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第二次智慧城市委員會

正在煩惱在台北市的第二次智慧城市委員會會議要講什麼(委員都是各方傑出人士,我除外),隔了十個月才開第二次,我個人認為有沒有開會大概都不是很重要了。我一直比較難理解的是本地的傑出業者被框在公宅作作號稱有「智慧城市」規模的智慧社區是什麼意思。

Continue reading “台北市第二次智慧城市委員會”

關於高屏地區急診資料挑戰賽

這件事在三年前始發極度缺乏推動動能的初期,為了要克服各界「合作」的「靜摩擦力」,我主動扮演了不少角色。主要的貢獻可能在於各方人馬原不認識(醫療、資訊、政府和志願者),在不同場合(六到八個場合)藉著機會讓大家互相認識。

分享點番外篇的觀察,也算是留點記錄。三年之間的經驗早已公開不少,有興趣者請自行檢閱相關關鍵字必然能查取。

Continue reading “關於高屏地區急診資料挑戰賽”

攬才與國際人才三兩想

歷年來不太習慣引用 Inside 的報導,不過為了提供文本所以為之。我在現場聽到比較關鍵的要點(這不是會議記錄,所以不會很準確):

  • 勞動部人力發展署思考要不要總量管制
  • 白領技術性人才的數量,十年來都是一萬二到一萬五
  • 僑外生約留下三分之一的人,5700比1700人等,僑委會開什麼課一年開兩千班?海外華人攬才?查一下資訊
  • 外勞六十萬,產業外勞有三十六萬,其他白領加總一萬多
  • 資深外籍技術人員可否留下來(如廠長),超過九年以上的大概三千位,有評點制度
  • 顧立雄的問題:外國技術人才要不要行業別,田野調查給誰做?究竟是那些產業有強烈需求?達到大家的期待?政策的目的和施行的做法?兩方的論辯落在那些行業?新創產業的定義是什麼?創業拔萃方案算是充要條件?創新團隊為什麼要有混血團?外籍人士是不是希望成為我國人民的一部分?就業服務法和外籍人口歸化的政策?勞動部的想法是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攬才與國際人才三兩想”

三百多個跨境數位和網路議題

我和幾位朋友整理這份原始資料來自於聯合國貿發會議資料庫表單(累積到2014年中旬)的第一個目的,是盤點以聯合國角度來看過去十年來國際上各種和網際網路有關的談判、溝通、協調的各種機制 (mechanism)。目前累積約有六百多個,但我只摘要三百多個。不過國際網路政策牽涉的範圍實在是非常廣泛,雖然在這邊提到了一些概念,但若要說能摸到入門磚,我想沒三五年是不可能的。網路數位政策或是歐盟談的 “Digital Agenda“,不但包含網際網路,更牽涉到目前政院所強力推動的 IoT 和 Industry 4.0。不過國內目前的談法仍落於扶植和拉抬業者的單一角度,嚴重缺乏了解國際現實的基本功夫。不同的國際合作架構,是需要長期參與才能培育出基本理解的。

Continue reading “三百多個跨境數位和網路議題”

端有報導者,關鍵還能潮(上)?

看到12月22日端傳媒在台北有場講座,腦袋裡自然出現這一句。這一句話裡提到的是四個新的傳媒組織,特色互有不同,或許他們也不認為互相是競爭對手,但拿四個來做類比,是有一點心意的。

Continue reading “端有報導者,關鍵還能潮(上)?”

Global Open Data Index 2015 – Taiwan

Taiwan has surprisingly topped the Global Open Data Index 2015, and it’s not without questions as how this could be have been achieved without further examination. Even though Taiwan has been very active and recognized as one of the hotspot of open data, little is known on actual landscape outside the island. To give some background to the seemingly odd result, context is  needed to better understand f how the Index has shaped Taiwan’s overall effort and awareness of it since 2013, and possibly even more so in the long run.

Continue reading “Global Open Data Index 2015 – Taiwan”

天下的天下到底有多天下

我承認是借題發揮,但想到天下兩字,不免有天下到底有多天下的大哉問。舉幾個例子:

  • 我人在香港,想要了解某議題(或地區),什麼是必須看天下的?
  • 我人在美國,想要了解某議題(或地區),什麼是必須看天下的?
  • 我人在日本,想要了解某議題(或地區),什麼是必須看天下的?
  • 我人在新加坡,想要了解某議題(或地區),什麼是必須看天下的?

