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發展趨勢研習營

時間過於倉促,先以此版本視人,其他諸國部分,再行補遺。

簡報末推薦的幾本書簡易介紹。

1. Responsive City

芝加哥、波士頓、紐約等地方城市如何辨識傳統治理困局,善用網路思維,找出實踐路線的實務經驗,全部都是一手資料。無論你想採取 Code for America, OKFN,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還是 Impact investing 路線,這裡有全部的經驗

2. Finland as A Knowledge Economy 2.0

真正完整了解芬蘭如何長期保持資通訊優勢的最佳書籍(還是免費的)。從中央、地方、產業、創新、國際合作、地域槓桿、政策組織改造、公私營夥伴的嘗試、赫爾辛基、資訊和行動社會等,看了你就完全不用看國內所有的媒體,或是說,層次感會很清楚

3. The Innovator’s Hypothesis

執行時如何運用機敏的機制(如加入經濟和財務因素的 hackathon)來實際實驗商模或是各種模式能否在市場存活的商模測驗模式。幾百頁講一個基本的作法,非常多的例子,相當詳細

4. Net Smart

60歲的人怎麼 net smart,作者本身 Howard Rheingold 就是這方面的翹楚。當年他的 “smart mobs” 一書可是經典。文體暢快,好讀輕盈。

5. The New ICT Ecosystem

舊的資通訊(台灣就以台北市電腦公會為代表)生態和新的資通訊生態有什麼不同,哪裡不同,這些資通訊發展成熟的老國大國小國又在什麼路線上匍匐前進,網路因素在新的資通訊生態扮演什麼角色,這本把舊邊界跟新的邊界勾勒出清楚的輪廓

6. Networks and States

「網路」概念如何和「國家」概念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什麼國際平台以及有誰和誰在「交戰」。地方因素怎麼浮現到國際舞台,國際網路因素怎麼衝擊地方治理,從頭到尾介紹1990年代之後完整 p19 頁所提到絕大多數議題 。不好嚼,要花點時間。

7. 台北新政評論

之前對台北市新政的一些看法。

8. Traversing Digital Babel

遠在 open data 風行之前,例如美國、英國、澳洲、丹麥、荷蘭、芬蘭、以色列是怎麼做的。真正的經驗、真正的數字、很多的失敗和很多的數字,例如澳洲 PSMA 機構和台灣的國土地理資訊,仲裁機制、誘因設計、財務誘因設計等,這本書寫的太清楚了。可以看看善辯的以色列人怎麼看這些政府體系資料交換的問題

《殘酷的4G》讀後感

此書有幾點相當有趣:

1. ITRI 體系總是用技術人出發去玩國際規格,例如 IEEE 和沾一點邊的 ITU, 最後發現原來除了後盾之外,是否有市場觀才是決定能否在標準技術局勝的關鍵。

2. 難得有專書講 IEEE 參與經驗,畢竟 IEEE 和 IETF, ICANN 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前者太巨大龐雜,要有所影響不得不長期運作。IETF 和 ICANN 可能空間還多些,機會多、管道多、遊戲規則也較為透明。

3. 國際情勢不可被動蹲在家裡就以為不會被影響,或是做在辦公室內就能把吃上一點標準的剩飯。

4. 難得另有專書談 WiMAX 失敗經驗,但有些國際角力尺度的成份在內,而不是光談政策賭錯一把之環節。

5. 法人高階主管無能因應世界大勢,中階主管過於樂觀,壓著讓前線聲音傳不回來,屢屢導致判斷錯誤,在今年的智慧城市熱潮,不知是否會重蹈覆轍。

6. 國際標準機構的參與跟社群參與大相逕庭,社群參與若單指軟體開發,則新秀老將逐漸浮現檯面。但有所緩不濟急,短期內具有產業影響力的標準組織,仍缺系統化之流水穿石。實際所需要的資本不高,但對台灣社會順利突破現況,完成那個接不起來的「社群、標準、市場、產業」迴圈會很有幫助。

7. 本書文體偏向談話,結構不好,談到技術細節鑽太深,參水過高,有充版面之嫌。兩小時內300頁可以全部看完抓到重點。

快評:1/16的行政院開放資料座談

幾點看法:

  1. ODA(開放資料聯盟)的 governance model 透明度不足,所以在代表性上請更加油。可請參考日本的具體做法,或是這裡。相對而言 OCF.tw 就遠比開放資料聯盟做的更好。
  2. 出席者的建議角度跟背後的「機構動機」是切不開的,但有透明的作法可以稍微 balance 這問題(如本次會議)。
  3. 英國的開放資料發展不是透過成立專責單位在推動,在不同的角度也有非常多的平台,絕對不是單一單位。例如各位熟悉的 MySociety, ODI 或是 GDSHPX.tw 之後有大量文件),以及不熟悉的 involve.org.uk 等。據我所知,數量遠比浮上檯面的還多很多。
  4. 會議記錄來看,講話可能要精確一點,例如「國外如何如何」的表示方式,真的只有國中生的水平(操作太直魯)。建議可以具體說出是國外的什麼單位,那一個國家,以及具體的細節等。如果用「國外」如何如何含糊帶過,那只有便宜行事,尚不具有推動資料開放所需要的基本知識和能力。最好是提這些所謂國外案例時能把研究文件(簡單的文字)在會議後可以一併釋出,這樣會更棒。
  5. 資訊自由法是可以努力的方向,但我倒是不認為資料開放需要專法。”Information Society Code” 的方向更棒。
  6. Google Analytics 要不要嵌入、背後得到網站數據是否應該開放等,這需要有一個辯論和公開過程。但我認為或許可以公開的是政府網站到政府網站間的 “clickstream”。在強調資訊素養和網路安全的這個年頭,什麼是政府網站,政府網站連外的連結是否真的市政府網站,撇開 DNSSEC 等議題,可以參考 http://go.usa.gov/ 的作法。這些資料已經開放
  7. 法人或是佔有官股的公司來投標,這是遊戲規則,本來就沒有問題,但如前所述,在行政院科技會報、經濟部工業局以及科技部等部會,若有 open data 相關的採購案,應該有要檢討報告,例如明確說明誰主導、經手、效益為何、承辦是誰,學到什麼教訓等,美國的 GAO 有很多範例。
  8. 原來的 DSP 在社企和公司化之後,學到的很多教訓,並不是一個好例子。未來我再多加說明。
  9. TCA 在 Open Data 這件事已經顯現出績效不彰的問題,還要成立一個 Big Data 聯盟,我認為這不是值得努力的方向。
  10. 「開放資料育成中心」也不是一個好的方向,如果企業要自行募款成立當然是沒有疑義,但若牽涉到公部門或是公立的教育單位,應該要走一些必要程序,接受考核。
  11. 要成立「台灣資料公司」民間隨時可以成立,我無法理解為什麼需要到行政院副院長的會議層級來提這件事。
  12. 對於人權、隱私等議題的處理,缺乏類似資料開放的長期辯證和實證的場域。
  13. 若能將本次會議實際需要的成本(人力、物資、調度、費用、承攬者是誰等)公開,更好。
  14. 有人提到 GRB 的 open access,這部分嚴重缺乏關愛。這裡有一份歐盟執委會的繁體中文手冊 (pdf),這裡也有一篇文章提到開放近用的公眾領域問題

以上。

充滿挑戰的智慧城市服務

約莫是五年前,在當時的 HP(現在叫 HPX?)講過一個題目:跨軟硬體的網路服務規劃。那時覺得這個題目不好講,雖然有些經驗,但所有人都還在探索。對當時的 HP 聽眾而言,如果是有 web 背景的,絕大多數或許還沒什麼機會真的碰到硬體和硬體上的軟體。但如果是硬體過來的,也沒有什麼機會碰到 web 這一段。那時還有另外一個關鍵的要素沒有談到,實際上在處理時也碰到了很多的麻煩,但現在講來會更潮一點。

Continue reading →

網路公聽會的三兩想法

公聽會在網路時代更重要,不能只靠公聽會應該是這年頭的共識了。

1) 台灣至少有數百萬人口不用 PC 上網,不上網的也不下數百萬。如果是私人機構強調效率,可以完全忽略這些人,但如果是政府機構,沒有公聽會或是只有網路溝通平台,是一種明顯的歧視。

2) 公聽會若是單純被賦予的是在程序上跑完意見蒐集的公共性,那麼地方型事務的公聽會,更需要建立好的實體和網路近用的交織管道,這不是一件很簡單的事。而且網路在實務面能扮演什麼角色,跟一般要求效率的思維可能會很不一樣。

3) 但公聽會在政策的形成扮演什麼角色,能扮演什麼角色,曾經扮演什麼角色,到底有什麼用,用處又在哪,公聽會解決了多少問題,這些都是目前公聽會網路化應該好好研究的方向。

4) 中央歸中央,但支持地方政府有網路政策平台所需要的成本是什麼,在採購上有什麼問題,是否有足夠的行政能量處理,沒有的話要怎麼讓地方政府有共用共通的服務、技術、和維運元件,以及費用分擔如何劃分等,這些在 GSA.gov 有很多的前例可參考。

5) 行動載具在公聽會的整串階段能扮演什麼角色,相較於其他亞洲的國家/地區/市場,這是台灣行動產業所特有的 “unfair avdvange”。據我所知,光手機上面的普查系統就有廠商在非洲躺著做,台灣的朋友應該試著好好抓這一波(研究、開發、商業服務、市場實驗等)。

6) 人的價值在公聽會很重要,第一線的營運人員更重要。這些人是公聽會和政策形成最有價值的一環,在規劃任何公聽會網路化的時候,別忘了這是可以創造新的就業機會,提昇行政數位能量的。

7) 對於更大的社會議題和公聽會網路化的處理原則,「效率」應該是用在對內 (G2G),不是對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