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 The Next Decade

每次坐長程班機就想找本書來看,這本的閱讀心得如下。

1. 下個十年會發生什麼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麼講你是怎麼看的,以及為什麼會這麼講的背後邏輯。

2. 作者是 Stratfor 的老闆 George Friedman,在某個領域頗有名氣。

3. 整本繞著如何維護美國地緣利益的角度來談,但美國的利益是「帝國」的利益還是「共和國」的利益,這部份就饒舌的談了兩個章節。口吻傾向對話,文體頗適合成為休閒讀物。

4. 我倒是覺得他談地緣政治實體的角度,蠻適合拿來看跨國企業的地緣發展、人力佈署和資源投射。例如2015年網路時代的大型網路公司在切入一個地域時,越來越會受到地緣政治和地區規範的影響。純拿美國角度來想自己要走的路線,忘卻地緣限制,直接置換地緣發展的策略,可能困死的機率會很高。但拿美國角度後面的邏輯來看自己要怎麼發展,卻搞不好派的上用場,也可以更清楚看到可能的布局如何對自己的產業更有利。

5. 至於書裡面講了什麼趨勢,我還是認為不怎麼重要。除非你代表的是美國力量的投射(例如 AIT, AmCham),你被賦予反想自己走進國務院時要講些什麼話。或是突然發現 AIT 怎麼如此明顯積極了起來。不然書裡提的那些趨勢,只有東亞的部份能酌情參考。

此書連結 – http://www.amazon.com/The-Next-Decade-Republic-Changing/dp/0307476391

再看 Gogoro

Gogoro 是一家私人公司,其實沒有很想談他們的產品。雖然台灣的機車生態「看起來」是特例(源自於生活經驗),但其實不是。從台灣的角度來擬定區域和全球的定價策略,通常會顧此失彼。撇開之前說的 “designing a total new transportation story” 的角度不談,我簡單提供一點不同的角度,用二輪本位來切入(當然可以用其他本位,如可攜能源和移動、電信、甚至是汽車、安全、監理等),端午節順便來動動頭腦。

Continue reading →

Computex 的淒涼

這篇設公開。

整整超過三年前某個場合在台北市電腦公會,約了總幹事。當然台北市電腦公會是有著神聖一般地位的公會,豐功偉業素來也是業界人人知曉。我等幾位新走拜訪之餘,雖早知狀況如何,但心上無所畏懼,於是就給他們提了一個具體方案。

當時聽起來可能是天方夜譚,但三年後看來,搞不好若當時付諸執行,就是拯救今年悲悽 ‪#‎Computex‬ 的強心劑之一。2013年搞小是第一屆,2014年擴大辦理,到了2015年的現在,搭著早可預期的大勢,就成為了奠定人才、智才、老中青整體氣氛活絡的錨點。連美國助理國務卿 Charles Rivkin 來台都有暗盤任務,關鍵都講出來了,辦場 hackathon 的意義,絕對是超越單純資通訊的。

當時說,Computex 要活起來,就辦個 software + hardware + service 的 hackathon 吧。直接在場中設擂台,設地點,攤位看誰來出,但鼓勵廠商進來,鼓勵網路新一波的人進來。解決真問題,問題以城市本身為框架、以生活作為場域、以智慧社會為基礎、以人才高密度跨流為目標。解決真實資通訊和城市交融發展的問題,一週內就可以台北市展現、實現、證明,而且講的出來。摸的到、聽的到,搞不好還可以感受到奮鬥的眼淚。

那時是2013年初期,台灣有 hackathon 經驗的,不出幾百人,仍然是非常小眾的玩意。時至今日雖然仍是小眾,但在政府機關活動菜單的地位,已是不可同日而語。連北市府、台開、資拓、各大校園各種計畫、非營利組織等異質伏流都能辦的起來,熱絡程度在三年後的今日看來,早就不是問題。

但這些都是萌發中的,雖民力真誠滿點,但不若 Computex 有著指標的30年意義和回憶。其他地方能辦的起來 hackathon,當然是很好,但能串起產業老中青三代的(超越台灣疆界),我看只有 Computex 此場域有這個能耐,有這使命。

當然,Computex 不是台北市電腦公會說了算,還有公婆和主管單位不知凡幾。當時的會議記錄和會談應該早點公開。數年前我所負責的產品之一也在團隊的全員努力下,曾拿下 Computex Best Award。和我一樣在經驗值橫跨 Computex 和 Internet 的朋友們,看到三十年的河東河西,明明機會早有的,想必都會唏噓不已。

這讓我想到曾經和一位朋友聊到,他聞多識廣,直言說,這些人被訓練的像是二維的螞蟻,汲汲茫茫,勤奮不已。多幾隻鳥來了從上面看下去,就不難看出出路了。不過,時代給你的 timing,可不是看的來就搭的到的。

關於【網路智慧新台灣政策白皮書】

關於【網路智慧新台灣政策白皮書】,算是台灣最大的作文比賽。有幾個環節是通篇缺乏的:

1) 現況分析:從已知社會和網路所面臨的重要問題和挑戰回推,而非從許願清單 (wish list) 拉拔和推敲目前的資源配置。

2) 風險分析:任何政策都有風險,而且數位或數據相關的風潮,不會只有正面影響,也會有負面的影響。政府對於數位政策缺乏風險評估的習慣,這是很偏廢的。

有幾個其他的問題:

3) 期待管理:白皮書包山包海,大而不當,雜而無神,「瑜不掩瑕」。若未來 under deliver 會有很大的期待管理問題。

4) 層次混淆:這部份以「智慧生活」分組章節和討論狀況最為嚴峻。白皮書、綠皮書、公共諮詢、上游策略、下游應用、問題和資源盤點,傻傻分不清。甚至有些國際通用的基本定義(如 open definition)也是到了三年之後才正式被正視。這種時間差是不可思議的,造成各種溝通的無效化的社會成本也是非常可怕的。

5) 發展目標和願景:有兩個方向,一個從 MDG 系列下手,但這當時沒好好趕到,SDG 或許可以及早近距離研究、因應或繼承。另外一個是從 last mile 或是採用 “backward” 的方式推回來想。如此一來這麼多的許願清單,才有辦法在多變的數位時代,解析出清楚層次和具體方向的可能性。

6) 關於社群:社群是一種機制,不是指特定團體(們)。社群的英文就是社區 (community),所以政府跨部會之間當然也可以有社群。社群是突破(或緩和)現有身分認同、法規架構和利益考量牽制之下,所造成面臨新興議題無法以既有組織架構而推動的一種有效機制。社群的概念並不新穎,在政府之內積極鼓勵自然社群生起,或許能更強化自身的橫向溝通於連結,有效抵免人亡政息的計畫失敗後座力和政策延續的阻斷力。

7) 關於 UN-GGIM:智慧災防部分,UN-GGIM 的各種訊息多半有中文,這個計畫之目的並非加值,而是專注於解決各種地理資訊治理的一個國合機制,是從當時 UNDESA 再分出來的計畫。白皮書對於這種計畫的介紹,應該要有正確的篇幅,不然就不要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