上面四題的答案,不會剛好都是「台灣」吧?我們再問幾個問題:

  • 過去天下雜誌的報導,有什麼區域的影響力?
  • 過去天下雜誌的報導,有什麼世界的影響力?
  • 過去天下雜誌的報導,有哪些是和其他區域媒體聯手製作的專題?
  • 過去天下雜誌的報導,有哪些是和其他區域組織(非媒體類)聯手製作的專題?

有印象嗎?討論天下討論的這麼熱絡,相信各位心理都有比我更深切的認知。好的,那麼轉移到網路來。我們同樣把天下在網路上的所有內容看過,無論是紙本轉載,還是網路原生,還是外稿專欄,都行。試問:

  • 這些內容,有什麼樣區域的影響力?
  • 這些內容,有什麼樣世界的影響力?

答案是什麼呢?這個天下,是誰的天下?看到了什麼天下?值得稱之為天下嗎?還是仍停留在美援美訊斷裂的年代,想要拉起訊息生命線的程度(編按:詳參天下建社史)?

回到最近轟轟烈烈但我認為根本無關緊要的事(尤其是天下這回事)。我的態度是,天下在區域議題市場實屬無關緊要之列(與好不好無關),因此若議題是區域性的,連看都不需要看,不要浪費時間,這是我個人的偏見。我建議 CSIS 的 webinar 多看一些,好歹一年有兩千場,至少在區域觀的部份,那個天下觀會有所改變。

自我揭露:我過去曾擔任過天下雜誌的顧問,目前已無任何關係,那是很棒的經驗。

關於亞太開放資料高峰會

關於亞太開放資料高峰會:

1) 行政院科技會報透過工業局拱台北市電腦公會的開放資料聯盟,取得對內和對外的代表權。對內的代表權透過隨時可擴張的副會長頭銜授與模式,以強化其對內之多樣利益相關者代表性,對外則是透過各種機制和管道,成為唯一窗口。聯盟對外性質,則從國家代表隊(例如對泰)、產業聯盟(例如對英)到公民組織(例如對菲方的 APEC 報告)等而有不同之變色龍作法。

2) 本次會議來訪者背景初步說明:

泰國:EGA 小型資策會(業務面),與台政府素有關連。
泰國:ChangeFusion 知名社企,民間,與台政府相當陌生。
日本:政府單位,與台政府相當陌生。
新加坡:IDA 與台灣素來不陌生。
菲律賓:類似台灣主計總處的小組長訪台,與台政府相當陌生。
韓國:NIA 也是資策會性質,與台政府素不陌生。
印尼:國際基金會派駐當地之研究員,與台政府非常陌生。
美國:實際是 I Quant NY 的部落格負責人,學界,對台相當陌生。常開課。

智慧城市的三大巷口

日本東北 Safecast

Safecast 是在東日本311大地震之後的「公民科學」計畫,主要目的在於提供核輻射的初級偵測資料,以開放授權的方式,透過網站透明地給予需要這些資料再做進一步研究的大眾。地震之後,由於於東電的人力缺口擴大,無法更細緻的提供區域甚至是到社區等級的核輻射資訊。再加上核輻射資訊在人居移動層面的影響,一直是難以處理的公眾辯論場域。幾個志願者在討論之下,想到不如利用成員的技能,自己購買計量儀器的元件,開始製作富有 DIY 況味的核輻射偵測器。

Continue reading “智慧城市的三大巷口”

零的願景:台北上海論壇交通見聞

在時間和資源限制之下,對於一個不是自己生活的城市要能快速理解,途徑本就不多。除非長期在異地生活,否則從搭乘大眾運輸,就能看出是否已經快速的融入城市的移動節奏。這部份的融入,還是相對簡單的,只要居住個幾天,若是搭乘相對便宜的軌道系統,自然能適應無誤。生活在台北的人們,初去東京、首爾、上海、新加坡、莫斯科、倫敦、華府等地,可能都有不等的體會。同樣是地鐵,但整段體驗,可是大異其趣。

