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三級運動日誌 – Day 8

今天(5月22日)可說是到處「封鎖」的氣氛,除了街上沒什麼人之外,各縣市政府也對各戶外的遊憩場所執行封鎖計畫。我們這邊出入都要經過山區。荒野山區本來就沒有人在活動,甚至連路徑都是雜草叢生。我找了一個小小山頭的一段路線,進行「越野跑」的第八天。

Continue reading “防疫三級運動日誌 – Day 8”

防疫三級運動日誌 – Day 5

先說本日(5月19日)的社會和環境條件:

  • 全國三級警戒宣布
  • 下午暴雨又時晴

思量再三,還是以跑步為主,但距離拉長到16公里。無人的夜,外面格外的黑,我則是格外的慢。跑步的路徑上所看到稀疏的人們,展現出疫情下患難的真情。(是不是我想太多了)

Continue reading “防疫三級運動日誌 – Day 5”

防疫三級運動日誌 – Day 4

前情提要:開始當深潭水怪的第一天游泳的第二天跑步的第三天

先說今天(5月18日)選擇運動項目的考量點:

  • 聽說 COVID-19 的 aerosol 會停留在空氣中20分鐘?(未核實)
  • 下午暴雨(這會影響運動環境的自然條件,尤其是在戶外)
  • 重訓因為疫情警戒很難有完整的訓練環境,健身房不能去,但要做些上半身的項目

於是今天前後花了90分鐘,挑了對很多人來說是非常難得的環境:紅土田徑場

Continue reading “防疫三級運動日誌 – Day 4”

台灣作為外媒據點的問題

台灣憑什麼

昨天下午抽空去一趟台灣的「時代力量」所舉辦的座談。這還是我這一輩子第一次參加時代力量的活動,但這主題並不陌生,談的是外媒以台灣作為據點的各種考量。主辦單位找了老中青三代的媒體人,主要是美籍和澳籍的與談人。細節是什麼不是本篇重點,我就不用多說了。

Continue reading “台灣作為外媒據點的問題”

在星箭的 Podcast 廣播

其實大概2006年就做過 podcast,不過當初實驗性質高,而且那時聽的人少。沒想到多年之後,又看到了 podcast 復興的跡象。

最近在 Star Rocket 三創育成 星箭廣播的邀請之下,錄了一集,專談消費 GPS 定位技術和服務的三兩事。GPS 這主題在這次「武漢肺炎」被提到很多次,原因是許多外國媒體和本國政府單位誤解了定位技術不是只有 GPS 一途而已,在對外說明時,通常把台灣所施行的「電子圍籬」誤認為使用了 GPS。

這集不是談這主題,但一個小時還是蠻好聽的。我10多年前在神達的 Mio 負責台灣和俄羅斯兩地的市場,擔任的是 regional product marketing manager,負責很多適地性服務背後看不到的規劃、採購、除錯和市場行銷整合。再加上過去的長期興趣所致,對於相關的定位技術有些經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有些事情利用這機會想想反而能順手沈澱。在此和各位朋友分享。

https://podcast.starrocket.io/52

遇到下一個不能用的 Zoom 怎麼辦

Zoom 能不能用不知道,資安的 CIA 原則也看不懂,只能看誰是大神聽誰講,戰到最後都不能用。生活中有這麼多的網路服務和工具,跨國公司的組成如此複雜,什麼伺服器放在哪裡,資料怎麼傳我怎麼看的出來,到底下一個不能用的 Zoom 會是哪一個?

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惑,昨天炎上的討論,也有朋友問我的看法。我覺得沒有必要在熱頭上討論這件事,一來是人多的地方不要去,二是人少的時候靜下來談比較愜意能深入。

有幾個我們生活中的類比可以參考。

例如說,什麼是「交通安全」?你問你媽和你的小朋友,看法一定不一樣。問開車的老婆或老公,也會有不同的意見。我們交通安全的觀念,是如何建立的?受傷後學到的教訓比較大,還是「交通宣導」學到的比較多?或是因為違反相關處罰條例荷包被罰得很痛,當下幾週停車安分一點,過幾週又故態復萌?

