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的民主化

洪士灝老師的反應挺典型,他講的事也是資訊本位在台灣切到社會領域發展時會遇到的障礙之一。幾種通案型的限制(都是外在條件):

1) 技術官僚(如科技部):將技術發展脫離於社會發展脈絡,所以出國開會也是普遍看不懂歐洲在做什麼,或看的懂但不相信本地可搞,或是相信可搞但沒有團隊,或是相信可搞但自己能決的層次太低。

2) 經濟官僚(如經濟部):技術轉化為價值捕獲的路徑太有限,轉化為實現社會價值發展的捕獲手法幾乎是零。例如本地火熱的「智慧城市」,就是捉襟見肘從資訊本位只能切入利基小菜,撿拾城市發展秣碎的最好例子。

在我接觸和一些歐洲學者的接觸經驗裡,在技術發展扣緊社會發展路線,能提供的洞見和價值都相當多元。因此學者在學研方向、學術團隊和技術智權的出路,都有人願意接引。但在台灣則因為上述兩點的斷開處置,讓技術發展總是很難走到社會,彰顯引領社會發展的價值?

類似感嘆在 Vicki Chiu 上任文化部次長的最後一篇「檄文」也講的很清楚,有價值有理想再加上執行就會有不錯的市場(英國),這在歐盟的一些國家,尤其是在 “democratizing technologies” 也是漸漸成立的。技術的民主本身,就是整個新興世代的好生意。

至於自由時報那邊報導,我在當晚有提到 FCC 的直播網址,如果有進一步想了解的朋友或許應該試著從 Twtter 上找 ‪#‎NetNeutrality‬ 的各種遊說脈絡。

在 UN 體系談 “data” 的部份,目前我看台灣有談的都稀稀落落,不只互不認識,對 UN 在這方面推進的具體想法也不是很清楚,有些在臉書上寫,有些在社論上發,有些則是報紙投書,但都是晚了兩三年才嗅到此事(或是願意公開談論)。這部份應該也要有一些場合讓這些事獲得更快的擴散才是。

舊空總與台北市東區門戶計畫

關於舊空總

年前曾經在一場會議上被徵詢對於台北仁愛路空總那塊空間的想法,但因為這些相關會議通常是到最後一課才知道 agenda 是什麼,或是其他的出席者是誰,所以常不知該講什麼。在會前簡單想了一下。我的發言如下:

1) 對於政府如何協助民間一點都沒有興趣,但反過來如何協助政府比較有趣

2) 那塊場域的特性或許可以加強三維空間(包含上方和地底下)的運用,而不是僅僅平面的建物本身

3) 場域可作為整體環境深度、細緻和完全數值化的實驗場域,相對封閉廣大的空間可導入各種在一般市街因人車交織流風險而無法發展的新型態測繪技術

4) 這些數值化的資料應盡量開放,成為新的實驗場域,就是第四維的智慧城市空間

相關新聞

http://news.ner.gov.tw/index.php?act=culnews&code=view&ids=173807

關於台北市東區門戶計畫

看到台北市「東區門戶計畫」的發出的圖 [a] [b] 還停留在這等水平時,其實很令人驚嚇。在公關圖面的處理上,全世界可能有不少規模大於或小於台北的城市做比這次都發局的記者會還好。比較一下:

另外就是林欽榮桌子上放的三維模型 [c] 也很稍微有點「老派」。整個計畫的溝通時程壓縮的這麼急促,我感覺不是好事,這應該不是什麼三五年的小計畫。

[a] http://udn.com/news/story/6655/727608
[b]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226/471306.htm
[c]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226/564793/

推動電子商務的網路法律和法規:案例研究和經驗教訓

連續三天,號稱是貿易界業內今年最重要的會議之一,很多棘手甚至是不知如何切入的跨境電子商務問題,都將在本次會議獲得初步的討論。我上次在一月底行政院的訓練場合強烈暗示並且提過一次,至於是否要關注那就是看貴國造化了。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比較一下這和 NDC 以及經濟部商業司那邊的差異是什麼 [a] [b] [c]。不要每次調調調調到以上位之姿逕行下位之事,不只弱了下游單位,也弱了自己。

