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聽 BBC iPlayer 的設計管理經驗

聽人陳述他在 BBC 的經驗。場合是日內瓦的一場小聚會。

  • BBC 整體來說員工有兩萬多人,使用者經驗設計部門超過兩百人(各種設計師)
  • BBC iPlayer 是存在有一陣子的產品,是 BBC 的主要戰略服務,常會被拿來和 Netflix 比較
  • BBC 過去負責 iPlayer 的設計總監過去來自傳統設計領域,因此對於設計和使用不一樣的溝通工具來讓設計歷程和決策更為透明這件事有相當的抗拒
  • 主講者來到 BBC 之後,第一個 project 就是負責被稱之為設計黑箱的這個戰略計劃
  • 主講者最後自陳在他待了四年之後,才理解到設計管理的最重要原則,那就是他說的第二個原則:influence effectively
  • iPlayer 每個月約有一千四百萬人使用,使用的介面橫跨三個螢幕:電視、平板和手機
  • 他們在設計流程使用 double diamond design process model 的模型
  • 使用者經驗設計的 KPI 以 OKR 來表現,每週一次的 design sprint,這當然也是融入 double diamond 設計模型的環節之一
  • 關於 “opportunity tree” 的使用,早期被沒有讓設計師參與,多半是商務決策的管理階層,但在講者來了之後,這些也有所改變
  • Double diamond 每次的 sprint 包含約27位關鍵角色(人)。會有這麼多人的原因是:每一個螢幕都有一個完整的產品團隊編制,但要橫跨三個螢幕,key people 都找進來
  • 平常的溝通完全移植到 Slack,這包含其他團隊,如行銷、商務、編輯、法務、軟體工程等
  • 與軟體設計有關的設計問題和追蹤,則由相關人等直接進入 JIRA 開單追蹤處理
  • 在產品使用經驗設計部分,BBC iPlayer 的團隊採用了 triple track agile 的設計開發方式,這三個 track 分別是 understanding, discovery 和 delivery
  • 五個設計管理的原則是:Have fun, Influence effectively, Use design at a strategic level, Collaborate xdisciplines from day one, Design the decision making process.

簡單來說,以上。還有不少,有空可以直接找此君線上推特交流。

第一場日內瓦網路座談後記

沒有系統,簡單紀錄,只記錄我講的,其他順其自然。

 

第一場的 Geneva.Zone 座談總共進行了90分鐘,後來話題就聊開了。不過我習慣一直掛著 VPN 用,但似乎有點問題,最後切到用手機直接上 Uber Conference 用當地的 Sunrise 電信線路,才比較順利。另外一提,Uber Conference 的介面是很友善的,但如果沒有經驗,可能一開始會不知所措。兩週後若還有朋友要參加第二場,建議提早撥入,熟悉那個「空間」的感覺。

有人問到「日內瓦」如何以一個「城市」之姿卻得到如此的國際知名度和「認可」,這個似乎不好回答,但這是一個很棒的問題。單從城市規模而言,日內瓦不過是四十多萬人,連台北市板橋區都不如,這就更別說其他的亞洲三級四級城市了。有人從地方自治層面來由分說明,而有人則是問說從生活層面是否可以看出端倪。前者我當然不是專家,但討論將近二十分鐘,超級精彩(錯過的虧到了)。但後者我可有些不少在地觀察。例如從大量從法國過來的通勤人口,公共交通路網的佈建,區域票價、車班頻次和車站設點所在的村莊基本人口資料,這些都至少可以看出日內瓦邦本身在「磁吸」鄰近其他邦以及周圍法國的幾個小鎮資源的強大「淫威」。這顯非一朝一日而成,千百年的歷史是有的。但現在的「治理」和地方自治的權力運作,又讓日內瓦不太受大時代的波動影響,繼續做實了周遭區域的政經皇冠。

[…後略三千字…]

我和幾位在日內瓦生活和工作朋友聊過之後,會分別安排他們「坐檯」,包含在這裡生活的,也有在這裡成長然後去亞洲工作的。會後也和在 CERN 進行研究的物理學家的家裡吃了頓晚餐,他們以研究者之姿待在這個城市,體驗的面向又非常的不同。相較於大家可能稍微比較熟悉的美國,日內瓦在很多層面的「國際化」是遠遠高於絕大多數美國城市。

