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網路智慧新台灣政策白皮書】

關於【網路智慧新台灣政策白皮書】,算是台灣最大的作文比賽。有幾個環節是通篇缺乏的:

1) 現況分析:從已知社會和網路所面臨的重要問題和挑戰回推,而非從許願清單 (wish list) 拉拔和推敲目前的資源配置。

2) 風險分析:任何政策都有風險,而且數位或數據相關的風潮,不會只有正面影響,也會有負面的影響。政府對於數位政策缺乏風險評估的習慣,這是很偏廢的。

有幾個其他的問題:

3) 期待管理:白皮書包山包海,大而不當,雜而無神,「瑜不掩瑕」。若未來 under deliver 會有很大的期待管理問題。

4) 層次混淆:這部份以「智慧生活」分組章節和討論狀況最為嚴峻。白皮書、綠皮書、公共諮詢、上游策略、下游應用、問題和資源盤點,傻傻分不清。甚至有些國際通用的基本定義(如 open definition)也是到了三年之後才正式被正視。這種時間差是不可思議的,造成各種溝通的無效化的社會成本也是非常可怕的。

5) 發展目標和願景:有兩個方向,一個從 MDG 系列下手,但這當時沒好好趕到,SDG 或許可以及早近距離研究、因應或繼承。另外一個是從 last mile 或是採用 “backward” 的方式推回來想。如此一來這麼多的許願清單,才有辦法在多變的數位時代,解析出清楚層次和具體方向的可能性。

6) 關於社群:社群是一種機制,不是指特定團體(們)。社群的英文就是社區 (community),所以政府跨部會之間當然也可以有社群。社群是突破(或緩和)現有身分認同、法規架構和利益考量牽制之下,所造成面臨新興議題無法以既有組織架構而推動的一種有效機制。社群的概念並不新穎,在政府之內積極鼓勵自然社群生起,或許能更強化自身的橫向溝通於連結,有效抵免人亡政息的計畫失敗後座力和政策延續的阻斷力。

7) 關於 UN-GGIM:智慧災防部分,UN-GGIM 的各種訊息多半有中文,這個計畫之目的並非加值,而是專注於解決各種地理資訊治理的一個國合機制,是從當時 UNDESA 再分出來的計畫。白皮書對於這種計畫的介紹,應該要有正確的篇幅,不然就不要寫。

欣賞現實

週末到了,心情好。

話說某日到標準四百米田徑場晃。
由於前一天才 (200+100)*12趟的間歇跑,
腿力復原不快,
然後鞋子帶的不對,
是一支四百多克的那種越野跑鞋,
上衣也是綿織 T-Shirt,
很熱,很吸水。
但不好意思為了涼爽,
裸誠示人。

四圈之後,
跑道旁出現一看就知道是中學田徑隊的,女孩子。
打量裝扮,應該是五千還是一萬的。
果不其然!
是專跑萬米的。

在下雖然不是中長距離選手,
但好歹在田徑場跑也不下數百次。
怎能萬米領先四圈起跑,
還被追上?

這幼稚的想法,
腦袋浮現,
心理開始攻防模擬。

頭很熱,
鞋子很礙事,
有點麻煩,
事情不妙了起來。

在下跑姿還算能看,
但兩女的跑姿就是中長距離練家子的,
很有效率的那種跑法,
而且黃種人大腿+小腿的比例比較短,
所以雖然姿勢沒有放的很開,
但跑起來很好看。

沒想到這年頭還有人喜歡田徑,
我還以為都去花花的路跑世界。

途中還有一個看起來是跳部的出現,
連低欄欄架都拿出來,
這又更稀有了,
我沒看過幾個好的女子跳部選手,
那個大腿小腿肌肉的比例,
應該不是吃藥吧。

二十四圈的時候被追上,
就是我跑二十四圈的時候,
她們也二十四圈了。

在下本日就是要來 recovery run,
所以樂得讓兩位呼嘯而去,
反正都是熱身。
我看兩位不錯的跑者,
也是熱身的程度在跑。
最後三圈才互相拉開距離約三十米。

收操時遠遠的欣賞人家,
心裡頭接受現實,
欣賞現實。

高標與低標

一間規模頗大的上市公司,數年前以回饋社會之名,推了難得一見的精采計畫。計畫在社會的期許之下,搭上了大浪的風潮。由於發起時規劃的相當紮實,計畫的執行也一版一眼,沒多久就從社會上得到不錯的聲譽,一切看起來都是相當美好。甚至一度還引領風采,被業界人士傳頌,怎麼想報名上個課,都像是考研究所一般的嚴格。

事情在慢慢步上正軌之際,核心和貢獻的成員也越來越多。由於計畫的特性,加之分散、分權的決策模式,已漸漸不敷來自外部要求成長的壓力。由計畫轉化為公司體的推進方向,是唯一的可行途徑。然則在計畫準備走向正規化之途,卻開始顯露了各種台灣企業決策者特有的陋習。這問題不是計畫是否能 scale 的管理問題,而是在公益計畫轉換為私營企業間的利益迴避拿捏衝突,讓我想到了高標還是低標的處理態度。