Continue reading →

政府網站轉換三兩事

近日出席一場本來不該出席的場合,主要是很多東西都是基本功,找我們幾位可能是局勢所逼之不得不為之。對於政府計畫網站(內容型)在交接轉換之餘的相關建議如下,全部發言時間大致七分鐘,目標物是一個很小很小的網站:

  • 以前的「權威」來自「樣子」,現在的權威可以來自於內容的「正確性」,但在樣子上可以有多點符合現代的方式呈現。
  • 可多考慮建立數位原生的績效指標,這績效指標應該衍生於使用者行為數據的量測。這些指標和數據的長期累積,應對於現在和未來的承包、執行和委託單位都會有幫助。幫助多少是另外一回事,但至少要有一些很基本的原生指標。
  • 指標應符合計畫的核心目標,例如計畫的目的是「媒合」,那麼應該多在標書的階段允許採用不同量測手法和指標的彈性,以利承包單位善用相關工具和手法而達到其目的。
  • .gov.tw 有不少相關規範,但介於灰色地帶委託由民間單位執行的計畫型網站(如非 .gov.tw 結尾者),在結案時是否也要給予彈性,委託單位應該要整體考量。若此規範放給業務單位自行其事,那就真的會自行其是了。
  • 政府網站有其無法取代的價值,勿因追求新潮而忘了自己的利基和應該扮演的角色。那條線要怎麼切一開始就切清楚,如此一來被諮詢者,無論男女老少新手熟手,也會知道該說多少。
  • 不少政府計畫網站的訪客不必然是本國籍的訪客,只要多在一些環節用心,自然能在營運、服務和內容部分得到比較好的突破和成效。
  • 政府計畫型網站我猜每年需要更新或轉換著,全台不低於一千個,應該有個管道讓第一線長期實務所發展出的 “guildeline” 能夠得到討論、發展、發揮,甚至是進入規範建議的地步,否則十幾年前我在一些場合所聽到的問題,到了2015年仍然有相當程度的政府機構缺乏非常基本層面的認知。這十多年來浪費的成本可是我所不敢想像的。
  • 怎麼開規格書才是關鍵,有興趣可以參考 Code for America 的模式。
  • 好的網址就是最好的識別和資源,應該在所有計畫和延續性計畫長期的投資這些識別。子網域不是只有 www 可用,可多想和多看非本地的網站。
  • Data-driven 先不用想太多,之前的 content 能更 recycle, reuse 和 repositioning 就是萬幸。

以上。

英國 GDS 摔大跤

春節在政府數位服務圈子裡流傳最廣的文章之一。近兩年來大受歡迎且為全球盛讚的英國 GDS 團隊遭致第一次重大的公開挫敗(可能是2015年大選要到了被 Register 教訓?)[a]。簡述幾個文章所描述的問題:

  1. GDS 團隊蜚聲海內,善於數位公關。
  2. GDS 的總監在受訪時表示,部分計畫的規模和影響遠比想像大上很多 。
  3. 缺乏使用者是誰的意識:具體例子如2014年4月開始至今的轉移計畫,計畫目標是英國簽證和移民服務網站(隸屬 UKVI),更重要的使用者包含如商業機構和簽證代辦機構,而不是 GDS 預設想當然爾的單一申請者。或是 HMRC (HM Revenue & Customs) 等涉及大量使用者進行關鍵稅務查詢和申報的部份。。
  4. 低估數位服務變動(網站只是數位服務其中一環)和文化轉移所需要的時間。
  5. 因為 GDS 而能為政府數位預算省下多少支出的說法(主要是來自於數位服務自助化而節省聘用的人力支出),在實際執行各種計畫之後遭致 National Audit Office 兩次公開表示不同意。
  6. 缺乏對第一線使用者(公務人員)的訓練投資(編按:數位服務有服務鏈,不是蓋房子)。
  7. 去年12月執行的300個網站轉移「大霹靂計畫」遇到各種反彈和挫折,而後遺症陸續發酵。

幾篇有趣的留言:

  • 留言:為什麼在政府安裝 Google Analytics 是一件可以辯論的事。
  • 留言:在政府網站溝通規範尚未進入最終版前,合作的政府網站每週要針對內容以直白英文 (plain English) 修改一次,這是敏捷 (agile) 的表現?
  • 留言:GDS 打過交道,他們不是笨蛋,但他們已經累積到一定的人數。