Continue reading “零的願景:台北上海論壇交通見聞”

施振榮看錯亞投行

報載 [a] 施振榮對於亞投行和台灣未能加入成為創始國會員之一的看法,在明眼人看來實在是錯的離譜:

他重申,「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韓國是大家的敵人,大陸是大家的機會,日本是大家的教訓」。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是韓籍人士,就連世界銀行的行長也是韓裔的金墉。兩位在各自崗位也不是一兩年的事,幾乎各種場合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在國際上早就為南韓帶來不知多少實質的朋友。南韓(不是韓國)怎麼會是大家的敵人?

年輕一點的有韓裔的 Todd Park,是美國開國以來第二任的聯邦 CTO。

以施振榮的高度來說,或是明白一點說好了,如何從失敗的 ADOC [b] 學到一點教訓,如果要讓台灣在亞投行這件事對人類貢獻更多,或許要好好想想:

  • 倡議成立亞投行的 oversight 機制
  • 提倡開放治理與開放資料
  • 善用本地相對自由的言論環境,成就亞投行 oversight mechanism 的建立
  • 讓 IoT 成為基建的一環(好吧這點有爭議)

所謂的 oversight mechanism 可以是:

  • 學者是否真有維運國際化組織和佈署 oversight mechanism 能耐的試金石
  • 政府是否真有意願扮演國際化 oversight 機制重要環節的試金石
  • 讓台灣各種開放治理 (open governance) 和開放資料 (open data) 有個長期的國際試金石

世行在2009年開始提倡開放資料為的就是自身改革,而這股風潮也在2013年陸續吹到了台灣也是會員的亞洲開發銀行 (ADB)。如果施振榮覺得台灣的定位是大家的朋友,那在高齡早該交棒之際,除了號召 EXA Summit [c] 和 Wangdao Alliance [d] 之外,應該不要錯過歷史給您的好機會。

脫離狹隘的產業,交手給能人吧。把哲學貢獻在更有意義的價值。

[a] 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41&art_id=834385
[b] http://www.apecdoc.org/site/
[c] http://www.exa-summit.com
[d] https://www.linkedin.com/company/wangdao-alliance

Hacking the “Guanxi” of dot Gov

This is my workshop proposal for http://opendatacon.org in Ottawa, Canada.

Hacking the “Guanxi” of dot Gov – How to link invisible stakeholders, build sustained momentum, lift whole new generation of interested parties, and other tales from the denizens.

Summary

Taiwan is unofficially recognized as one of Asia’s hotbeds of open government data. Since 2009, Taiwan’s open government scene has ebbed and flowed as various parties made vital contributions to its growth and development. In 2014, the accumulated efforts of Taiwan’s open government advocates broke into the mainstream, playing a valuable role in protest movements, and took Taiwan’s democratic process by surprise when it became a critical part of last year’s elections.

The future of open data for Taiwan is huge, but not without conflict. Despite a newfound interest in open data from all sectors, and a dedicated community of open-government advocates that are able to create recognizable social and political impact, the economic and business potential for open data in Taiwan has not come to fruition.

This session will be the first walkthrough on how Taiwan has created its vibrant open data scene. Taiwan’s open data scene has been cultivated through a formidable social network of government agencies (colloquially known as “guanxi” in Taiwan), which has simultaneously set the tone and agenda of open data development from the inside-out. In addition, a genuine interest has blossomed among the public through hacking of open data portals, which has pushed massive community engagement, leading to Taiwan’s fast-evolving open data ecosystem.

We will share critical contributions and lessons learned from Taiwan’s open-data/open-government advocacy/entrepreneurial groups, including YSTaiwan, Open Data Taiwan, OK Taiwan, Code for Tomorrow, and most recently, g0v.

We are calling for a fundamental shift. A new mechanism to exchange information between regional stakeholders is needed in order to tackle civic issues that emerge from East Asia’s fast-urbanizing cities, and also engages with a new generation of young people that feels lost to an archaic model of governance, and are now devising their own government initiatives through open data.

