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發展與人才的培育

參加了台灣天下雜誌所舉辦的「永續城市對話鋒會」活動,幾點感想:

  • 智慧城市的比賽再多參加可能意義不大,這幾年各縣市政府都練出了發掘容易得獎的比賽。在資訊流動快速的年代,這些智慧城市大獎的的規模和目的是很容易查證的。學習如何交流的意義可能還比較重要。
  • Tubingen 是大學城,規模小,或許多鼓勵台灣在地理和社會經濟條件上適合的城市多發展這種路線,搞不好比六都什麼新潮的趨勢都想沾個光,更能看出對台灣城市發展的好處。
  • 台北市政的中高階人才缺口可能會越來越嚴重,與其分 sector 成立 PPP 公司(地下管線、都更… 等),倒不如好好的想想怎麼建立一些機制把這人才的缺口建立起來。這些人才的培育對各種 sector 都有幫助的,例如電子治理、地理設計 ‪#‎geodesign‬、城市外交人才、自由軟體和管理人才。
  • 上面所提到的人才培育機制以常態機構為佳,跨縣市共同培養也沒什麼不好。台中所面臨的問題不一定比台北單純,而桃園所面臨的航空城問題也是很特殊的。這些困難的城市發展情境不會只有台灣遇到,若能把整層的人力常態培養,其他區域也是會受惠的。

簡短觀察如上。

寫在臺英開放資料交流合作高峰會議之前

針對活動的一點見解:

  • 帶隊主官 technology track 出身,意思就是只看上台灣技術和技術交流
  • 成員多為學研背景,這反應出 ODI 成員性質,也反應台灣接頭者多為學研和非常需要政府推一把的研究者和業者
  • 來台拓展業務的業者聊備一格,顯示 .uk 還不到把 .tw 當成區域 node 來看
  • ODI Seoul, ODI 在日本與 Osaka 都有合作,不若 .tw 生猛,但模式清楚,模糊帳少很多
  • BTCO 對這種業務生疏(尤其是突然冒出來的 ODI, ODA),還抓不到自己除了 @ukintaiwan 在區域有什麼例行業務的槓桿角色,這角色 ODI 也幫不上忙
  • technology capacity 要怎麼 capitalize 還有待觀察,目前說的故事都不好
  • 分散的力量都被整好到架構裡了,暫時可能不會有 surprise 出現,意思就是缺乏井噴成長的動能(不一定是商業發展類的)

病急亂投醫

最近有個備受爭議的人事案在台北市發生,我的看法,以及解法的建議:

1. 55到60歲的政務官的人際網絡和訊息連結,和網路是完全脫勾的。或是比較精確的來說,頂多是將原有的人際網絡關係,複製到即時通訊軟體或是社群服務。

2. 55歲以上的政務官,或是年齡更高已經不在崗位上的前政務官,了解網路的訊息來源,若不是子女,不然就是來自多半對網路一知半解的傳統媒體。最好的狀況是因緣際會有個在旁邊待比較久一點的「年輕人」。時間不用長,半年到一年,整個 mindset 就會被牽走。這有時候是好事,有時候是壞事。

3. 大勢所趨,大勢所逼,被壓著要儘快因應網路浪潮、思維和產業,所以耳朵會軟,這也很正常,再強的人聽到完全沒待過的新世界,都會軟。

4. 55歲以上的政務官並不知道如何透過網路做一些簡單的 due diligence。

解法:

a. 對55歲以上的民選首長、政務官、或是退下崗位的政務官來說(民意代表也一樣),通常第一時間聽到的「網路專家」會有半數屬於網路藝人。藝人沒有什麼不好,但要知道是藝人就好。

b. 多花點時間做 due diligence,否則最後會很麻煩的。

東亞都市化、智慧化與工作機會

東南亞有個絕對跑不了的趨勢,就是都市化 (urbanization),這邊有非常詳細的數據和累積十年的研究,對於任何一個想切入「智慧城市」的業者,我都建議應該至少看個一兩段的文章。這跟你的「智慧服務」或「智慧商品」販售沒有直接關係,但整個整個因為都市化所創造出的市場是存在的。根據世行的長期研究報告,2000年到2010年間,東亞地區有將近兩億人遷入都市。兩億人的人口是台灣的9倍,廣東省的2倍,日本的1.5倍。有8個城市的人口超過千萬,123個城市介於100萬到1000萬之間,另外有738個中小型城市,則是介於10萬到100萬的人口。