整篇文章和回應相當精采,推薦一讀。在網路和數位當道的門風之下,GDS 正被盛讚為新一代的典範,不過就如同2009年上線的 data.gov 之後也是眾人學習的目標,但歷經了n次的調整和團隊變動之後,各地才驚覺原來不是只有一種作法。而號稱開放的資料目錄 (data catalog) 也似乎不是重點。台灣各界在開始追逐 GDS 時,或許看看另外一面的說法,也不失為摩拳擦掌的開工之禮 [b]。

[a] http://www.theregister.co.uk/2015/02/18/the_inside_story_of_govuk
[b] http://news.rti.org.tw/news/detail/?recordId=169204

網路大神的新年煩惱

新年一早就被點名看網路大神的困擾。一點意見交流,以下的情境都是在台灣。

數量不等於質量:被徵詢演講的數量不等於可轉化為經營的事業,這中間的差異不可以里道計,但若以個人慈善角度出發願意多把個人身分證字號給不同單位則是無妨。

指名度不等於締結度:直白來說,「指名」的意思就是信箱會收到很多的演講邀請,「締結」的部份就是實際的案子是誰拿走的。演講會有承辦單位,承辦單位無論是機關內還是公務人員訓練體系還是委託機關外承辦,絕大多數不是演講者本身執行。於是這就會衍生下面的疑問。

價值創造不等於捕獲價值:例如擔任講師提供演講服務是一種價值的創造,這價值所滿足的項目如:

  • (a) 充實個人職涯網絡
  • (b) 充填機關訓練時數
  • (c) 機關所提出的名單符合檯面上政策的方向(編按:這位講師有聽過,或是被點名過)

至於在:

  • (d) 協助排除機關內部發展障礙
  • (e) 決定演講和訓練能走進什麼決策和實務執行的階段,或是在
  • (f) 新年度整體訓練計畫的策略擬定、範圍框訂和績效指標等

從 (d) 以降都有長期服務的配合單位知所如何在大神出沒的年代進退,知道該把大神放在什麼地方。簡單來說,熟悉如何捕獲價值的機關和單位(產、學、研)知道自己要什麼,而創造價值的大神可能有不少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於是就有了下面這個疑問。

瑞士小刀還是大刀:大神最忌諱什麼都能,但實際讓人害怕或覺得有戰鬥力的,輕如一團勁旅配裝萬能瑞士小刀(還有其他裝備),或是肩扛單一用途的大刀隊。

至於如何透過演講除了創造價值,還能捕獲價值,並且讓更多人能創造價值的人捕獲價值,這就是另外一件事。

FCC CIO 訪台之三兩事

這幾年來最棒的經驗就是從老外口中知道台灣政府的困境,比從自己政府知道還快還完整,尤其在 twitter 和 linkedin 的兩個平台上,建議有興趣的朋友可多轉移自己的社交時間到兩個管道。

FCC 的 CIO David Bray 日前低調訪台,談到台灣作為一個與美國交好的實驗場域,會有什麼困難 [a]。例如:

  • IoT 和 IoE 讓一般使用者承受更為巨大的風險
  • 目前資安作法通常以人為緩衝中介,但在 IoT/IoE 可能無法無此處置
  • TCP/IP 上面的各種微小問題在 IoT/IoE 更會被放大、凸顯和暴露

所以在台灣和美國合作的實驗場域作為面,需要建立的是模式。而 David 在台灣所看到的實驗構面有:

  • 疾管局派(相繼於美國 CDC)
  • 法務部派(相較於美國的… 很多網路安全單位),台灣是原爆點,又會帶衰被香港繞過來的炸到(以下略三千字)

其實這套思維可以聊更多,例如澎湃的 civic tech 生態如何捕獲價值 [b] [c],由誰捕獲,食物鏈或價值鏈是什麼,如何避免因為快速捕獲價值而造成生態資源枯竭等,這些都是2015年的精采議題。台灣的物連網應該聊這些上游端的模式才對,模式對了,下面就自動就位了。

至於政院的那版智慧白皮書應該沒提到這層次,但這是部會每天所面臨到的問題。相較於府院,部會還是比較懂自己想走的方向是什麼。

[a] https://www.linkedin.com/pulse/taiwan-internet-everything-david-bray
[b] http://blog.schee.info/2014/12/03/civic-technology-made-in-taipei/
[c] http://blog.schee.info/2014/12/31/growth-strategy-demographic-dividend-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