如果心裡頭存的是作為標竿,希望為台灣培育人才,那麼自然應該採取高標。尤其是計畫初期就以公益為號召,回饋社會為訴求,企業的角色,企業的目的,應該要透明明白。藉由計畫所收授的資源,也應該在白紙黑字的詮釋空間,採取高標的處分態度。利用各種迂迴的處理方式,推遲資源的結算和捐贈,實在很難令人相信,這是具有引領潮流的領導者們所應該展現的特質。

幾位涉其事者,幸也不幸,搭到了成名的特快車。在微小利益的糾結之下,也不見處置的決斷態度。在應捐贈之資源小到仍微不足道的狀態下,尚有此顢遲,可想來日繼受更多資源時,是否仍能秉持初衷,樹立高標,都成了問號?

高標與低標,一葉知秋。

我看新成立的 Big Data 聯盟

今天又有一個聯盟上場 [a],這次是 Big Data 聯盟。好幾位認識的友人在檯面上。一點公開的看法:

如果要解的問題不是供應鏈的某一環節,當然要跨(領)域, 這是常識。若要特別強調「跨域」,積極一點不會只是跨 “domain”,而是跨 “jurisdiction”。

我猜過去 台北市電腦公會 (TCA) 所扶植的聯盟,樣板居多,組成份子多樣性極低,都過於強調產業鏈的上下游合作關係。於是公會自己就切一段被安排好的價值鏈承辦,自然只能吸引嗷嗷待哺的資服業者殷殷期盼,由於本身相當缺乏異質合作的治理和管理能力,所以培養出來的即戰力,也多屬樣板水準。

通常看大問題找解法提高解法的價值(以產品、服務型態呈現),本來就不可能用產業鏈的思維來想,解問題自然要跨領域合作。目前大數據比較精采的課題是跨 jurisdiction,跨 domain 屬於 yesterday。但對於在台北市電腦公會麾下的資服業者而言,跨 domain 可能就是接下來三五年的應接不暇課題,若還要跨 jurisdiction,會有 TCA 自己本身治理能耐不足所造成的天花板。

從產業發展的角度來看,起跑點抓到後面去,一圈就四百,在接力區先落後了20米。

至於風險和安全是另外一個缺少討論的主戰場,這就像引進機車作為主力私人載具的當年一樣,總不可能都講車快車好。量大時,路上不知會有多少的生命犧牲,讓整個社會付出巨大的成本。這在 Bruce Schneier 的新書講的很清楚,我還沒看完,推薦多讀幾次。

[a]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50417/494315.htm

龍套、劇本和臨演

網路這齣戲,是舶來品,不少人只聽過,沒真看的詳細。但由於西風東漸,大家舊的看膩了,喜歡嘗點新鮮的,覺得蠻好的,但總不是看的很懂。

戲班的團長想說,那我們找誰來寫一套新劇本,看能不能自己搞,監製一齣膾炙人口的好戲。不然誰要還要看青蛇白蛇?大羅神仙吹雲吐霧,念些網路口訣,肯定更受歡迎!

可是戲班裡的生旦淨丑,花招練老,沒人想接新戲碼。新時代來了,老班主人急了,問問戲班的管事。管事說,不妨探探鄉里口風,問問有沒可以擔任臨演的大角。反正「人生的不圓滿,總要在戲裡求」。新時代人生不圓滿的人,城垛望去,比比皆是。只要有戲,肯定能找到願意演的。

不過要演什麼戲,沒劇本也是不行的。那好,管事見多識廣,提議說我們在縣城貼個公告,鼓勵鄉梓發揮。鄰里街坊,促擁而至,不出兩個月,劇本就成了。團長尋思,好歹我們也曾是赫赫有名的「興正班」,這齣新時代的大戲,怎麼樣也要在端午上檔。不過班裡的老角,說不吃味是騙人的。我等終身奉獻給戲班子,竟然要眼睜睜看著臨演擔任主角,還被劇本要求跳貝殼開扇?!

於是快搭的戲臺,群包的劇本,臨時的演員,滿天的龍套,準備在端午上檔了。

現在問題來了:

1) 如果戲不賣座,是誰的問題?是新時代的問題?

2) 臨演為什麼無法擔任大角?明明都有不錯的潛力。

另,龍套之解,詳見維基百科:龍套演員是由四個人組成一個單位(稱為堂),一般舞台上多用一堂或兩堂,扮演劇中的侍從或兵卒,負責助威吶喊或烘托聲勢,用以表示人馬眾多,是一種以少見多的表演形式。

編按:今天收到一個會議的邀請函,腦袋浮現上面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