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城市的開放資料策略

很高興兩任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柯文哲君等,對於「開放」的嘗試和著述,隨著時間而有所成熟進展。但我看了柯文哲的白皮書之後,還是再提出比較適合台灣現況的幾言:

  1. 首要之務是強化地方政府資訊和業務單位的法規素養,提供內外部法扶資源,輔助其法規徵詢業務。不要小看法規 (code) 的威力,這可是比程式碼 (code) 還強大,還更能影響一個人的。
  2. 資料擁有者通常是業務單位,不是資訊單位。用資訊單位本位來思考的路徑,在台灣這三年半來(從2011年9月的台北市政府起算)的事實證明,不只事半功倍,除了插旗之外,多半是徒勞無功。
  3. 資料的開放要先從如何解決地方政府內部問題開始探討,這些都是每天會發生的例行問題,不只避無可避,任何聰明的人遇到這些問題,也只能綁手綁腳,按表操課。政府資料開放的最大價值在於重新檢視政府治理 (governance) 的現況,只要能更為快速有效的了解現況,那麼累積的資料,透過不等的步驟開放之後,自然完全不用擔心開放資料此事是否有價值。
  4. 資料的開放不是一次性的,是延續性的。有些特性更類似貨幣的發行,而不是把「我有什麼給你看」,或是「讓你更好用」這樣。例如(一)什麼是「政府」資訊(二)其法定地位(三)其之為交易媒介(四)自由流通的特性(五)拿貨幣來為惡為善都不是貨幣的錯(六)什麼的公開資訊才能稱之為「開放資料」等。
  5. 公共政策需考量符合「公共」、「公眾」等最大利益,例如:如何提供無差別之資料開放近用管道,避免因密集知識經濟造成二次數位落差,成就新的數位壟斷。勿單純將一方遊說之言聚呼為是公共政策。而剛透過網路摸索公共政策的人,也要有自己立場的自覺。
  6. 花點時間回來好好談「策略」和發展的「機制」,而不是應用。策略準了,發展才有效,機制建立了,第一步才算踏出。好的機制能讓解決方案更容易浮現檯面,好的利益相關者溝通模式機制,能讓資料的開放不只是寫程式,或是只落在廣義的技術層面上應該怎麼做。好的策略和更為包容 (inclusive) 的機制,能讓不同的「步驟」在地方政府顯得更有意義,更有執行的天然助力。
  7. 多關注各國地方政府的資料開放作為,這年頭管道不勝枚舉,信手都是。許多本地相關討論、作為甚至是付梓的白皮書,嚴重缺乏地域和城市視感。號稱發展到亞洲最蓬勃的生態,資料開放不會只有中央視角。中央認識的各國中央政府當然是多到不知有多少,但地方政府和其他不同國家的地方政府,很需要協助。但積極的地方政府(如五都)在這個年代,除了 credit 之外,可能會越來越不需要中央政府。中央對國際各個城市的發展理解,事實上是很零碎薄弱的。
  8. 避免在任何文書和溝通用「加值」一語,用了這個詞表示你在想這事,不是偷懶,就是沒有實務經驗。語詞的貧乏代表了思想和實務經驗的貧乏。

快述如上。

芬蘭 Information Society Code

芬蘭的 FICORA(類次台灣的 NCC)進行多年的資訊社會法規調適計畫 “Information Society Code” 在11月07日得到國會通過之後,終於要在2015年初付諸實行。在 ICANN49 新加坡年會時,他們也提到他們如何整併8項關係法案共450段章節到350段章節的經驗。8項關係法案涉及:電信、寬頻、通訊、頻譜分配、市場規範、多利益相關者以及網域名稱等。法規調適的目的在於提高因應數位匯流,提高國家總體的數位競爭力(聽起來很熟悉的說法?)。

相信芬蘭的基礎盤又要更上一層樓。

有興趣的人可以參酌其架構和內容

開放資料在台發展五年的變與不變

開放資料在台灣的發展,看似熱鬧,實則緩步。風潮驟起,連台北市候選人柯文哲也時尚跟風,提出讓城市透過資料開放,促成政府開放和城市發展的說法。一個模糊不清的概念,如何在五年之內落實到訊息的孤島。這個大時代所提供的翻轉契機,亟需更多觀察。但五年倏忽即過,變的是哪些,不變的又是什麼?變動的容易感測,所以先讓我們很快的看看哪些事是沒有變的。

Continue reading

開放發展的經驗初探:以 DSP 模式為例

早幾年在談開放發展模式的時候,由於缺乏本地經驗,因此儘管說來的案例不少(專書),但總有隔靴搔癢的感受。但很幸運的是,台灣在這兩三年間的發展,也孕育出了開放發展的沃土。如何落地推動,是相當有趣的課題。我簡單分為四個面向,請不吝參考。

  1. 國際發展
  2. 公民科技和本地社會發展
  3. 社會企業之發展
  4. 產業型態之提昇

Continue reading

關於架構和趨勢

今天在做一份簡報時,特別在簡報內強調怎麼談這件事的「架構」。簡報的場合是一場今年底的隆重會議,但談的主題特別棘手。我單方面從網路得到的訊息是:各說各話很久了。所以我試著用稍微不同的角度,帶出各方人馬沒想到過的預設立場,屆此建議聽眾要怎麼在會議上談一件事,也應該要有好的架構。

有好的架構,那麼這場會議的價值就會自動歸位,在整串的事情發展上扮演起應有的角色。

要規劃一件涉及多方利益相關者 (multistakholder) 的麻煩事,例如城市發展、園區再造等,也必然要先處理怎麼搞清楚如何「處理這件事情」的架構。沒有基本的「價值」架構,卻急於尋求發展的方向,到頭來不只勞民傷財,也失卻時機而不自知。

可惜買菜式的求快求加速卻相當興盛。上舞台的都是演員,但卻沒想到一場好的舞台劇,不是單單找幾個明星演員輪番上陣,就是舞台劇了。

另外一種則是用完全不合時宜的架構來實現浮現 (emerging) 的趨勢。

中興新村是個很好的悲劇。我們且看下一個三年的這個地方會發展成什麼樣子。如果規劃和執行的仍然是同一批單位,同一類型的人們,那麼在屢戰屢敗建樹稀微之下,人又不能快速替換,這時最應該在前期花更多時間的事情就是:成事的架構。

DSP 智庫驅動

恭喜 DSP 智庫驅動Code for Tomorrow 結業。

精采網站 http://dsp.im/

教育訓練課程:資料科學團訓課程、管理專班、技能專班、產業專班、企業內部培訓課程以及短期工作坊。

資料應用活動:資料駭客松 (data hackathons)、資料競賽 (data challenges) 以及資料聚會 (data meetups)。

企業諮詢顧問服務:企業資料成熟度診斷、資料思考導入、資料策略規劃與資料分析。

社會服務:DSP 校友資料志工團、政府與非營利組織資料培力計畫、公共議題資料駭客松以及支持各地區 DSP 資料科學社群發展。

‪#‎data4socialgood‬ ‪#‎civictech‬ ‪#‎startup‬ ‪#‎open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