這些人口大規模的移動所產生問題和機會,從移民生存的角度、城市治理的角度,或是套句最近熱門的話題:創業(我偏向使用「實業」)的角度,都是不可忽視的大勢。

Continue reading →

為什麼 join.gov.tw 無關緊要,從很小的地方就看出端倪

幾點看法提供參考。

  1. 為什麼是 “join”?這大概是一開始想用「參與」兩字但卻發現若以 “participate” 作為網址不好記憶。但 “join” 的意思並非參與,說是「加入」可能更為貼切。多數訪客的第一印象想必是看到 “join.gov.tw” 就會想起「加入」政府。網站的原意應該不是招聘政府雇員。
  2. 為什麼是 openup?目前鍵入 http://join.gov.tw/ 會自動轉入 http://join.gov.tw/openup/。Open up 的意思沒有前後文對照實在很難理解,因此這個平台到底要做什麼,作為溝通元素之一的網址部分,已經失去了兩分。
  3. 本平台什麼叫做「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參與」是原則,不是目的。政府或是公共服務平台開宗明義標榜「參與」的通常最後會淪落為蚊子館。請願就是請願,專談開放政府政策就是開放,專談公共資訊政策的資訊平台就是資訊平台,政策的公眾諮詢就是公眾諮詢。如果只是白皮書的公眾諮詢那就講清楚:對外的訊息溝通、內容呈現的溝通、架構和功能的溝通,都要盡可能趨近讓白皮書能夠更為包容、完善和聚焦。
  4. 為什麼又叫做「TALK眾開講」?強調「眾」能「開講」的目的是什麼?這目的如何和原來的目標吻合?這是 call-in 節目的網路版,還是請願平台、政策公眾諮詢平台、或是白皮書的意見回饋和討論平台?
  5. 為什麼又有機關回應?為什麼機關回應之下又有小編串場?這到底是新聞媒體平台還是社群討論平台?
  6. 趕在農曆過年前上線,中間冷了兩週,等於是虛擲資源。
  7. 討論、揪團、投票、回應?這是把平台當成是 campaign 來操作嗎?
  8. 更麻煩的是,資通安全會報層級的政策也這樣操作,依附在 join.gov.tw 之下。
  9. 拼裝(或說混搭)不打緊,重要的是任何微小的溝通訊息都會顯現出拼裝的狀態。我認為稍微認真且時間寶貴的人們,應該不會有時間搭拼裝車。

簡而言之,先不論白皮書本身的內容與否以及已經有多少單位涉入,join.gov.tw 基本上是無關緊要的平台。

TWNIC 的年度會議

‪#‎TWNIC‬ 最近每年辦的會議都還蠻「經典」的。前幾天某外籍公務人員問我說,覺得台灣在這塊的發展最大的障礙是什麼。我不經思索脫口講出的關鍵字是「治理 (governance)」。我開玩笑說,若不知道「網路治理」是什麼,可能被人家壓在下游,還會很高興的「煮石頭湯」高談趨勢,圍眾取暖。

但網路治理的挑戰不只是跨境,也是跨年齡的。前著陸續有阿里、小米、獵豹等跨境搶人搶心,後者我們也可以看到新一代的人上了檯面,但資源的分配仍然是杯水車薪。這些因為各種網路現象湧現(網路金融、開放政府、群眾募資、巨量資料、IoT)所帶來的挑戰只會更為龐大。一場選舉過後,才打醒了本地對網路治理無知的窘態。最新的「拯救」脈絡請詳 www.ey.gov.tw或是 www.ndc.gov.tw(看英文稿比較有用),而最新的一場衝突,就是全球化的慈濟對上也相當全球化的網路。

30億的終端人口,號稱在2020年代後會存在的500億個終端。東亞南亞各地因為快速都市化所面臨「網路人口紅利」成長的壓力,各方毫不留情踐踏互相的領地,天天都在發生。台灣位於交鋒交潮的起始點之一,在今年度「新世代的台灣網路發展契機與挑戰」會議上竟然沒有人提起。指導的通傳會和交通部應該有些責任。

給日本神戶市府的小建議

今天日本神戶市市府一行六人慕名(產官學研)而來考察開放資料,給了他們一些建議。這是近一年多來日本地方政府第二次慕名(台灣的名)而來整團出動。不過我的閒聊建議沒有新意,只是地方政府一開始總是會犯同樣的錯誤。這些建議都是以市府角度來看:

  • 從需求下手,而不是從技術下手
  • 需求面包含政府內部和外部,以及非本城市或本國但需要這個城市的人
  • 同樣規模城市所面臨的問題多半類似,本地能想到的解法不一定是最省力解,一些外來的刺激是很需要的
  • 啟動的金額不用大,但利益相關者是誰,大家需要什麼,前面先好好花點時間,後面會很省力,不可能假裝沒有錢(或實質經濟誘因)這件事的存在
  • 台灣的中央、各級都市、公司、非營利組織和社群各有自己的模式,有其先天條件,無法直接移植生態到神戶

明天他們會拜訪新北市這個台灣最大的地方自治體,祝福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