ODM, OEM 或是 EMS 打造政府網站,都沒辦法在最後一哩(針對政府來說)解決這個問題。政府是需要幫助的。幫助不是說就是去做標案,監督、透明化、提供解決方案、正式合作、夥伴關係,都是。

企業資料如何開放?

我記得2012年在 Echelon 2012 新加坡演講這個題目,會後被馬來西亞的聽眾問到要如何進行。多虧有來自 Code for Tomorrow 四面八方的朋友(我從頭到尾就是負責上台致詞)。這一次和 PIXNET 的合作,讓此事慢慢在台灣成真。

GOPR9740

更多詳情可看報導稿的全文:Code for Tomorrow 在本次活動的共同執行團隊表示,透過開放合作的精神,促成本次企業開放資料的黑客松。所有的參與者淋漓盡致表現,展現台灣網路的蓬勃能量。這是社會創新最好的機會,Code for Tomorrow 也會持續和國內外單位,推動各種新興形態的夥伴關係。

數協、零時政府,以及不斷突破的第三

數位文化協會零時政府很不一樣,又很一樣。林林總總前後十多年的發展,是很有趣的借鏡。

一個有的是媒體和組織的精細 hacking 的能力,能直接在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hack” 到中央和各地的災害應變中心,傳為美談。幾年後的今天,當各地的政府還在探索什麼是 crowdsourcing government data 的時候,例如本次馬航 MH370 班機和群包衛星影像辨識,找出可能失事地點,但在2009年的時候,其實莫拉克的例子,已經完美的詮釋了技術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有效的穿透,就是 scale up 的模式。後來幾個驚人的計畫,例如胖卡、Punch Party、泛科學,以及各式商業化的作為,算是當初所累積能量的突破路徑。

另外一個在技術 hacking 精熟強悍,敏捷無雙,能直接快速反應局勢,打造新生湧現的服務,虛實來回串接。遠在2000年的初期,已經有協作的默契。直到2014年的今日,亞洲各地還在談什麼是開放政府、開放資料的時候,零時政府作了一個只有在台灣才長得出來的美好示範,證明技術才是重點,才是 scale out 的關鍵。目前的幾個驚人計畫,例如萌典、沃草、Hackfoldr 等,也是能量的出路,成形的關鍵。

突破的最新疆界在哪,我們還不知道。兩邊的核心發起,擁有的 talent 完全不一樣,雖然突破的心境可能類似,但信仰的價值在操作型定義,更是大相逕庭。不過這些台灣社會都很需要。這都是新媒體,都是四十歲以下,都是台灣的希望。怎麼走出那條大規模突破的風貌,讓整個世代翻起,都還在嘗試。或許不斷突破之間,能看到那不斷突破的第三,是台灣網路最美的風景。

最難突破的不是這些,還有其他。機會越來越濃厚。

#CongressOccupied 閒語

關鍵的訊息生命線資源可如何累積,一步步拓展:

  1. 社交媒體洗一輪之後,建立外國媒體和記者派駐亞太各國、歐陸以及全球性新聞組織的 twitter 帳號清單
  2. 各國大使(館)派駐在亞太地區的 twitter 帳號清單
  3. 全球性新聞組織在亞洲通訊分社的 twitter 帳號清單
  4. 建立外國在台人士的 twitter 帳號清單

內部透過高強度的飽和推播,雖可加大訊息流動的速度和幅度,但要能長期持續打破天險,維持到正常國際聯繫水位,需要儘快著手。內部飽和之後就是效益非常有限,往外溢出去的部分可以設計一番。綁在 twitter 至少三五年內,比綁在其他平台好上百倍。不要太花時間自己打造,接人家的可能比較好。

==== 分隔線 ====

[談話] 如果政府管理模式不進化… 在這快速的世界沒有展現它的效力,他們會遭受挑戰。

@icann_president 氣度就是不一樣,這也為什麼新時代的治理方式更為重要。透過 Fadi 和吳國維、劉靜怡的對談,也更加說明了為什麼 Internet Governance 可以給現代政府不知道多少的啟示。

我連續兩年去了聯合國亞太地區的網路治理會議 (APrIGF),第一次受邀在東京座談,第二次直接和國際友人在首爾籌劃了一個工作坊,也加入了籌備委員會。今年希望可以把 SmartGov 會議 以及 Code for Tomorrow 的經驗,進一步透過國際平台,來回串接。

在快速的崩解和拆解中,需要更快速的建立。讓自己有小孩子的眼光,很美的。

==== 分隔線 ====

n 年前好像有提到這些東西和整個行動媒體的各種流程,現在看起來重要性不言自喻。移動式衛星寬頻中繼終端、旋翼採訪直播、備頻分流路由。電力也另外有好的解決方案。不是打了關機就跑,根本是可以邊跑邊做事。媒體的創新,應該有很多機會。

我是在說 #SXSW,四千多個團在街頭,一個主場館周邊裡面有幾萬個人在活動,消費行動媒體這回事,然後同時間方圓幾公里之內,還有另外十幾個場館,以及十幾萬人會在街上晃這樣。

#congressoccupied #igf #ican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