小朋友能掌握的交通安全範圍不出幾個,一天暴露在「交通」的時間算得出來,所以通學路、導護老師和制度、過斑馬線高舉手等在行為部分的學習,成立主動確保自身安全,小朋友也可以在學校學的實務。年齡大一點開始騎自行車,自行車的速度通常不會快到哪裡,但在台灣就沒有完善的自行車安全教育體系,所以煞車使用不慎倒車、壓到路緣石翻車、路面溼滑低巧度犁田滑倒,好像我們都是從一次又一次的受傷才學到自行車怎麼騎得比較安全。不過,年齡大了反應慢,跨上去摔下來扭到腳也時有所聞。

有時候也不是你的問題,就是這條路對單車初學者和不常騎的人不友善。不友善有很多型態,但對騎自行車的你來說,如果安全意識和主動安全防衛的經驗夠高,就算是北部的北宜公路還是南橫的南迴公路,自行車也可以騎的游刃有餘,相當安全。但這需要時間,需要訓練,需要知識,而這些知識的取得,在台灣多半不是來自政府,而是「興趣團體」。

年紀更大之後,想騎機車,或是直接學開車。這兩種交通載具需要透過「學習」和「證照」的體制,才能確保在駕駛和操作上,有一個的水平,不會害到自己,也不會害到其他的用路人。用路人不一定是人,是車,是各種交通載具,是在台灣城市常看到的多模式交通混流模式,有汽車、有機車、有自行車、有公車、有貨車、有路人、也有沒牌有牌照的電動車。

交通安全沒有廉價達成的途徑,交通安全是要付出成本的。同樣的,資訊安全也是,隱私也是。後兩個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混用是相當不恰當但卻是很難擺脫的。交通安全能選擇載具型態就是那一些,但能選擇的載具品牌,其實不會比一般消費者所用網路服務選擇多到哪裡去。你這台機車之所以安全,四分之一取決於車子的本身和車子為什麼能在這裡販售的各種背後監理法規。四分之一是你自己本身的騎乘習慣和人身安全配備(安全帽、手套),四分之一是當下的交通車流環境和自然環境(天候),最後的四分之一是其他的用路人行為。

當然,也有做得很好很全面的國家,瑞典的「零死亡願景」就是佼佼者。那需要全面的人因系統觀,具有科技介入手段的安全觀,風險管理觀念以及政策觀念等。

資訊安全是一個很可怕的領域,就像醫學一樣,沒有說哪一科出來就什麼都知道,什麼都說得準這件事。在台灣習慣的輿論場域,「電機」戰「資工」很常見,「資安」戰其他人也很常見,但除此之外,我們這種消費者基本上就是任人擺布,只能在台灣相信相對狹窄的,屬於資安和隱私純技術性導向的權威人士的意見。

這也沒有什麼不好,只是我知道的就是那幾個網路服務,我是支持盡量不要用 Zoom,政務系統和公務機關更需要注意。但除此之外,下一個被權威人士推薦的選擇,是我有能力用的嗎?權威人士推薦一台軸輸出馬力一百匹的街車給我,說這台比較安全,制動系統好,可以隨時逃脫交通緊急狀態(超車)。我只是通勤族,你這建議是開玩笑還是哈囉?還是叫我自己兜套件架視訊服務?還是乖乖付錢給有來推銷的業者,搞不好比較快?

這樣的困境很棘手,甚至是很難用通案來討論的。台灣的教育部管轄的學校體系相對封閉,或許有通案討論的價值。但他們也是這次受到影響比較直接且明顯的單一群體,其他在商務領域,個人工作習慣領域,或是娛樂領域,要怎麼辦才比較好?