兩週以後見,也歡迎各位許願座談的題目。我們也會準備和 igf.swiss 有關的網路政策主題。目前有 twitterinstagram 可以訂閱,我還在想要不要一個比較積極的 telegram 頻道。。

Continue reading “第一場日內瓦網路座談後記”

林茲電子藝術大獎 (Prix Ars Electronica) 2018年度開始接受提名

今年再度擔任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大獎的國際諮詢委員 (International Advisory Board)。林茲電子藝術大獎素有電子藝術的「奧斯卡」之稱,前幾年我也和這個領域的友人有了多一點接觸。「電子社群」的項目即日起接受提名。以下是我對簡體中文說明的稍作修改,希望各位朋友們也會有興趣了解,甚至進一步提名

關於 Prix Ars Electronica

電子藝術大獎(Prix Ars Electronica)是一項電子互動藝術、電腦動畫、電算文化和音樂的年度大獎。該獎於1987年創立,由奧地利電子藝術中心頒發。

「電子社群」單元注重網路技術對社會和藝術帶來的廣泛影響力,並關注社交軟體、使用者內容、行動通訊、混搭程式藝術和適地服務等最新發展。

「電子社群」重視創新科技和人類的共存關係。主要目標在於,首先橋接地理以及性別引起的數位疏離;其次,橋接跨文化衝突;再次,支持文化差異和藝術表達自由。電子社群為數位和網路系統的政治和藝術潛力提供了可能。也正因此,「電子社群」單元廣泛徵選各類在當下現實生活中與社會和藝術創新有關的項目、申請、藝術作品、方案和現象。這個獎項針對各類探索「智慧城市」的項目,尤其是「智慧公民」概念,即超越純技術層面,且專注於社會性及參與性過程的項目。

電子社群是什麼?

不論其背景是社會還是藝術,電子社群協助群體行動和互動成長,產生結構化內容和社會資本,促進社會創新,以及文化、社會的永續性。一個電子社群的重要前提,在於重要的相關技術和基礎設施,能夠被更多的人應用,或首先被更好的開發。同時,內容和資訊的獲取也是核心的考慮之一。電子社群繁榮的一個重要面向,在於使相關技術和基礎設施被更廣泛的應用,並且/或者開發新的技術手段途徑。

電子社群旨在為深化社會進步提供幫助。這種努力的主要意旨,在於重新設置公民和政治領導、國家和行政單位,以及金融和商業利益之間的權利關係。為了實現這一目標,電子社群致力於推進參與、強化公民社會角色,並搭建框架,使民主得以繁榮。

其他在 Medium 參訪 Prix Ars Electronica 的經驗

東亞社會跨國企業的員外

在東亞社會的跨國團隊,有時候會碰到員外級的人物。員外讓人又愛又恨,好好待過東亞治理文化濃厚的公司,可說是職涯發展時不可避免的歷練。

不過當團隊遇到了「員外」型的人物時,這等於是對未來快速發展的最大挑戰之一。什麼是員外?看過鄉土和歷史劇的都能體驗員外的特質:相對富有,關係良好,好下指導,不太動手。當時機良好時,員外是非常好的角色,能獨當一面,開枝散葉,有事定決,無事回報。但當大環境每況愈下,員外的角色就成了團隊共同面對的挑戰。

詳全文

數位原生與女孩的網絡世界

身為第一代在全數位環境下成長的族群而言,生活是幸福且即時的。這對於在過去我們從類比到數位的生活模式必須時時牢記常常切換的朋友而言,總是會抱持個一個懷疑的觀察心態。到底整天黏在手機上是在看什麼?為什麼滑來滑去仍不知道在嗤笑啥?手上剛滑過去的那個人像,怎麼看起來像是老外?什麼時候偷偷學會了其他語言,而我只知能猜想那是泰語還是緬甸語?

