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大量美方中間人在台

台灣2020大選來臨,觀察團陸續進駐台灣,有新聞從業,有風險管理,有智庫學人,有商業代表,也有他國的政治人物和退休政務,大量來訪,堪稱是近年來最為盛大。

由美中貿易,台灣在半導體、電子業和製造業供應鏈角色,不可或缺。再加上中國影響力在戰略上是美國的頭排對手,研究台灣民情商情,甚為重要。除卻來訪來參偶一為之,更多是思考如何系統化建立與台灣社會的合作關係。畢竟,四十年來「棄之如敝屣」,或是從北京看台北,或是從香港管台灣,或是藉由新加坡控制台灣市場,這些隱藏的 C2C  (command & control) 關係 ,在產業打滾的,不至於陌生。

先驅研究團隊,多半是商業背景。官方組織,動作緩慢,規矩不少,再加上必須透過國務、外館體系應合招縫,快不起來。但商業公司,無此顧慮。默默有些名不見經傳,拾此機會,順理成章,成為代理機構。

此事本屬正常,可惜的是,多半低估台灣社會廣度,深度,複雜度,能動性,不能動性等各面向。代理中間人初來乍到,對地緣不熟,或因過去訓練導致,或是人際網絡狹窄,能訪能見之人,重複性極高。在這美中貿易戰和大選之際,台灣的媒體曝光度和八年前相比,可說是凌宵直上,天天都有新聞。但中間人卡一層,接觸的人再卡一層,美方因東亞外館人事三年來未曾補齊,也有數層。明明就是急在弦上,要更努力,要更聰明的接觸。但聽到的,都是重複的幾批人。

這對積極的中小企業來說,頗不公平。也對大型上市公司而言,少了一點未來佈局的哨兵訊息。升斗之民,更無從得知。大量美方中間人介入,四十年才這一次。2020會走到什麼地步,我們再看看。

Continue reading “美中貿易戰:大量美方中間人在台”

TWNOG 4.0 相見歡

TWNOG(台灣網路維運社群)第四次的聚會日前舉行,本次至少有300人次到訪,堪稱台灣本地最主要的相關專業聚會。不過妳可能會問:什麼是網路維運社群?

台灣網路維運社群 (TWNOG) 是專門為了在台灣有網路節點或對台灣網路發展有興趣的網路工程人員、網路架構人員、網路維運人員及網路相關專家人員成立的組織 – via twnog.tw

基本上這個行業的從業人員不多,而且也多半不是媒體寵兒。但很多網路基礎的營運,卻必須非常依賴相關之專業。這方面的儲備人才若是足夠,網路的「基本建設」才會穩固。從網站來看,我們可看到其訴求專業人員之背景來自:

  • 台灣一類及二類電信業者
  • 國際電信業者
  • 網路服務業者
  • 多系統業者
  • 內容供應商
  • 內容傳遞網路業者
  • 雲端運算及代管業者
  • 網路交換中心
  • 數據中心
  • 使用網路為主要提供服務管道的業者之網路工程人員及產品人員

TWNOG 一如其他網路治理的相關社群,以多方利益相關者委員會 (MSG) 作為決策機制。這份名單也可以在 TWNOG 的網站上取得。不過我不是來介紹 TWNOG 的,而是分享些第四次的參與心得。

  • 我是很晚才接觸到這方面的相關從業人員,主要是2004年底弄一間 VOIP 的公司,開始搬機器進到「是方」在瑞光路底的 IDC,這時才第一次見到原來管商業機房的人(和流程)是這樣的。
  • 後來曾和台灣一類電信營運機房「技術長」等級的人員共事,不過那已是2010年後的事。我感覺這方面的專業在台灣或許不是很容易發揮,或是到了一個年紀之後,有電信機房管理經驗的,在台灣並不容易待得下去。或許美中貿易戰脈絡之下,會有些轉圜的機會。
  • 這些具有專業且多半必須天天跟「機房」打交道的專業人員,平常並不容易在各場合見到,因為畢竟是一個有相當門檻的工作,且其歸屬之單位在台灣所提供的服務,與一般的消費者關係並不高。有 TWNOG 這樣的社群,可說是來得成立的稍晚,但卻是非常重要。
  • 這種活動主要的目的還是認識人,各種人,以及或許慢慢成形,在台灣稍微可見,並且希望一探市場生態究竟而來自其他市場的商業和國際組織人員。
  • 有的聚會就只有當地的技術圈生態,不能說不好,但對非技術領域者,參加的意義不大。有的因地緣和各種歷史因素,做得比較廣,所以很值得參加。我想 TWNOG 正在往後面的方向邁進。不過,台灣在 NOG 生態,電信業者還是有絕對的「宰制力」,這點和我所知道並且參與過部分活動的 Euro-IX,稍微不同。
  • 在現場也見到了幾個老朋友。言談之間又認識了幾個新朋友。參加年底的這個聚會。晚宴也苟且了參加了一個小時。整體而言,對於泛網路生態的從業人員,近水樓台,還是很值得參加一兩次。