我們幾位愛好「開放知識」的朋友在閒暇之餘,利用自己的時間,在幾次的討論之後,推出了一本小冊子。這本小冊子其實武漢肺炎前就準備好了,但發現現在的閱讀的價值大概更高。小冊子裡面提了幾個具體案例,用小故事說明在各自的情況之下,你應該怎麼想,怎麼評估。怎麼注意自己的網路使用習慣,近一步選擇比較好的學習和和應用路線,來保障自己人身的資訊安全和隱私。

這些也不是高深的知識,但算是我們一點經驗的累積。或許在這個時間點,不妨參考看看。下載的網址只有五天有效,請多多利用:

[活動] 武漢肺炎後的台灣國際參與

時間:2020年2月12日(三)19:00-21:00

地點:Treerful 小樹屋科技大樓 601 / 臺北市大安區復興南路二段200號6樓-601室

活動報名(麻煩,要統計人數):https://schee.kktix.cc/events/intl-engagement-after-wuhanvirus

前因:https://blog.schee.info/2020/01/29/icaoblock/

聯合國的正式組織和結構相當龐大,中國政府比較說得上話的領域,基本上有很多的中國籍政府官員、外交人員、學研、記者和共產黨黨員以及其盟邦夥伴,這點是「不方便的事實」,是台灣在美中貿易戰以及武漢肺炎所必須更精確認清的事實。

以及:

以台灣的社會經濟實力,在各國際政府組織 (IGO) 和國際非政府組織 (INGO) 要能確保能順利運作的常駐人力缺口,我猜有三千到五千人之譜。目前完全沒有人才培養和晉升的管道,而且斷層有如大峽谷般的無法銜接。你辦事還是避不開人的,你自己若沒有人,可能怨不得人

筆者將在此次微小的分享會,分享參與聯合國相關生態機構和計畫的一手經驗 (2011-)。目前可以參考的簡報:https://www.slideshare.net/schee/ss-89464500

此簡報的首度公開場合,來自於2018年2月底在智庫「新境界」的邀請之下與內部所分享的內容。隔週 (2018/03/03) 即直接上傳於公開網路。在將近兩年後,我們再來重新檢視武漢肺炎和美中貿易戰之後,台灣在 UN 體系的參與,尤其是在:

  • 新興(例如5G、網路安全和網路空間)
  • 危急領域有什麼空間
  • 無任所大使的角色

…  等該有什麼基礎的認識,如何看待 UN 生態,以及未來的路可以如何推估。商業領域的朋友也不要錯過,因為貿易和新興數位領域,不可能自外於這兩波的大衝擊,也不可能自外於美國國會的意見

本分享會型態為輕鬆嚴謹,具有 “serious fun” 的基調。

本活動不提供口罩,請參與者自行準備。座位有限(僅十位),活動場地為市內空間,但可自行攜帶飲料飲食。

2010~2019年網路公共事務時序回顧

這個十年即將結束,回顧幾件攸關台灣社會而且親身參與的事件和「運動」。目的是記錄,所以講得很簡潔,在「社會影響力」面就不多贅述。

2010年

  • 主要是「青平台基金會」剛成立(當時第一次聽到),於是幾個計畫就放在「青平台」那邊進行。後來轟轟烈烈的「開放資料」和「開放政府」「開放政府夥伴關係」,也是這一年在台灣社會才正式的啟動(不是很多人所想像的2013或是2014年)。之前在2008到2009年在中研院資訊所內所進行的相關活動,基本上只能算是幾個人的興趣。
  • 開始在台灣公開談 Wikileaks。這當年可是何止嚇死一堆人。
  • 9月份,第二件事就是我們把胖卡帶到奧地利林茲的 Prix Ars Electronica 大獎賽。這是掛在「台灣數位文化協會」的旗艦計畫。上了很多次媒體,後來也成為這個協會形象的鎮山之寶和某種型態的選舉活動的代稱(編按:胖卡車)。後來也擔任了此獎項的國際委員至今,推薦不少亞洲地區的計畫進入評選階段。
  • 12月份,同年底我將設計帶入總統網路競選活動的美國經驗,由於有些親身「體驗」,於是在台灣就辦了幾場分享會。促成…
  • 12月份,今年主要還有將「莫拉克網路救災」的經驗收尾,在一些場合(香港)分享。莫拉克網路救災堪稱是台灣網路動員合作的經典之一,參與的人不在少數,我想很多人應該記憶猶新。
  • 另外就是響徹海外的「哲學星期五」前幾次活動,在我印象當中,都有實質協助。