Continue reading “數位原生與女孩的網絡世界”

當社會缺乏了智庫的角色

每天都會有不等的事件發生,如前一陣子的遊覽車事故算是比較嚴重的。但由於缺了「智庫」明顯角色的這一環,討論多半偏向「游擊」。也就是說,檢索工具普及化,不少人也會運作網路,檢索各國政府和政策的相關以成文的規定,努力發表意見,心得,乃至於「建言」。再加上積極度高的新興媒體想下「指導棋」,以顯現深度報導為目標,文體夾敘夾議,事情總是能很快的被討論的很熱絡。

不過,即使一篇報導的篇幅能到達八千字或一兩萬字,多半還是只能說是「深度報導」。

Continue reading “當社會缺乏了智庫的角色”

金童的起落

公司有起有落頗正常,私人公司沒必要多談,但我認為比較關鍵的是,私人公司的主事者們若在公共事務「力主」要非常高調而且很有意見,並且具有「不對稱」的影響力,樂於積極運用其影響力(例如 publicity)轉嫁資源到單一企業,或是樂意被巨量放大其代表性,這等例子在東亞國家和市場實在是層出不窮。

Continue reading “金童的起落”

台3線和道路命名

別笑,不知道台三線的人可多了,你可以做個實驗,問問身旁台一台二台四台五台七台八是什麼。

最近在台北發生的時事剛好都能講上一兩句話。身為曾經可能是第一位將台灣所有省縣道騎車完成的候選人之一(2006年),也來講幾句話。國會代表對「台三線」缺乏知識沒有感情,這狀況是很普遍的。

Continue reading “台3線和道路命名”

關於高屏地區急診資料挑戰賽

這件事在三年前始發極度缺乏推動動能的初期,為了要克服各界「合作」的「靜摩擦力」,我主動扮演了不少角色。主要的貢獻可能在於各方人馬原不認識(醫療、資訊、政府和志願者),在不同場合(六到八個場合)藉著機會讓大家互相認識。

分享點番外篇的觀察,也算是留點記錄。三年之間的經驗早已公開不少,有興趣者請自行檢閱相關關鍵字必然能查取。

Continue reading “關於高屏地區急診資料挑戰賽”

關於小聰明城市

「智慧城市」被加入各種看起來 “smart” 的元素也不是一兩天的事。這幾天談到這話題反而是越來越有感覺。就從 “smart” 一字來看,譯為「小聰明」應該比「智慧」來的更為貼切,例如:

  1. 智慧城市實證場域 = 小聰明城市實證場域
  2. 智慧城市願景館 = 小聰明城市願景館
  3. 智慧生活 = 小聰明生活
  4. 智慧建築 = 小聰明建築
  5. 智慧教育 = 小聰明教育
  6. 智慧應用 = 小聰明應用
  7. 智慧樓宇 = 小聰明樓宇
  8. 智慧家庭 = 小聰明家庭
  9. 族繁不及備載

「小聰明路線」不必然不能為之,甚至說的更通。想想「小確幸」也是為台灣的文化輸出打下不少豐潤基礎,以目前情勢觀之,資通訊產品和服務的「小聰明化」,若能搭在小確幸的基礎上發揮,倒也不失為一條可行的路線?

當然,以上都是開玩笑的(要認真也行)。下週一台北市智慧城市專案辦公室揭牌,身為委員會的一員,總是必須要很努力才能找到可稱為「智慧」的元素。或許整個城市的治理還不到智慧的層面,或是我等也只有小聰明水平,自然還摸不著頭緒。

最近也跟荷蘭某市的團隊線上交流,他們應該還在飛機上,下週也會到台北。大致來說他們的經驗是:

  • 我們花了很多時間了解這個城市百年來是如何發展的
  • 智慧城市只是智慧社會的中途站
  • 由上而下的創新反而是最關鍵,也是最難的
  • 地方政府是一個安全瓣的機制(之於技術破壞和矽谷派人士)
  • 城市的人是所有事情的主體

小聰明、大市民,誰有智慧,還真是一派有趣。

如何準備並參加一個都市發展的願景座談會

今天在高雄市交通局的邀請之下參加了一場座談,見到蔡志浩兄。想起我們上次在2011年09月於高軟談論的一些話題(例如開放資料和港灣都市),後來一些設想竟然先在鹿特丹和大連被實現了。不過想強調的重點不是在會議內容,而是會議之前我是怎麼想怎麼做的,在此跟朋友們分享。

Continue reading “如何準備並參加一個都市發展的願景座談會”

攬才與國際人才三兩想

歷年來不太習慣引用 Inside 的報導,不過為了提供文本所以為之。我在現場聽到比較關鍵的要點(這不是會議記錄,所以不會很準確):