關於台北市市政顧問

之前台北市政府幕僚透過管道來邀請成為市政顧問,屬網路資訊分組,但我自覺經驗不足,且這幾年對國際事務(商務)興趣和涉獵還比較高一點,所以想都沒想就直接拒絕(有對話記錄佐證)。後來這件事當然就沒放在心上。

沒想到另外一個單位主動多次來邀,性質屬產業分組,既然熱情如此,好吧那就不妨試試。但市政顧問能做什麼,講坦白話,我個人期待著實不大。

看了分組名單,我感覺「國際組」反而比較是迫切需要的新分組。有些事在台灣可以搞的如火如荼,談的好像舉世皆知,但走出海疆多半是無人聞問。這在兩年前一場「訊息孤島的突破」一講我曾特別提及。或是有些事看的角度,總是會自動往下游匯藪,例如一堆人卯起來突然關注 #AIIB,卻不見長期關注世行或亞洲開發銀行間競合歷史的各種訊息。

另一個就是日前百度廣告腳本被不知名單位塞入惡意 js 直接攻擊 GitHub 這件事,也不見台灣有以城市基礎資通訊建設之防衛角度的任何即時評論。想想看若是一個城市的「物聯網化」和「智慧化」之後,只要被動動手腳就能癱瘓整個維運系統,你說這是什麼單位應該要傷腦筋?

這年頭的國際公共事務、業務發展和跨國商務的合作,也幾乎無法避免必須透過網路來達成。而城市和都會能夠扮演的角色,也遠比十年前高出許多。前幾天聽到義大利前外長的演講,馬上就能透過 twitter 私訊進一步請教。這其實都不是什麼大作為,反而是一些很基本的國際交流元素罷了。

我想下次若開會,我會提議成立國際組。

TWNIC 的年度會議

‪#‎TWNIC‬ 最近每年辦的會議都還蠻「經典」的。前幾天某外籍公務人員問我說,覺得台灣在這塊的發展最大的障礙是什麼。我不經思索脫口講出的關鍵字是「治理 (governance)」。我開玩笑說,若不知道「網路治理」是什麼,可能被人家壓在下游,還會很高興的「煮石頭湯」高談趨勢,圍眾取暖。

但網路治理的挑戰不只是跨境,也是跨年齡的。前著陸續有阿里、小米、獵豹等跨境搶人搶心,後者我們也可以看到新一代的人上了檯面,但資源的分配仍然是杯水車薪。這些因為各種網路現象湧現(網路金融、開放政府、群眾募資、巨量資料、IoT)所帶來的挑戰只會更為龐大。一場選舉過後,才打醒了本地對網路治理無知的窘態。最新的「拯救」脈絡請詳 www.ey.gov.tw或是 www.ndc.gov.tw(看英文稿比較有用),而最新的一場衝突,就是全球化的慈濟對上也相當全球化的網路。

30億的終端人口,號稱在2020年代後會存在的500億個終端。東亞南亞各地因為快速都市化所面臨「網路人口紅利」成長的壓力,各方毫不留情踐踏互相的領地,天天都在發生。台灣位於交鋒交潮的起始點之一,在今年度「新世代的台灣網路發展契機與挑戰」會議上竟然沒有人提起。指導的通傳會和交通部應該有些責任。

給日本神戶市府的小建議

今天日本神戶市市府一行六人慕名(產官學研)而來考察開放資料,給了他們一些建議。這是近一年多來日本地方政府第二次慕名(台灣的名)而來整團出動。不過我的閒聊建議沒有新意,只是地方政府一開始總是會犯同樣的錯誤。這些建議都是以市府角度來看:

  • 從需求下手,而不是從技術下手
  • 需求面包含政府內部和外部,以及非本城市或本國但需要這個城市的人
  • 同樣規模城市所面臨的問題多半類似,本地能想到的解法不一定是最省力解,一些外來的刺激是很需要的
  • 啟動的金額不用大,但利益相關者是誰,大家需要什麼,前面先好好花點時間,後面會很省力,不可能假裝沒有錢(或實質經濟誘因)這件事的存在
  • 台灣的中央、各級都市、公司、非營利組織和社群各有自己的模式,有其先天條件,無法直接移植生態到神戶

明天他們會拜訪新北市這個台灣最大的地方自治體,祝福新北市。