2011年

  • 開放資料、開放政府、開放政府夥伴關係 (OGP) 等就不提了。OGP 今年 (2019) 國發會主委還在提,真是令人莞爾。
  • 3月份,SXSW 分享會,記憶中我應該是這一年去了 SXSW,順便去矽谷辦些事。來聽的朋友們多半是前十年在網路產業所累積和認識的朋友們。
  • 8月份,在朋友的地下室丟了幾十萬弄了一個簡易棚,開始做網路節目(直播?)。做的有點早,但經驗很寶貴。我目的是在探索流程、製播成本和上架到美國的電視(盒),倒不是真的要做節目要做主播。後來有些傳統媒體公司曾來地下室參觀。
  • 10月,開始跑歐洲,談台灣的開放資料經驗(尤其是莫拉克風災的部分),找出台灣經驗的意義。
  • 12月,收到聯合國 UN-GGIM 秘書處來信,邀請正式加入「願景小組」。後來我在台灣的某雜誌有提到這一段經驗。但涉及聯合國事務,不方便公開談細節。此時開始接觸各國地理空間資訊(和國土政策)的高級官員,和日內瓦的「圈子」結下孽緣。
  • 12月,同樣是收到行政院「科技會報」的邀請,在中研院資訊所談開放資料。這場可能是台灣第一場比較公開且涉及策略層面的座談。

2012年

  • 可能是第一次在科技會報見到張善政(他剛上任不到兩週),不過是和台權會一同前往,談的不是開放資料,而是朱敬一所留下來的「開放資料」和「醫療資料」等討論云云之「降龍十八掌」詭論。之前曾聽聞張本人,但他做 IDC,與我們比較遠。這也算首度比較清楚了解在中央政府的幕僚層級是如何看待「開放政府」「開放資料」等議題。印象中,這也是初次切身警覺到「政府」可以如何透過「數位」「威權」操作,達到網路科技往完全不同設想目的之發展。這件事在7年之後,在美中貿易戰的「科技冷戰」脈絡下來回顧,就相當清楚了。
  • 6月份,大概就屬學習美國 Code for America 所啟動的 Code for Tomorrow,在本月堪稱是台灣「寫程式改造城市」的濫觴。這段期間認識了和過去十年完全不同的新朋友們,也在後續花了大約兩年半的時間,緩慢推進。
  • 在台灣可能大大小小辦了幾十場的活動。這個年度跑國外跑得比較勤,我也忘記這年出去幾趟了。基本上都是在 “pitch” 臺灣的地緣價值和網路社會的經驗。例如世界銀行……

2013年

  • 主要是正式和台灣政府「概念股」開始「打交道」,或是說 “engagement” 還比較貼切。但由於這些公共事務並非「正事」,因此在議題推進的部分,花了不少時間做 “stakeholder management”。應該要認識的都認識了,各種聚會也讓不少新加入的朋友們有互相認識的機會。
  • 今年主要把週末都貢獻給了 Code for Tomorrow,而且這個社群因為社會氛圍所致,慢慢有比較紮實的商業模型誕生。儲備了後續 DSP 團隊的能量。