印太戰略下的網路空間

趁著週末有空,前往某智庫辦理的一場座談會。座談會談的是「印太戰略和台灣機會」,題目在字句上不太精確,但意思是到了。策劃這種議題的,以台灣單位辦理活動的習慣來說,多半是戰略、軍事和外交或是國際關係背景的人主談。我忘記在哪看到這活動,因為這條印太安全軸線在過去半年來談的很多,尤其是離我們比較近的印度、澳洲和日本的各種場合。談的平台有不同的層次,從正式高階文官武官,到一般學研活動,甚至是商業交流(例如「優質基建」領域),很多訊息都不難取得。不管這些訊息是不是來自決策圈的關鍵,至少圍繞的「印太」的討論頻率,有一定的溫度,而且討論的利益攸關者越來愈多元。

Continue reading “印太戰略下的網路空間”

數位外交戰略 — 談話大綱

背景描述

網路發展和網路自由,源自於冷戰時期美國軍方高等技術研究所 DARPA 和美國商務部之特准。但在冷戰早已結束多年後,網路早已成為全球三十億人之關鍵生活場域,其影響力跨越現代主權和治權,創造出外於陸、海、空、太空之外的第五空間的「網路空間 cyberspace)」。美國雖然仍實質掌握網路關鍵基礎資源,但印太 (Indo-Pacific) 社會的台、日、韓、中、港、印尼等躉聚超過全球四分之一的網路人口,孕育出迥異於北美和歐盟的活躍網路社會生態。

Continue reading “數位外交戰略 — 談話大綱”

關於網路自由、網路主權和航行自由的思考

這份簡報的標題看起來無關痛癢,但實際上任何透過網路進行的社會經濟活動,小至私訊傳送、電子郵件寄發、線上語音視訊會議、串流媒體收視、跨境拍賣、申請官方旅行證件、訂閱海外旅遊服務等,一直到企業端的電子報關、跨境金融交易、總公司海外公司資料傳輸等,乃至於追查電子犯罪,確保連外網路順暢、確認域名伺服器解析正常、外館提供國民的電子服務系統等,都和「網路自由」的概念息息相關。

Continue reading “關於網路自由、網路主權和航行自由的思考”

ASPI 亞太網路安全成熟度趨勢報告

亞太地區各國的網路安全成熟度趨勢如何?

澳洲 ASPI 智庫的國際網路政策中心最新報告《2017年亞太地區的網路安全成熟度》反應了一年來網路安全事件的主要趨勢,並探討亞太地區各國如何衡量網路所帶來的機遇和挑戰。越來越多的資通訊基礎設施網路化後所面臨的網路安全問題,是亞太區域的最大挑戰。

雖然網路安全成熟度在過去一年普遍獲得更多的關注,但隨者網路攻擊的惡化,網路犯罪勢力不斷的投資更先進和創新型態的詐騙活動。今年初在各國之間發起相當「有感」的大規模破壞攻擊造成巨大的損害,就屬記憶猶新的 WannaCry 勒索軟體。由於此勒索軟體可以在 Windows 環境中迅速傳播,在台灣各級機關和學校也造成不等傷害。美國國家安全局和英國國家網路安全中心把這次襲擊歸因於北韓,雖然我們無從確切得知攻擊的動機和發源地是否有國家所資助的力量在背後,但這些事件很清楚地顯現一些國家正在積極使用破壞性的網路武器來獲取利益。

詳全文

東亞社會跨國企業的員外

在東亞社會的跨國團隊,有時候會碰到員外級的人物。員外讓人又愛又恨,好好待過東亞治理文化濃厚的公司,可說是職涯發展時不可避免的歷練。

不過當團隊遇到了「員外」型的人物時,這等於是對未來快速發展的最大挑戰之一。什麼是員外?看過鄉土和歷史劇的都能體驗員外的特質:相對富有,關係良好,好下指導,不太動手。當時機良好時,員外是非常好的角色,能獨當一面,開枝散葉,有事定決,無事回報。但當大環境每況愈下,員外的角色就成了團隊共同面對的挑戰。

詳全文

新南向 ODA 匡列一千億,很多嗎?

#新南向 云云看到 #ODA(官方發展援助)約莫是新台幣一千億(約35億美金)的規模是什麼感覺?我想到的不是單純的數字,而是從其他幾個屬於「基建」等級的公共工程項目開始「回憶」。由於台版 ODA 什麼細節都沒有公開,自然也沒辦法好好的有系統看待。

Continue reading “新南向 ODA 匡列一千億,很多嗎?”