  • 勞動部人力發展署思考要不要總量管制
  • 白領技術性人才的數量,十年來都是一萬二到一萬五
  • 僑外生約留下三分之一的人,5700比1700人等,僑委會開什麼課一年開兩千班?海外華人攬才?查一下資訊
  • 外勞六十萬,產業外勞有三十六萬,其他白領加總一萬多
  • 資深外籍技術人員可否留下來(如廠長),超過九年以上的大概三千位,有評點制度
  • 顧立雄的問題:外國技術人才要不要行業別,田野調查給誰做?究竟是那些產業有強烈需求?達到大家的期待?政策的目的和施行的做法?兩方的論辯落在那些行業?新創產業的定義是什麼?創業拔萃方案算是充要條件?創新團隊為什麼要有混血團?外籍人士是不是希望成為我國人民的一部分?就業服務法和外籍人口歸化的政策?勞動部的想法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攬才與國際人才三兩想”

強人自行車儀式紀念強人的228

我昨天經過 #vc2016 @velocitytaipei 並沒有看到多少人騎自行車去會場。但想起過去參加三種形態的盛會,卻是看到很多以「外國人」之姿願意選擇適合的交通載具前往會場。

上述各展和會議規模約為台北市 Velo City Global 2016 的數倍到數十倍之譜。我當然也是入境隨俗,毫無違和感。

以極限之姿、城市強力指定而成就的所謂自行車城市,只是脫離一般生活脈絡和強勢交通建設本位的幻想,只不過開發者小時候以為是汽車、後來以為是自行車罷了。自己想嘗試開開眼界還可以,但硬要來人都往這一套就弱了。外強中乾、外鮮亮麗,但仍是第三世界國家的城市水平。外強總會隨強人的衰落而風化殘破,但城市的生活移動,人仍然是會選擇最為合適的。

另外,展覽票價針對所謂本國和外國人 price discrimination 也是個很好的研究對象。

記得上一個強人在歷史上的今天,曾經帶來什麼災難吧?

實體網路的相遇

這本書很棒,主因是作者以記者調查敘事的手法,真正走到的傳說中的網路核心。讀者即便是沒有網通產業的背景,讀來興味更是濃厚。作者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跑遍全球關鍵網路國度,嘗試找出「網路」的核心。

網路核心的什麼?例如:第一台上網的電腦、還沒有交換中心 (IXP) 概念前的網路交換中心、海纜、網路互連 (peering) 的營運者辦公室 (Equinix, Cogent, Level 3),亞美尼亞在2011年如何因為一個老婦人的不小心而全境斷網5個小時,或是紐約市的地下光纖如何舖設。真真實實的實體網路及邏輯網路到底怎麼如何在世界的各大城市相遇?讓你見到實體網路的一本書。

網路之所以是網路都是理所當然?當然不是,這些都是人造的。

軌道建設、多運具模式和城市的人因轉乘

今天介紹的這本書是…

Human Transit: How Clearer Thinking about Public Transit Can Enrich Our Communities and Our Lives by Jarrett Walker

重要心得摘錄如下:

  • 都發和規劃派長期看不起交通派,把交通規劃擺在收尾的位子
  • 美國的轉乘是非常糟的,很多有1930年代延續的恩怨情仇
  • 轉乘人因可以寫的非常細,細到每一個環節都能用一整個章節說明
  • 轉乘規劃的專業即使在交通界也是相當缺乏
  • 芝加哥派透過學者網絡滲透各國各都市的交通規劃界,害人不淺
  • 紐西蘭威靈頓是很糟的,從過去交委會的紀錄能找出脈絡
  • 日內瓦、阿姆斯特丹經驗在交通規劃學界(尤其是轉乘)仍非主流
  • 轉乘跟規劃幹線交通是很不同的,重複三次
  • 城市的地理幾何是不會變動的,別想耍花招
  • 別忽略各種良好轉乘計畫執行的人力成本(在台灣可忽略?)

真的很好看,很有用,細節不多說。各地交通局趕快看看吧,比求大數據更有用。

2016年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大獎開始接受提名

今年再度擔任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大獎的諮詢委員,林茲電子藝術大獎素有電子藝術的「奧斯卡」之稱,前幾年我也和這個領域的友人有了多一點接觸。「電子社群」的項目即日起接受提名。以下是我對簡體中文說明的稍作修改,希望台灣的朋友們也會有興趣報名。

http://www.aec.at/prix/en/kategorien/digital-communities/

Continue reading “2016年奧地利林茲電子藝術大獎開始接受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