2014年

  • 3月份,「太陽花」爆發。由於已有點年紀,而且也並非「覺醒青年」。這件轟轟烈烈的社會運動,並沒有親身參與(路過好奇觀望當然不算數)。當時想到應該是怎麼留下更多打底的「結構」。貌似中年男子展現「熱血」的樣態大概很難跟年輕人相提並論,於是我似乎花了更多的時間和國際的圈子打交道。
  • 5月份,似乎因為想看教學片子而啟動了 “Data Weekend” 系列座談。前後一連辦了10場,很快的也摸清楚了 “data for social good” 的機會和限制。
  • 前20年累積的「摩托車經驗」在馬政府執政的此年派上用場。台灣政府後來在2016年所釋出的「機車交通政策白皮書」,我可能算是最為關鍵的人物之一(我的相關藏書比交通顧問公司還多很多)。雖然此事和網路無直接關係,但我長期透過網路來達成摩托車安全和文化的介紹,算是「受惠者」「見證者」。如果你要我選這十年來最為「驕傲」「欣慰」的一件事(公共事務部分),或許這件事的實質影響是最值得談的。不只救人,可能還救了不少人。
  • 年底大事就是烏鎮世界互聯網年會。由於身處的產業近水樓台之故,而且我們都目睹了中國的網路人口紅利如何在2009年到2014年大爆發。隱隱約約感覺到不一樣的大時代將近,所以開始對中國網路非產業的層面,系統化的探索。這些經驗和養分,成為2018年12月初開始談「資訊戰」的基礎。

2015年

  • 1月,很有趣的一場會議。不好意思講更多,當時並沒有不合理的期待。
  • 重心轉移,Code for Tomorrow 解散,成立 DSP 公司(公司業務蒸蒸日上!),也成立 Taipei.IO(網址於日前停止續約)。 Taipei.IO 主要是針對「網路」「資通訊」「數位」智庫社群所做的交流活動,掛在開放知識基金會台灣 (Open Knowledge Taiwan) 之下。五年來在各地也辦了上百場大小聚會。來自十幾個國家的訪客是有的。
  • 今年也花了點時間,協助成立 TWIGF 台灣網路治理論壇。這方面我過去寫了一些。我雖非台灣網路耆老,當年 WSIS 的會議也沒有機會參加。但接觸 IGF 也算是從上一個十年底的 APrIGF(亞太網路治理論壇)開始接觸,並沒有東亞社會的那種「師承關係」。APrIGF 前後參加了五次還是六次。當時台灣的 NII 和尚未改組的 TWNIC 都有意重拾 IGF 的議題,但找不到人參加。我動用不少關係,讓 TWIGF 有了很多新的,專業的面孔。不過我也只做到這裏,其他我就沒什麼貢獻。
  • 年底,新政府確定。開始收到不同性質的諮詢信件。莫名其妙瞎事的討論,看了不少。

2016年-2017年

2018年

  • 這年重心全部轉移到瑞士,也參與不少以日內瓦為出發的網路公共事務,例如 ISOC Switzerland, Crypo Valley Association 等。東西太多,未來幾年我們再多多交流。
  • 事後回顧比較經典的應該是,11月底回到台灣,某智庫對於「11/24」意外「大敗」一事,感到「驚慌」「不解」。我和另外一個老朋友(2019年英年早逝)在此智庫邀請之下,針對中國影響力在台灣網路空間和資訊社會的干擾模式(a.k.a. 資訊戰),做了點很初階的研究。這個主題在2019年愚人節之後,在台灣的研究和討論意願,整個炸開。而不少剛踏入此領域研究的朋友,多半都可算受惠於當時的討論框架。

2019年

  • 此年主要是和在「資訊戰」的不同利益相關者交流。當面交流的對象達到兩三百位,不過也不限於台灣本地。這些利益相關者也是前十個年頭完全無所接觸的。真是開了眼界。
  • 座談主講的機會,我都盡量 pass 給其他更年輕的朋友。至於書腰或是新出版書的寫序和寫推薦,我幾乎是全部拒絕,轉介給其他更值得被社會認識的朋友。
  • 3月份,成立 DDD.doctor

本年尚未結束,很多事還在進行當中。不過這十年來學到了更多,對於各個國家之間網路公共事務的探討框架、產業結構、網路社會文化、跨國公司分工、資訊價值鏈、投資環境、誰是誰等,了解程度和十年前只待在網路和資通訊產業所累積的,可說是不可同日而語。

如果要對這個十年下一個結論,那就是:

能活在這個時代實在太好了,根本完全沒有無聊的理由。

期待2020年的到來。我應該忘了不少事,請體諒中年男子的記憶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