《玉山論壇》之最大不可思議

號稱是台灣「重新再定位」的玉山論壇首度在台北君悅舉行,我所知道的區域媒體在會議期間平台幾乎是完全不予理睬。然而這還是最為不可思議之處,因為平台的價值主張本可透過不等管道輻散,主其事者和團隊本來就屬於一隻腳在外交圈子。行事古典,有緊密和洋蔥式的人際網絡。區域媒體不知或是不在網絡內,可以理解。在外交實力相對低落的東亞國度,以論壇為名為起手式所帶起的組織結構,如基金會或是秘書處 (Secretariat),多多少少都有此種「症頭」。當然我們也可以說,台灣本來就是外交網絡的「細漢」,所以這也只是現實處境的反應,不需過度關注。

Continue reading “《玉山論壇》之最大不可思議”

《新南向》相關和雙邊貿易投資協定現況

想聽聽看王有什麼新的講法,尤其是在以「政府」的角色窒礙難行,那麼在21世紀不那麼「政府」的政府談判行為是哪些?會不會「降下來」就壓縮到其他單位、團體、組織和結構的表現空間,反而讓每一個環節都「錯位」和「降階」發展,讓「價值」的擷取全部往下推。

Continue reading “《新南向》相關和雙邊貿易投資協定現況”

DigiNation 不只是數位國家

「亞洲矽谷」是什麼?「數位國家創新經濟」想強調什麼?「數位」需要「國家」嗎?「國家」在數位的角色,是好還是壞?網路有國界嗎?網路的「國界」是什麼意思?新政府一連番以促進「產業發展」為名的大型計畫,以《前瞻》集其大成,但《前瞻》計畫內的數位又是在談什麼?為什麼數位的東西這麼難談?縣市政府一窩蜂的推「智慧城市」,在台北市率先發難之後,目前成果如何?

本書為彙編21篇原本刊載在個人 blog 針對相關議題思考的短文,全部篇幅約莫三萬字,是紀錄政策推動過程,深刻探討跨境議題的嘗試之一。在此公開,希望能促發不一樣的討論。

詳閱:https://digination.schee.info/

數位原生與女孩的網絡世界

身為第一代在全數位環境下成長的族群而言,生活是幸福且即時的。這對於在過去我們從類比到數位的生活模式必須時時牢記常常切換的朋友而言,總是會抱持個一個懷疑的觀察心態。到底整天黏在手機上是在看什麼?為什麼滑來滑去仍不知道在嗤笑啥?手上剛滑過去的那個人像,怎麼看起來像是老外?什麼時候偷偷學會了其他語言,而我只知能猜想那是泰語還是緬甸語?

Continue reading “數位原生與女孩的網絡世界”

培養全方位國際網路事務人才

前情提要

這次是 APrIGF 亞太網路治理論壇的第八屆年會,也是歷年來首度台灣出席之各利益相關者「代表」超過二十人的首次。與會者身份分別來自於:政府、法人、私營企業、非營利機構和上市公司等,性別比例相當平均,年齡從二十多歲到六十多歲,專業領域尚屬多元。若欲進一步了解,公開的名單可以在會議網站上取得。

Continue reading “培養全方位國際網路事務人才”

147年後在加拿大慶祝立憲150年(一)

從2014年初之後,基本上我就不在台灣碰「開放資料」這個主題了,連當初和一群朋友所共同成立的網路社群,也早就進行轉型。崮中原因很多,但我想過去就過去,不需要公開說明。不過在準備這次加拿大全國的開放資料高峰會 (Canadian Open Data Summit 2017) 之前,又勾起不少回憶。我們不妨用時序的方式,慢慢來回顧這次在會議結尾倒數第二個 keynote 演講的準備理絡。如此讀來,可讀性和趣味性大概會高些。這裡不會有正事,正事私下再談。

Continue reading “147年後在加拿大慶祝立憲150年(一)”

《新南向》政策綱領與亞行50週年

最近再看一次新南向 的《政策綱領》[a],感覺仍然是以完全台灣本位在投射區域發展合作的願景,而在《政策綱領》內所提的框架,則是台灣政府自己對內「交代」的框架,例如對地方政府「佈達」的段落,聽起來非常類似最近被提出的「區域創新」概念。不過這些框架並沒有我想像中要如何和本區域(東南亞)各種框架要如何嫁接的精準描述,更多是偏向說「我希望如何如何」之廝的喊話。

Continue reading “《新南向》政策綱領與亞行50週年”

假新聞和台灣對臉書而言如探囊取物

國際網路集團的「配合」可能有很多形式,尤其是 Facebook 這樣等級的集團(旗下很多公司),在幾個歐洲、美國和印度的大事件之後(非洲有很多小的),在團隊、服務「在地化」以及公共事務處理的途徑,應該早有不同的支線和做法。Fake news 的主題在內部是怎麼分工的,美國可能還要 D.C. 的團隊說了才算。亞太(去除近東、南亞、中國、日本等亞洲地區)大概編制就不會這麼完整。區域之間的計畫團隊互相支援,有節奏的佈署機制,這是很正常的。

Continue reading “假新聞和台灣對臉書而言如探囊取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